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伊丽莎白·德鲁:窃取美国民主秘密计划背后的故事 | 社会科学报

社会科学报 2020-07-31 16:55:39

社科报 揭秘

原题:美国民主的背叛

作者:伊丽莎白·德鲁 袁超 编译

◤美国民主面临诸多困境。除福山著名的“美国政治制度衰败论”之外,大卫·戴利(David Daley)在其新书《窃取美国民主秘密计划背后的真实故事》中深入分析了党争政治对民主的背叛及其埋下的政治灾难。

他指出,政党为一党私利而采取的“杰利蝾螈”式选区划分方式是对美国民主莫大的背叛。2016年8月18日,《纽约书评》刊登其专栏作家伊丽莎白·德鲁(Elizabeth Drew)的书评文章,对美国党争政治与民主困境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分析。


党逐利与“杰利蝾螈”

尽管我们能够列举出许多美国政治的乱象,但“党争极化、竞选黑箱、选民冷漠和政治瘫痪”无疑是其最为突出的表现,它集中反映了当下美国民主面临的重大困境,是当前必须予以重视并着力解决的政治难题。对此,我重点关注了这十年间政党操纵州议会进行重划选区的政治过程。


美国各州已然陷入到一种循环往复的政党逐利怪圈,即任何政党特别是赢得州议会选举的政党都会充分利用其席位优势来不断影响选区的重划或调整,获得这一权力的政党可以极力阻挠那些会影响其政治安排(比如支持其他政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的团体或个人的投票行为,并藉此巩固政治地位、谋取政治利益。


由于对“公正”的认识过于感性和迫切(也有来自政治右翼的压力),许多政治时评总是或多或少对这一现象进行了扭曲。


长期以来,共和党被认为比民主党更擅于在州层面进行权力运作以夺取和保持政治优势,他们通过极力控制州政府来实现对大部分国会选区的重新划分,试图以此在国会中长期占据超比例席位,进而垄断国会权力。一旦共和党掌控国会,它便有足够能力阻挠任何一位民主党总统的施政行为。结果,共和、民主两党围绕行政权和立法权所展开的权力争夺逐渐形成了一种扭曲的政党竞争模式——两党通过近乎极化的角力来进行逐利。


实际上早在19世纪,美国就出现了政党为一党私利而操纵州议会重新对选区进行不公正划分的现象,即“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时至今日,要不是这种几乎等同于徇私舞弊的行为有了更有效的实现手段,美国民主又何至如此混乱?在2010年的美国中期选举中,共和党以239席重新夺回众议院,这使得共和党得以实现从利用州议会重划选区到作为全国性政党重构议会多数的转型。而共和党的胜利源于他们多维度的努力,比如精细的大数据分析、充足的政党经费和联盟的利益集团等。就目前情况来看,共和党已然凭借重划选区建立起一道保障其掌控国会权力(至少能确保掌控其中一院)的壁垒。据《库克政治报告》分析,今年即将进行的众议院选举只有37个席位(共435个)具有不确定性,尽管精确的席位数也可能受到一些特殊因素的影响,但整体形势显然还是有利于共和党的。



划选区成为夺权法宝

最近,沙龙传媒总编辑、乔治亚大学格雷迪新闻学院研究员大卫·戴利(David Daley)推出了他的新书《窃取美国民主秘密计划背后的真实故事》(Ratf**cked:The True Story Behind the Secret Plan to Steal America’s Democracy),该书清晰地揭露了美国众议院是如何一步一步失去民意代表性的。与此同时,作者还专门讲述了共和党如何通过前所未有的政党主导式选区重划来获取政治权力。


作为民主党的战略分析师,戴利将民主党的失败归结为:一方面,共和党总是比民主党更擅于打“持久战”;另一方面,民主党并不热衷于具体而枯燥的州议会事务和选区重划。此外,他还认为在2008年总统大选之后,民主党在胜利的喜悦中耗费太长时间,而共和党却早已开始卧薪尝胆。面对奥巴马执政之后的新处境,共和党内达成的共识是:首先在2010年的中期选举中尽可能多地赢得州议会席位,然后藉此优势在接下来的选区重划上“做文章”,进而抵消民主党在2008年赢得大选所带来的冲击。秉承这一共识,共和党果然在2010年选战中打了场胜仗:尽管民主党以6席优势仍保有参议院控制权,但共和党以239个席位夺回众议院,并在州长选举中以29:15取得压倒性优势。


2010年中期选举产生的最重要影响在于,共和党能够操控州权力尽可能地对国会选区进行重新划分。而成功实现这一目的的主要原因是此前共和党已史无前例地推出了一项强有力的重塑国会选举地图的全国性计划,简称“红版图”计划(REDMAP)。该计划旨在于下一次人口普查之前,让共和党赢得关键州的选举,使他们有办法以利己的方式重塑国会选举地图,把共和党选民分散出去以增加赢得更多席位的机会,同时尽可能把民主党选民压缩在最少的选区。


到2014年中期选举,共和党充分利用奥巴马的低支持率和通过重划选区奠定的优势再次获得更多的国会和州议会席位,成功拿下国会两院。此后,共和党在州层面确立压倒性的政治优势。而对于民主党来说,他们自奥巴马就任总统以来共丧失了816个州议会席位,这一失败在某种程度上要归咎于民主党自身对中期选举不够重视。据数据显示,仅36.6%的注册选民参与了2014年中期选举投票,而此前民主党并没有通过积极的政治动员来抵消共和党早已建立的选区优势。就对众议院的掌控而言,2014年的重创将导致民主党在未来十年中难以翻身。


化党争在背叛民主

戴利这本书最重要的贡献在于,他结合历史过程透视了2010年以来共和党通过重划选区建立政治优势所产生的重要影响。为此,他对“究竟是什么因素加重了近年来美国的政治极化与政治僵局”这一问题做了长期探讨。


针对该问题,人们往往会受到《大归类》(The Big Sort)一书的影响,其作者比尔·比肖普(Bill Bishop)认为,人们愈发倾向与志趣相投之人为伍,而这逐渐形成党派偏见与阶层固化。对此,戴利持保留意见并提出了更能让人信服的观点:如今美国政治乱象的症结不在于人们之间存在自觉的互斥性分类,而是人们被政党主导式的选区划分所绑架,然后相互之间形成意识形态式的、满怀恶意的极化争斗。显然,共和党为一党私利而采取的“杰利蝾螈”选区划分方式就是恶之源。


此外,戴利还提到另一个近年来发生的重要变化,即共和党中的温和派几乎消失殆尽。在林登·约翰逊到比尔·克林顿等民主党人担任总统期间,他们还能依靠温和共和党人的支持来推行政策,但到奥巴马执政时期这已成为天方夜谭。那么,共和党中的温和派究竟哪里去了?


答案是在重划选区的过程中,共和党为了划定安全可靠的选区,其制定者必须消解选区内的异种力量,而这很可能会将共和党众议员推向左翼。哪怕是不会被重新划分选区的参议院中的共和党温和派,也会受到与众议院中温和共和党人变化倾向相应的影响。实际上,这种变化具有连锁反应,它同时也影响到议会中民主党人的变化,即不仅民主党众议院席位减少,温和民主党人也开始逐渐减少。无疑,政党组织中温和派的消失是党争极化的先兆。


戴利在其书中深刻指出,极化党争为当前美国政治带来的最大的恶是:某政党对州议会的全面掌控几乎可以直接实现其对个人或团体选举其他政党自由权利的全面剥夺。综合众多渠道的报告显示,相比于过去,通过州立法形式来强制干预选民投票偏好的事例已大幅增加。按照逻辑,这种做法是有利于共和党巩固其政治地位的,它不仅可以因此掌控州议会的大多数席位,还能藉此输送更多的共和党人进入国会以掌控国会权力,同时为共和党自己的总统候选人赢得更多的州支持。这种看似合乎民主规则的权力运作方式,实际上剥夺了民主最宝贵的价值——自由表达意愿的权利,因而是在用民主的方式背叛民主,势必将政治引向歧途、给人民带来灾难。(仅代表作者观点,译文原载于社科报总1527期)


社会科学报
微信号:
shehuikexuebao

欢迎转载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本文首发于社会科学报,

微信号:shehuikexuebao。


长按识别二维码

立即添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