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闹心的里约奥运会,却火了“中国特产”!

潇湘书院 2018-06-21 18:24:21

  

来源:古典书城

ID:gudianshucheng

网上有段子是这样写的,“中国四大出口贸易将是:老干妈,辣条,蚊帐,拔火罐”…… 因为——


这几天,里约奥运会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除中国奥运健儿在赛场上摘金夺牌的喜报外,两大“中国特产”在里约奥运村也火了,而且火的是“一发不可收拾”~它们分别是“蚊帐”和“拔罐”!




咱们先来说说有着千年历史的蚊帐——


里约奥运会前,寨卡病毒一度肆虐巴西,这一由蚊子传播的病毒危害性极大,而巴西国内的气候和卫生情况,又有利于蚊虫的繁殖。


这一情况也一度引起了各国运动员的担忧,在职业化程度最高的网球和高尔夫球这两个项目上,众多高手都退出了本届奥运会,理由之一,就是担心感染寨卡病毒。



▲加拿大网球运动员拉奥尼奇因寨卡退出里约奥运




▲高尔夫世界NO1简森戴伊因寨卡退出里约奥运



奥运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能让区区几群蚊子给搅黄了?


巴西管理者没有袖手旁观,他们想出来用烟熏大规模杀伤蚊群。 




看着这场景,虽然烟雾对人体无毒无害,但在这里面待久了,内心也是崩溃的,猛一看还以为哪儿着火了。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蚊子问题,虽然咬人的是雌蚊子,但是巴西又想出了一个狠招,就是对雄蚊子发起“绝育”运动:通过伽马射线照射,使得大量雄性蚊子失去繁殖能力,从而减少传播病毒的蚊子数量。俗称,“结扎”雄蚊子。




然而,巴西这湿度、这温度,蚊子个个生猛,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所以,灭蚊大业还得各国运动员自己来扛。


韩国走科技路线,运动员所穿服装都添加了可驱赶蚊虫的化学物品。而日本等代表团则紧急订购了一批驱蚊环,以避免运动员被蚊虫叮咬。




在组委会和各代表团都在为如何驱蚊避蚊绞尽脑汁时,中国代表团祭出了“杀手锏”,那就是蚊帐……


有了它,晚上不用被蚊香熏了,一觉睡到自然醒,无毒无味,环保清新。




外国记者来中国代表团采访的时候也都惊呆了: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东西。西班牙媒体《阿斯报》用“国家法宝”来形容中国体操队的蚊帐。




澳大利亚女篮名将伊丽莎白·坎贝奇在推特上分享了蚊帐的照片




福原爱也收到了来自教练汤媛媛送的蚊帐,特地在微博上晒了出来。



蚊帐如今已成堪称驱蚊界的第一“神器”了,你们不知道的是,其实早在几千年前,蚊帐便已经诞生了~不得不敬佩老祖先们的智慧啊!


夏秋季节,蚊子肆虐,古人很早就诉说着他们的烦恼。


两千多年前,《庄子.天运篇》说:“蚊虻噆肤,则通昔(夕)不寐矣。” 晋人傅选还特地写了一篇《蚊赋》,内称蚊子“餐肤体以疗饥, 妨农功于南亩, 废女工于杼机”,真是危害不浅。




后来,蚊帐也就随之出现了。中国古代防蚊之具主要是帐幔。它的最早名称是 “帱”。


春秋时期, 齐桓公(公元前685~前643年在位)的“翠纱之帱”使饥蚊营营不得入内, 这个记载在《春秋》、《国语》等先秦史料中皆不见, 仅保存于南朝梁元帝萧绎撰写的《金楼子•立言篇九》中。


帱, 也许还有一个写法。《诗经•召南•小星》有“肃肃宵征, 抱衾与裯”, 句中的“裯”字, 《毛传》释为单被, 《郑笺》释为床帐。




今天我们通用的蚊帐之“帐”字, 要晚到秦汉才因与“帱帐”连用而同床帐结缘,。原来的“帐” 仅指起遮蔽作用的帷帐以及营帐、军帐等。因此, 汉初《尔雅》开始说:“帱谓之帐。”东汉刘熙《释名》说:“帐, 张也, 施于床上也。”此后, 出现了“蚊幮”、“蚊幌”、“蚊帱”、“蚊帐”等各种称呼。




在统治阶层, 蚊帐多用锦、罗、纱、绮、缣等丝织品制作, 以兼顾透风。历史上, 其用料还曾有等级上的规定, 例如晋代制度, 锦帐为宫禁中独用。至于平民百姓, 多用葛、布等帐子, 而穷困者则无力置备。


《后汉书》载:“黄昌夏多蚊, 贫无帱, 佣债为作帱”, 眼下蚊子实在太猖獗了, 欠债扯上个蚊帐再说;又记当地人因缺少帐子, 出现了为减轻父母被蚊虫叮咬而子女卧于床下以诱蚊这样的孝行。


有了蚊帐, 才足以使卧者高枕无忧了。





说完蚊帐,咱们再来看看传说中的“拔罐”疗法——


就在里约奥运会中国蚊帐走向世界的同时,又一项中国特产也在走向世界。


“拔火罐”(也可能是气罐)已经成为了美国奥运体操健儿最热衷的治疗方法,美国体操选手甚至称它疗效比此前任何一种治疗都好。



▲美国体操选手阿历克斯·纳多尔 爆料“拔罐”照片



在体操赛场上,很多美国奥运健儿的肩膀上都出现了一个红色圆圈印记,这就是“拔火罐”治疗留下的痕迹。


美国男子体操选手阿历克斯·纳多尔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晒出了自己拔火罐的照片,他还大谈“拔火罐”的妙处:“这是让我今年保持健康的秘密武器,它的效果比我此前花钱做的其他治疗都好。” 



▲奥运八金王菲尔普斯也曾采用“拔火罐”治疗



美国游泳名将菲尔普斯在他宣告回归奥运的宣传片中,其中有拔罐的好几个镜头,这简直是强行安利啊! 



▲夺金全靠它!



而他昨天的第一次出场,“拔罐”痕迹又强势抢镜,有图有真相啊~~据说,这是刚拔完一周的样子~ 



▲菲尔普斯有多爱中国传统医学



追本溯源,“拔罐”是我国医学遗产之一,其实已在汉族民间使用很久了。


最早在晋代医学家葛洪著的《肘后备急方》 里就有就有关于角法的记载。所谓角法,就是用挖空的兽角来吸拔脓疮的外治方法。


到了唐代,医家王焘著的《外台密要》,也曾介绍使用竹筒火罐来治病,文内说:“……取三指大青竹筒,长寸半,一头留节,无节头削令薄似剑,煮此筒子数沸,及热出筒,笼墨点处按之,良久,以刀弹破所角处,又煮筒子重角之,当出黄白赤水,次有脓出,亦有虫出者,数数如此角之,令恶物出尽,乃即除,当目明身轻也。





从以上介绍的角法和青竹筒制火罐的情况看来,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晋、唐时代便已流行火罐了。


看到这里,小编不得不说,咱们中华文化那可真是博大精深呐!


“蚊帐”、“拔罐”只是中国文化的冰山一角,相信不久,会有更多的“中国制造”走出中国,走向全世界!


不说了,小编办签证去里约卖蚊帐和“拔罐”去了!

来源:古典书城

ID:gudianshucheng

                   

·END·

潇湘书院

让世界看到·我们的小说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投稿&合作邮箱:xxsywsp@xxsy.net



听说美文和小说更配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