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泗洪地名掌故】界集篇

泗州历史文化 2021-07-28 10:00:33

欢迎点击↑↑蓝色字体注公众号



界集

 

界集又称界头集,位于洪泽湖东北角的成子湖畔,离县城青阳镇约25公里,北面与曹庙乡接壤,西隔安东河与朱湖镇为邻,南界徐洪河与洪泽湖农场相望,面积95平方公里。北宋年间,此地埋有泗州和桃源县的界桩石,也称界牌。一条南北走向的街道分属两地,南半部分属泗州府管辖,俗称“州地”;北半部分属淮安府桃源县(今泗阳县)所辖,俗称“桃地”。南宋与金国议和,淮北为金国统治,金国设路为行政区划,下辖州县,界集为路界,当年在街中沙砬口立一牌坊称界牌坊,桃源县与泗州以沙砬口为界。清代嘉庆25(1820),这里形成集贸市场,集名界头集。民国年间改称界集至今。19419月,抗日民主政权——泗阳县(淮北)政府建立,界集为一个行政区。抗战结束后,界集划归屠园区。1949年泗洪建县时,界集划归泗洪县辖,仍设界集区。1958年成立界集人民公社,1983年恢复乡建制,改称界集乡。1989年撤乡建界集镇,现辖12个行政村和一个居委会,总人口4.1万人。

界头集是一块古老的土地,境内安东河边鲁仙庙台子系新石器时期的古遗址。

据《桃源县志》记载,界集镇境内还有三国时期历史人物陆逊的庙宇,当地人称陆仙庙,位于安河北岸,离界集十八里。早年香火鼎盛晨钟暮鼓不绝于耳,一年一度的庙会热闹非凡。由于这里长期发生战争,庙宇已毁于兵燹,镇庙石龙上世纪中被人盗走,今遗址上尚可见残砖断瓦。据史料记载:陆逊(公元183-245)三国吴郡东吴人,字伯言,孙策婿。昌蒙荐其才,堪负重。孙权使其代蒙屯陆。佐蒙败关羽,占荆州。黄武元年(公元222)蜀主刘备率兵攻吴,陆逊为大都督领兵抵拒,用火攻破刘备40余营,即《三国演义》上著名战例——火烧连营。陆逊此战立下大功,加拜辅国将军,领荆州牧。黄武七年(228)与曹休战于皖,大败魏师。赤乌中(公元243年前后)官至丞相。泗洪地区大部历史上原属皖,三国时为东吴国所辖。陆逊与曹休那次大战有可能在界头集留下踪迹,后人为其立庙供奉香火。当然,此推测还有待史家们考证。

界头集古时是北通洋河、淮阴、南下泗州州治临淮的通衢大道。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相传南宋岳飞领导的岳家军抗击金兵南侵,转战黄淮河流域,其中一支劲旅在淮北界头集一带驻扎。古镇南头留下许多古营盘烽火台、烽火墩遗址,今境内尚有夏墩、杜墩、王墩、杨墩、曹墩、丁墩、窑墩、黄泥墩和尤墩等地名。当年岳家军出师北伐,岳飞在校场点兵阅军,提出慷慨激昂的战斗口号:“驱逐金虏,还我河山!”岳飞被赵构和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害死风波亭,二十年后,宋孝宋即位,岳飞冤案得以平反昭雪。人们为了怀念这位顶天立地的民族英雄,在岳家军战斗过的地方都立有“还我河山”的照壁,昭示全国上下永远莫忘北上抗战,恢复中原,还我河山!的救国的大业。

1275年,谢太后让文天祥去元军议降,忽必烈的右丞相伯颜将文天祥扣在军营,后押解北去,12763月文天祥在一个黑夜,乘元军不备逃了出来辗转从水路经界头集东边的成子河(那时尚未形成湖),乘舟南下。1278年文天祥在广东海丰北面的五坡岭又被元军所俘,从岭南押解去金国就是打从界头集这条官道去桃源北上大都(今北京)的。经界头集时看到那块“还我河山”的照壁,感慨万端,不禁潸然泪下。清朝末年太平国赖汉英率部北伐,路径界头集,界牌坊被士兵砸坏。“还我河山”那块照壁当地七八十岁的老人至今还记得。

界头集古营盘遗址曾建过娘娘庙,民国年间改为小学。北门外还有三光庙等古迹。东外街北有一座“乡贤”纪念碑。界头集地区早年匪盗横行,民无宁日,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开明士绅钟坦然老先生,为避免乡邻遭土匪抢劫,带头捐资打造“铁打界头集”,在街边周围挖一道数米深的圩沟,筑起一道高高的寨墙,又拉上两层铁线网,以保乡民安全。此外钟老先生还多次为民请命,代灾民向官府申请减免赋税,为安定民生作出过一定的贡献。乡民们没有忘记他,为旌表他的功德,特为钟老先生树立了一座乡贤纪念碑,以资永远纪念。

在界头集北头,还有一座“抗日七烈士纪念碑”。我淮北抗日根据地初创时,罗宪章、陈尔富、李士福、杨士茂、许素州、刘超、唐国礼七位中共区、乡干部为巩固发展这块根据地,与洋河方面的日伪军、汉奸特务进行殊死的搏斗,为抗日救国大业献出宝贵的生命。1941年界集地区群众在当时物质条件极其艰苦的情况下,自筹经费为先烈们造了这座纪念碑,1946年,纪念碑被国民党还乡团破坏,建国后又重建,周华青(本县太平人,建国后任安徽省政府副秘书长等职)亲自撰写了重建抗日七烈士纪念碑碑文。新建“抗日七烈士纪念碑”高大庄严,碑亭配有“七士牺牲期报国,两淮风雨动哀声”的楹联,表达了人们对先烈的崇敬和缅怀之情。

抗日战争期间,界集为苏皖边区腹地集镇,四通八达,苏皖两地边民农副产品,洪泽湖和成子湖的鲜鱼活虾、莲藕、鸡头等水产品,都在此交易商贾云集,买卖兴隆,是一个经商贸易的良好集市。新四军四师骑兵团在淮宝成立后,开到界头集训练,到处是跑马场和溜马道。这里驻军频繁,骑兵开拔,步兵又至,使得这个边区古镇既生机勃勃又充满浓浓的火药味。

1941年冬,骑兵团在界头集进行整训,着力提高骑兵团的战斗力。骑兵团大队干部在界头集合影。左起:亚冰、王孟凡、吴先党、程朝先、展广蕴、李宣化。


1942年前后,界头集有洗澡堂、茶食店、布庄、中药铺、杂货铺、茶楼、饭馆、木匠铺、铁货铺、洗染店、商旅客栈,应有尽有大鼓书场、小戏台日夜都有演出活动,镇上几家大曲槽坊,一年四季蒸云煮雾,数里开外,就能闻到美酒飘香。

界头集是革命老区,抗日战争时期,刘少奇、邓子恢、彭雪枫、张爱萍、刘瑞龙都在这里战斗过。19433月,新四军四师九旅在当地群众的大力支持下于境内山子头一带,一举生俘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击毙保安纵队司令王光夏和独立第六旅旅长李仲寰,史称“山子头战役”。这次战役彭师长的指挥部就设在界头集。

界头集人杰地灵,名人辈出。清代将领许联镖是界集许圩村人。许联镖(1801-1867)字香墀,嘉庆24年(1819)应试中武举第一,道光2年(1822)中武进士,授河南卫辉营守备,为道光朝“年轻才高之士,不可多得人才”。是年,许联镖奉命赴西北平定回人张格尔叛乱。回京后连擢江南溧阳营都司,金山营游击抚提两标中军参将。英军入侵,吴淞沦陷,提督殉国,许联镖暂行兼护提督,统领诸军,扼守金山,敌见其指挥若定,巍然难犯,遂畏然逃遁。1849年联镖因功授河中协副将,置理狼山镇。后转任河漕重镇清江参将。1849年夏,奉调守山东登州,道光多次召见垂询军国大事及其身世。一日率水师出洋会哨,与敌遭遇,果断驱舰擒斩洋匪800余人。

咸丰元年(1851)许联镖回界头集为父举丧,请求告病辞归,时闻太平军进军苏、皖,在家乡界头集办乡练筑圩据守,为维护清王朝的统治,而引众与起义军对抗。同治6年(1867)农历8月17日,因病逝于清江客邸,后归葬故里,坟墓1976年被掘,今界集村小河北岸存其遗址。

杨岗村的杨道南(1909-1982)幼年家贫,靠三叔资助入私孰,为学勤奋,学业尤精,16岁便在本村教书育人。1931年参加革命,先后任泗县五区小四堡田赋征收文书,杨家保保长,代理联保主任,193711月,投军国民党许志远部第五战区第六游击队二支队任副队长。半年后看透许志远等假抗日真反共的卑劣行径,愤然解甲归田。1940年初,中共在皖东北初创抗日根据地时,杨道南毅然投身革命,先后任中共界集区民政区员,界集乡民政员,乡长,龙集区区长,19421月,调任泗阳县敌工部联络科长。旋通过选举,出任泗阳县参议长,副县长等职。194611月,淮北沦陷,杨道南随地方干部大队,转移到苏北,鲁南,后北撤至运河,次年1月,又随饶子健部重返淮北坚守洪泽湖,任泗阳县长兼游击大队队长。杨道南素以立场坚定,大智大勇著称,坚守洪泽湖期间,敌人威逼利诱,软硬兼施,国民党泗县县长许志远许以高官厚禄,他不改其志,始终保持一个革命者“贫贱不移其志,富贵不迁其行,威武不屈其节的高贵品质。

19477月,我军进入战略反攻,杨道南与吕奋志率龙集区武工队配合华中七分区81团一部,指挥陈圈嘴战斗,歼敌百余。县境解放,转入土改,除奸反霸,道南严格执行政策不偏颇,不姑息。其弟原为中共乡长,一度叛变投敌,兼有恶迹,杨道南大手一挥:“格杀勿论”,其大义灭亲之举,令人折服。当时地主逃亡,闻其名而丧胆,编有歌瑶:我郎在青阳,俘虏到泗阳,杨县长下命令,魂飞胆又丧。19492月,杨道南调任中共江淮二分区民工支前大队支队长,随军。南京旋调西南服务团三大队任支队长,教导员。入川后,历任巴县县长,重庆市第四区副区长,区委副书记。九龙坡区党组书记,九龙坡区长等职。1958年,因工作出色受毛泽东主席的亲切接见,文革前后杨道南调重庆市供销合作社副主任。197210改任市农机局革命领导小组组长。1981年离休,1982118返里探亲时病逝。

吉林通化地区副专员曹西贵,广西河池地区副专员裴昌世,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工程兵副支队长裴振声等人都是从界集这块土地上走出去的。

界头集一位名冠乡里的老秀才写下一首格律诗,概括了千年古镇的沧桑世事:

往事如烟说界头,地灵人杰史悠悠。

营盘有址岳军旅,庙宇无神名士流。

一座牌坊跨两省,七贤功绩照千秋。

忠魂古镇雄风在,记忆常新民族仇。

(朱泽孝  夏玉良)

 

陆仙庙的传说


位于泗洪县东北安东河北岸的界集镇境内,有个土丘般的庙滩,此庙虽早已倒塌,变成一片废墟,可它却有些来历。相传在三国时,诸侯割据,好汉成邦。其中有一好汉头目陆逊,带着一伙弟兄被孔明追杀,流落在这芦苇丛生的僻静地方。他们为了隐姓埋名,并觉得自己从前也确实做了许多坏事,就此削发行善,立地成佛,筑了一座寺庙。

寺庙建成后,十分壮观,幡帏高悬,香烟不绝。浑厚悠长的钟声从寺院内传出,在空中回荡,庙中时时传出阵阵诵经念佛声,求神拜佛者络绎不绝,呈现一派香火鼎盛景象。庙里的和尚没有实数,他们同堂吃饭,同堂念经。他们烧饭用的锅还有一段神奇的传说呢!

据说,众僧吃米、吃菜从未下水冲洗,锅底不见一粒泥沙。有一次,小和尚盛饭掉在锅内,后来众僧等饭吃完了才发现骨头。

一天,一位南风仙人路过这里,发现这庙是建在一块风水宝地上,便进庙观看,众僧象接待一般香友一样接待了他,哪知他却见了怪,就起了歹心。临走时对和尚们说:“这庙虽这样壮观,但不是久住之地,天长日久有翻庙丧命之危!这是一块龟地,你们的庙正建在龟背上,当你们入睡之后,它便将庙驮入东海洗澡,假如它要翻个身,那……。假如你们不信,看庙顶上还有新鲜的东海水草呢”!众僧出来一看果真不假,不禁感到害怕,个个躬腰合掌口念佛号。齐声求道:“请仙师挽救我等性命。”

南风仙人见众僧如此,便道:“有个办法能救你等性命,就是离庙一百弓地,对着庙角,建四座土窑。龟精是怕火的,四窑同烧就可把它逼住。”众僧便照办,建起四窑,一齐烧起来。

从这开始,这寺庙便开始败落,寺内听不到浑厚的钟声了,因为那座钟也在夜间自动离去。神奇的大锅也不能漏泥沙了,香火零落,和尚流亡。

陆逊知道上了这贼仙的当,便带着和尚投了孙权。事后,人们便把这陆逊庙宇连同这块神奇的土地一代一代的传叫下来,不知不觉中便叫成了陆仙庙了。(夏玉良口述  孙斯恒搜集整理)

 

山子头之战

 

山子头位于泗洪县界集东北约6公里处,又名山头。其实山头并没有山,只有南北走向约二里多的一道岗岭,是成子湖畔的一个土岗子,是宿迁马陵山的延脉,与岭毗邻的西是平原,东是成子湖,南北均洼。

山头旧属淮安府桃源县(今泗阳县)管辖。山头村民以韩、王、孙姓居多,其中孙姓的家谱记载,其远祖为东吴孙权第六子,先民在元末明初时由湖北监利县迁到于此,已在此生息繁衍了600余年之久。

19433月,新四军反击国民党顽固派的进攻,击毙保安第三纵队司令兼淮泗专员王光夏、活捉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洋河人)的战斗就发生在这里。

山头村(20070501)

19403月,随着国民党皖六区专员盛子瑾出走,中共在皖东北建立抗日民主政权。1941年以泗县为中心结合邻县边区,建立了泗南、泗宿、泗五灵凤、泗灵睢县和洪泽湖管理局,同时在泗县八区的基础上建立泗阳县。时山头与界集、龙集、曹庙归中共泗阳县抗日民主政权管辖。山头随之成为根据地的中心区。

1943年春,日寇万余人对盐阜区和韩德勤部所在的淮安以东地区发动了大“扫荡”,新四军不计旧恶,主动配合韩部作战,掩护其退入我淮海根据地之淮阴、涟水、苏家嘴之间休整,同时,又在粮草、经费等方面给予接济。然而,在日寇“扫荡”停止之后,韩背信弃义,恩将仇报,突然侵占新四军淮北抗日根据地的里仁集、陈道口地区,并进至山子头、盛圩之线,以策应安徽蒙城的王仲廉部东进。企图东西夹击,消灭四师主力,在洪泽湖畔建立新的反共基地。

淮北地区是华中抗日根据地的西大门,是华中与山东、华北联系的枢纽。面对东西夹击的态势,严峻的局势迫使我军不能不奋起自卫反击。新四军第4师主力在第2、第3师一部配合下,由第四师师长彭雪枫、政治委员邓子恢统一指挥,决定对山子头之韩部发动进攻。

韩的部队部署在山子头孙圩、前韩庄、王圩、裴庄等主要村庄里。战斗前,新四军派人送去了十几口猪肉和部分粉条,去慰问韩德勤、王光夏部,名为慰问,实为侦察地形和敌人的火力部署。

317(农历212)晚8点左右,四师九旅2526团向山子头方向前进,月光明媚恍如白日,到夜里11点多钟,突然下起了大雨,指战员浑身湿透,给行军增加了困难,但敌也放松了警惕,韩部哨兵都自行撤回房内躲雨去了。18日零时,战斗打响,在对敌达成合围后,即实施大胆穿插,将孙圩、韩圩、王圩、裴庄分割,致敌人不能互相增援。182时,孙圩、王圩之敌逐个被我全歼。韩总部盘踞在前韩庄地主院子里,据守顽抗。2538连在连长齐德宽率领下,登上屋顶院内射击和投弹,击毙了双手沾满苏北人民鲜血的反共分子五光夏,活捉了韩德勤,迫使其余敌人全部投降。山子头战斗从开始到结束共用了15个小时。毙独立第6旅旅长李仲寰、保安第3纵队司令王光夏等100余人、俘韩德勤及参谋长吕汉卿以下官兵1000余人。已越过津浦路进到灵璧以北的王仲廉部,得悉韩部被歼后,当即逃回路西,其东西合击新四军的阴谋被彻底粉碎。

为解决韩德勤的问题,陈毅代军长于23日离开淮南第二师医院,夜渡洪泽湖,于25日抵达半城附近陈圩大王庄四师师部,当日晚,彭雪枫,邓子恢等亦由界头集返回,并将韩带来。

原四师参谋长张震在谈到山子头战斗中说:韩被促到以后,送到师部,彭师长谴责韩身为江苏省政府主席、苏鲁战区副总司令,却侵占我们根据地,观战不抗战,指使王光夏的部队打抗日的部队。韩不服,彭师长火了,拍了桌子,把他的气焰压了下去。韩接着说,我不跟你谈。这时陈毅军长来了,批评了韩破坏团结抗战的罪行,韩诉苦道,蒋介石对我也不重用,把我放在敌后受苦,他们在大后方,住洋楼,讨小老婆,我只有一个老婆,一个女儿……说着说着流出了几滴眼泪。

后鉴于韩德勤对其行为作了检讨,并表示不再和新四军搞摩擦了,41,陈毅、彭雪枫、邓子恢设宴为他饯行,韩提出借钱,陈答应送他8万无,并送还了他的手表、皮包、收音机和手枪,礼送其以下400名官兵出境,韩满意上路。

山子头战役后,对韩进行了宽大处理,开始时,部队指战员都不理解,后陈毅同志说,这是斗争策略,韩是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官顾祝同(涟水人)的亲信,我们抓住了韩,顾是知道的,我们没有宣布促到韩,顾也不会主动上报,如果蒋知道韩被俘,就会另派一个人来江苏省做主席,对顾不利。现说韩德勤现在成了空头司令,反共也搞不出什么名堂来,若是蒋另派一个,对我们也不利。

在整个捉放韩德勤的斗争过程中,彭雪枫、邓子恢、陈毅果断地抓住了时机,有理、有利、有节地粉碎了韩德勤的进犯,并进行了妥善处理,取得了军事上与政治上的重大胜利与主动。(陈子兵整理/20075月)



欢迎关注泗州历史文化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