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长寿之乡"巴马村"被占领变养生村:癌症患者涌入

百姓健康生活常识 2018-06-12 11:28:07


尽管并无科学定论,拥有“长寿之乡”美誉的广西巴马仍然依靠其优异的自然环境和口口相传的长寿奥秘,吸引着慕名而来的养生者。在癌症患者眼中,巴马是人间的终极希望。然而,当地依托养生概念的跃进式城镇化发展,彻底令其曾经的安详告别。当巴马患上隐疾,“长寿之乡”还能活多久?摄影报道 / 冯海泳 编辑 / 杨深来 腾讯新闻《活着》栏目出品



距离广西壮族自治区省会南宁150公里,巴马县坐落在桂西北的山水之间。其政府官网评价自己为巴马是世界著名长寿之乡,中国人瑞圣地。每年大批养生者慕名前来,租住于此,大规模的人群往往从秋季到来,次年春夏之交离去,被称为“侯鸟人”,而他们中的近半数人为癌症患者。



百魔洞位于巴马县坡月村西侧,这座石灰岩溶洞内山泉水、地磁场和高负离子含量的空气,被认为是当地珍贵的长寿资源。2007年,百魔洞投入开发,洞内的墓地被迁走,蝙蝠被赶出栖息之所。阴冷的巨型洞窟被布上了各式灯光,修建道路和栈桥,还被划分为各类养生区域。



地磁是百魔洞重要的养生概念之一,前来养生的“侯鸟人”每天都会结群成队地在洞内的磁疗区内休息,他们认为地磁带来的磁疗效果好,但这并没有确切依据。



一些老年旅行团将百魔洞设为养生旅游线路中的必经之地,巴马的长寿奥秘被包装后展示在这些游客们面前。



百魔洞内的吸氧区吸引着众多患有心肺疾病的老人在此休息,也有人因为逃离北方的雾霾气候而来到这里。



除了地磁和空气之外,山泉水也是当地的卖点。人们提着各式容器到几个取水点取用山泉水。因为水质好,大多数人都是直接饮用。巴马村的矿泉水品牌也因此成为了一门生意,通过网络向全国各地销售,以吨为算的订单数不胜数。



百魔洞的门票每人80元,这对于很多前来养生的人而言并不便宜。有人会选择在洞口休息,以此达到“接近磁场”的效果。



巴马当地的公益组织“蓝色纽带”会长崔学东带领“病友”一起高歌。每天,在这个通向百魔洞景点的平台上,都会有“候鸟人”的聚会,他们在养生的同时,也在有意无意间把城市的文化生活习惯带进了乡村。



巴盘屯盘阳河畔的广场上,有一座2012年落成的盘阳公主像。据当地神话,来自天庭的盘阳公主,为拯救苍生而化身为甘霖,洒落巴马。盘阳公主成了巴马养生的神话具象。每天傍晚,来自各地的养生者列队在广场上做养生操,其中一位癌症患者称,这里的磁疗效果最好,所以在这里建了一个广场。



长寿老人黄妈干接待着一波又一波前来探望她的养生旅行团,每位游客都会送上一个红包给这位115岁的老人以表慰问。参观这些长寿老人成为来巴马村的游客的固定项目。



92岁的蒙妈花身体依旧健康。她在深圳打工的儿子8年前投资200万,在“长寿村”建起了一家宾馆,并交由母亲和妻子打理。和蒙妈花一家类似,不少村民借助“长寿村”的名声,而发展起了自己的生意。



李泓康曾是一位在广州执业的中医医生,如今他把诊所开到了巴马。魏东虹是诊所的常客,她每天都会去到诊所针灸以调理身体。这位66岁的河北老人在2015年2月底查出患有胰腺癌,化疗6个疗程,放疗35次,身上扎过22针。2016年春节,魏东虹和丈夫来到巴马,他们将在这里住到今年的春夏之交。



刘秀芬也是一名胰腺癌患者,这位退休的医护人员经人介绍,和丈夫一起来到巴马接受疗养。



丈夫的手里攒着一串念珠,旁陪伴着妻子刘秀芬接受针灸治疗。他希望妻子在巴马可以缓解心理上的压力,以提高生活质量。



广西南宁的石秀珍是一位肺癌患者,经历过两次化疗之后,她不得不置办了一顶假发以遮盖稀疏的头发。目前,石秀珍在巴马的一家养生机构内疗养。



石秀珍在该养生机构内,尝试一种只喝蔬果汁的断食疗法。每月数千元的疗养费用,令这位退休教师把退休金几乎全数付给了养生机构。



74岁的高治楼在2004年被查出患有膀胱癌,手术后至今13年没有复发。尽管有家人的反对声音,高治楼在2016年还是来到了巴马,成为了“侯鸟人”中的一员。如今,他每天游走在各类聚会间,成为了“侯鸟人”中的活跃分子。



虽然拥有“长寿之乡”的美誉,但巴马当地基础医疗条件落后,每当有在业界较为知名的医生前来举办讲座,很多癌症患者都会抓住机会问问医生自己目前身体状况。



在一场关于癌症治疗的讲座上,“蓝色纽带”会长崔学东分享了自己的抗癌故事。他因患有胆管癌已经进行了两次大的手术。作为治愈率极低的胆管癌患者,崔学东已在巴马生活了七年,言至动情处,他激动地抱起了为其主刀的医生谢辉。



据统计,来到巴马县坡月村养病的癌症患者占“候鸟人”的40%以上,他们不断尝试各式疗法抗癌,试图在“长寿之乡”获得更长的生存时间。而养生机构也不失时机地向这类人群推介诸如“断食疗法”等癌症治疗方法。



养生的概念在“长寿之乡”巴马大跃进式地散开。坡月村和八盘屯的街道上,多数门店是养生商品店、养生馆和养生特产摊位。大部分巴马村特产都被贴上养生标签。



地产开发商也在巴马嗅到了商机。楼盘、酒店等投资项目纷纷于“养生”概念捆绑。在巴盘屯,一家公司正打造“全球高端养生旅居目的地”。在坡月村,一家养生房地产项目以“0.58高斯地磁”为卖点销售养生房,一套34平方米的住房,售价40万元



每晚6点,坡月村的小广场上总会准时响起各种广播声,大多数癌症患者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来进行集体锻炼。而在他们眼前,曾经安详的巴马正在大跨步扩张,以容纳下更多的“侯鸟人”。



然而,部分基础设施建设并未跟上“超速”城镇化的脚步。在百魔洞附近的河道,一家养生馆的污水从地面流出,沿着旁边的台阶流下,最终被排入巴马母亲河盘阳河内。



广场上的人渐渐散去,当他们回到各自养生馆、出租房后,坡月村的施工场景更是随处可见。似乎多少候鸟人进来都能被消化,秋冬旺季时,出租房和酒店时常爆满,一房难求。



十多年前,盘阳河水可以直接饮用。现如今,盘阳河坡月村至百马村一带河段的特有物种——油鱼,对因水质环境敏感,目前数量已经很少。



在巴马县巴盘屯的盘阳河北岸,是楼间距很小的客栈、养生馆和住宅楼。残存的乡村痕迹正被城市所吞噬。同时消失的还将包括巴马古老的美德。在巴马传统中,一个人六七十岁时,棺材做好放在家里。死亡恐惧的消失是生存的基础。这或许是“长寿之乡”隐疾的一副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