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希拉里对中国更强硬?

学生帮 2018-02-12 09:56:15

如果这位前国务卿当选下任美国总统,她将更强力推进她参与构建的“转向亚洲”战略,还是可能试着迁就北京?




在河内会议中心,气氛慢慢地变得紧张起来,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静静地看着。越南外长首先站起来,批评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为。然后,其他东盟(ASEAN)国家的部长们也一个接一个地表达了对中国“胁迫行为”的担忧。

感到自己的时机来了,身为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要求在这个地区论坛会议上发言。她首次宣布,在南中国海维护航行自由和国际法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中方震怒,时任外长杨洁篪看着希拉里警告道,“域外大国”不要插足南海争端。他继而转向其他国家的部长们,恼火地说:“中国是大国,其他国家是小国,这是事实。”

在国务卿任上,希拉里完成了956733英里的旅程,访问了112个国家,但从很多方面来说,2010年河内会议都是其任期中的决定性时刻。它也提供了一个宝贵的机会,让我们可以一窥这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如果在今年11月大选中获胜,她将给白宫带来什么样的世界观。

“转向亚洲”(Pivot to Asia)是奥巴马政府的标志性外交政策举措。在200年来主要把目光投向东面的欧洲以后,美国作出了把外交政策的重心主要放在亚太地区的决断。

希拉里的河内发言让美国直接介入到围绕南中国海的争论之中,这实际上就是“转向亚洲”的开始。在那一刻,美国向亚太地区、向北京方面宣告,在中国试图成为地区领袖之时,美国不会袖手旁观。

“Pivot”这个词源自希拉里2011年10月发表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上的一篇文章——她在《美国的太平洋世纪》一文中说,美国正处于一个“转折点”(pivot point)。尽管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利用本月6日在老挝开幕的东盟峰会进一步巩固“转向亚洲”战略,将之作为他的政治遗产的一部分,但是说实话,该战略基本上是他和这位他希望能够接替他的总统之位的女性共同构建的。

一些美国官员认为,河内会议提供了一个证据,表明希拉里将准备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抱着这种看法的,包括几名有意在未来的希拉里政府中谋求高级职位的官员。在北京,河内会议加深了这样一种印象:希拉里正是奥巴马政府中头号的对华鹰派人物。

“他们清楚地认识到,希拉里赢得大选的几率非常高,因此他们将不得不与她打交道,”曾在里根(Reagan)和老布什(George HW Bush)政府中任职的亚洲事务专家包道格(Douglas Paal)说,“但每个中国人私下里都会说,他们真的不喜欢希拉里。”

这些紧张关系将酿就下一任美国总统将会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美国方面由希拉里在河内首次挑明的更具对抗性的对华新策略,并未促使中国放弃其南海计划。结果是,新一届美国政府将面临一个选择:是对同一策略再押上多一倍的赌注,还是尝试寻找能够迁就中国要求的方法?

转向强硬

2009年1月奥巴马第一个任期伊始,奥巴马和希拉里就迅速达成共识:要把亚洲列为优先事项。希拉里作为国务卿的首次重要演讲,是同年2月在纽约的亚洲协会(Asia Society)发表的,当时她说“美国希望(对亚洲地区)作出更严谨和持续的承诺”。

然而,在奥巴马政府内,也存在一种不希望在第一年就和中国交恶的想法(有许多新上任的总统都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尤其是考虑到当时席卷全球经济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