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薛理泰:南海问题应见好即收,勿陷军事摊牌局面|共识头条

共识网 2018-02-12 19:19:14

共识君一言以蔽之

此番南海博弈,中国果然完胜?

本文共5002字,阅读大约需要12分钟。



从中美战略博弈看南海争端走向
薛理泰


南海仲裁案出台前后,美国派遣两个航母战斗群远道而至,中国则从南海、北海、东海三个舰队调派了许多艘主力舰只,在南海举行了大规模的演练。毋庸讳言,美中两国的军事调遣都具有明确无误的针对性的。一时南海空域、海域战云密布,临战气氛相当紧绷。


曾几何时,美国7月5日决定将两个航母战斗群撤出南海海域,中国则于7月10日从西沙群岛主岛永兴岛移除红旗-9远程地对空导弹。外界的印象是中国这项行动是对美国撤出航母战斗群的决定给予一个善意的回应。无论如何,上述行动显示北京、华府均有意在此刻将彼此在南海剑拔弩张的军事对抗的局势予以降温。


南海博弈中国“完胜”?不足为凭!


一些中国学者对最近美中两国在南海进行军事博弈的过程进行了分析,发表文章称中国在这场博弈中取得了“完胜”。其依据是中央军委为了应对美方的军事挑衅,准备了大打、中打、小打三套预案,并在南海集中了三大舰队的新锐舰只,摆出不惜与美国在南海决一死战的阵势,并且派遣轰-6K战略轰炸机巡航黄岩岛上空,从而查悉了在海上活动的美国航母的精确坐标,于是美国紧急命令其航母战斗群从南海海域撤出。




基此,他们获得中国在这场军事博弈中取得了“完胜”的结论。事后,若干解放军将领也发表评论说,无论同哪国在南海交战,中国都能取得胜利。


笔者认为,这一说法不符合大战略的判断原则,也背离了军事常识。何以如此说法呢?


首先,中国对掌控的南沙七个礁盘填海造岛以后,美国鉴于中国可能日后在其中渚碧岛、永暑岛和美济岛三大机场部署新锐军机,对中国提出的要求仅是不得“予以军事化”而已。迄今中国既未在这三大机场部署军机,亦即在严格的意义上尚未“予以军事化”,同时又作出寸步不让的姿态。对此,美国自然煞费踌躇。


其次,对于中国在南海的大幅度动作,美国最忌惮的是中国在黄岩岛这一环礁进行填海造岛的举动。黄岩岛是中沙群岛唯一的岛屿,距离美国在菲律宾的苏比克海军基地、克拉克空军基地仅两百多公里。一旦黄岩岛填海造岛工程完毕,中国空军机场、海军基地部署就绪,就对美国在菲律宾的军事存在构成了威胁,哪怕在苏比克港口外侧放置水下声呐阵,就对美军舰艇进出港口的动静获悉无遗了。如此,美国“亚太再平衡”的世纪新战略就被打开一个缺口了。


何况,根据中国早先填海造岛的规律,台风季结束(每年8月底9月初),须即开工打开工作面,众多挖泥船千帆竞发。次年台风季来临(6月底7月初)前,已填陆域必须固边完成。原先美国担心中国在今年9月初会在黄岩岛开工,表现得十分紧张。


事实上,由于下述原因,近年中国不可能在黄岩岛填海造岛:第一,黄岩岛工程巨大,缺乏水文资料和地质资料,连施工图纸都付诸阙如;第二,填海所需的超大型挖泥船和相应的海洋工程设备不足;第三,渚碧、永暑、美济三大岛陆上建设全面开工,后勤和原材料保障应接不暇;第四,中国专用海洋水泥、钢材产能已届瓶颈,腾不出手;第五,黄岩岛工程耗资是在七个礁盘上造岛所需总款项的两倍以上,需要五千亿元,筹资也是问题;第六,美国空前强硬的反制行动。


后来美国可能察觉,近期中国不可能在黄岩岛填海造陆,于是绷紧的神经松弛下来。既然如此,又何必与中国在打仗这一关键节点“见真章”呢?


据析,这才可能是美国决定在南海降温的主要因素。中国学者所谓“完胜”的考虑,显然是一厢情愿。


“完胜”一说缺乏军事层面的依据:家门口作战更有利?此说差矣


前面提到中国学者说,三大舰队的新锐舰只齐集南海,美国航母战斗群眼见不敌,于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此说没有军事依据。


现代海战,没有制空权,则没有制海权,也没有制交通权。海战中丧失制交通权,亦即意味着后方的我军舰只无法前往战区增援。


假若美中两国此刻在南海爆发军事冲突,中国掌控的南沙七个岛的守卫自然要仰仗来自中国沿海地区的空军航空兵以及海军航空兵的支援。西沙永兴岛机场窄小,跑道不够长,军机起降次数相当有限,主要还是依靠在广东沿海机场及海南岛陵水机场起降的军机提供支援。


而南沙七岛距离广东沿海机场1500至1700公里,超出了当前服役的中国战斗机或战斗轰炸机的作战半径。即使海南岛陵水机场远离南沙七岛也有1250至1450公里,战斗机或战斗轰炸机自陵水机场飞抵南沙七岛上空,已经接近作战半径了,滞空作战时间非常有限。


中国将军、学者常说南沙群岛在中国家门口,而美军从西半球远道而来,两国在南海发生军事冲突,中国占有地利。此说差矣。美国军事基地遍布全球,不说在日本、韩国、关岛等地的美军基地,美国仅在菲律宾就有海空军基地,距离南沙群岛仅数百公里。要说到地利,却是美国明显地在南海战争中占有地利。



换言之,如果中国与他国围绕着南沙七岛爆发军事冲突,纵使军事装备的质量及飞行员的军事素质相同,甭说美国海空军,就是越南海空军也是占有地利的,而且在这一节点上,地利在作战中所起的作用是不容忽视的。


反过来,也正因为中国海空军在南沙群岛不能掌握制空权、制海权和制交通权,有鉴于此,中央军委才不惜掷下天文数字的投资,在渚碧、永暑、美济三大岛上修筑三个军用机场。而在这三大机场部署军机并获得切实的后勤、技术保障之前,中国海空军在南沙群岛没有制空权、制海权和制交通权,乃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综上所述,假如在近期美中在南海的军事博弈中,双方擦枪走火的话,在丧失制空权的状况下,来自中国三大舰队的新锐舰只自保不暇,何来制海权和制交通权呢?


至于谈到轰-6k巡航黄岩岛上空,有力地震慑了美军航母战斗群,更是不经之谈。须知,在现代海战中,战略轰炸机没有长航程的战斗机或战斗轰炸机沿途保护,根本没有生存能力,遑论自广东沿海机场一路巡航至黄岩岛上空了。


在和平时期,没有敌方干扰,即使民航机也能巡航黄岩岛上空。而在战争年代,一旦丧失了制空权,甭说轰炸机,战斗机、战斗轰炸机也难飞抵黄岩岛上空。


因此,凡是声称在近期美、中在南海的军事博弈中,美军航母战斗群“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的说法,不能自圆其说,仅属过把口瘾而已。


南海紧绷局势渐趋缓和:面对世界第二,美国岂敢轻易言战


美国从南海撤出航母战斗群以后,中国也从西沙永兴岛移除了红旗-9地对空导弹。此型导弹最大射程为200公里,具备较强的区域防空能力。


南海空气湿度高,且含有较多的盐分,对部署在南海岛屿上的导弹、军机均有严重的腐蚀性。实际上,维修、保养当是中方移除红旗-9导弹的考量因素之一。


况且,局势紧张时,导弹前出部署在岛屿,局势缓和后,导弹后撤至工厂维修,这是应取之道。这样做,既可突出战略威慑的效果,又有利于在技术上对导弹进行保养,以利在战时使用。


在美中南海对峙之际,两国高层沟通的渠道依然保持畅通无阻。这就为双方管控危机提供了可能性。


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森一行抵京访问。7月18日,海军司令员吴胜利会见理查森一行,双方就南海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紧接着,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从24日开始展开访问北京4天的行程。赖斯是南海仲裁案出台后,美国访问中国的最高层官员。25日,习近平接见莱斯时的讲话理性而低调。他表示,中国不会走国强必霸的道路,也无意挑战现行国际秩序和规则。中美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双方要有效管控分歧,相互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


赖斯在与中国官员会谈时表示,美国将不会停止在南海地区的军事行动。她同时指出,两国应当通力合作以缓解南海地区的紧张局势。


25日晚,美国国务卿克里在与中国外长王毅会谈时明确表示,美国对菲律宾单方面提出仲裁案的内容不持立场。克里指出,美国支持菲律宾与中国通过双边对话协商来解决存在的问题。


设想一下:2006年初以来,伊朗核问题成为美国和伊朗关系的核心问题。过去美国就是否与中等强国伊朗开战,尚且踌躇了近十年。其后,由于俄罗斯的掣肘,美国对是否在军事上介入叙利亚内战,在近五年期间内,始终趔趄不前。如今在南海问题上直面世界老二中国,岂能轻言“战”字?


如今奥巴马政府即将卸任,在未来几个月中,乃是跛足政府。于是,将这个烫手山芋留待下届政府处理,自然成为上策了。


至此,前阶段南海紧绷的局势显然趋于缓和。其实,去年笔者在题为《南海争端未来走向》的文章(见《同舟共进》杂志2015年第11期)的文章的结语中已经指出,“在可以预期的未来,南海局势呈现平静乃是大势所趋”。


当前以巩固阶段性成果为先:见好即收


2014年,中国挑选赤瓜礁作为填海造岛的首个工程。为何选中赤瓜礁呢?按理永署礁、华阳礁更重要。当时考虑到来自美国的压力,而赤瓜礁周边有南薰礁、渚碧礁和东门礁,自卫支援力量比较强。中国鉴于在赤瓜礁填海以后没有遇到什么压力,就全面展开南沙七个礁盘的填海工程了。美国迟至去年夏才作出强烈的反应,而中国旋即宣布填海造陆工程即将完工,美国的抗议又销声匿迹了。


在这一轮战略博弈中,中国是制敌机先,而美国是料事慢而行动节奏又迟缓。可见美国战略评估能力稍逊一筹,存在大的欠缺。


如今南海四大群岛中,中国大陆占有西沙群岛全部、实际管控了中沙群岛唯一的岛屿黄岩岛以及占有南沙群岛渚碧岛、南薰岛、赤瓜岛、东门岛、永暑岛、华阳岛和美济岛,而台湾则占有了东沙群岛全部以及南沙群岛主岛太平岛。放眼南海,四分天下有其三矣。


至今中国通过填海造陆,经营南海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此项行动扭转了数百年以来的状态,既然是旷古未有的巨大工程,势必难以一蹴而就,岂能奢望毕其功于一役呢?按照辩证唯物主义,“不断革命论”与“革命发展阶段论”取得了有机的统一,就有了成功的希望。这与中国一句成语“见机而作”有异曲同工之妙。


近年美中关系经过一系列互动,跨过了一道关键性的门槛,进入了冷战的初级阶段。据析,美国认为中国崛起未竟之际,已在南海采取了前所未有的行动,大有“囊括四海,并吞八荒”之势。因此,美国应对中国崛起的立场有必要从“防”逐步向“抗”的方向移动。


今日中国在国内外面临严峻的危机,战略谋划是否得当,对于国家兴衰的重要性不亚于体制、政制及支撑基础。谋略的基点是高收效、低成本,兼顾紧迫性、前瞻性和可操作性。谋划得当,则收事半功倍之效,否则,必贻事倍功半之忧。


世局波诡云谲,复杂多变。北京制定南海方略,应该在大战略层面从容筹划。眼前不适宜做的,未必今后就不能做。此时此刻,还是适用忍字诀的。


综上所述,在南海,中国在战略上已经取得了胜利。在现阶段,应该巩固阶段性的成果,见好即收,而不应陷入强国联盟对中国军事摊牌的局面。否则,一味追求躁进、膨胀,难免全盘皆输,留待后人总结经验,汲取教训了。


况且,三大机场业已就绪,部署新锐战机,“转场”乃指顾间事耳。何必在此崛起未竟之际,争一日之雄长?


庙堂谋划,胜可知,而不可为:对内深化改革,增强软实力


值此中国崛起未竟之际,美国正在加大贯彻亚太再平衡政策的力度,美、中两国在南海的战略博弈亦加快了节奏,以致中国周边罡风阵阵,逼面而至。南海争端风高浪急,倐起倐落。今后伊于胡底,尚难逆料。


外交是双边或多边性质的,战略博弈的过程也是互动的。若任何一方反求诸己,则会发现,情势演变至此,不仅是对方单方面的作为所致。此时仅诉诸苛责对方,或者怨天尤人,不但于事无济,而且不利于未来的战略擘画。


孙子曰:“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必可胜。故曰:胜可知,而不可为。”在大国战略博弈的过程中,围绕着西太平洋地区打桩、布局、下子,自是題中应有之义。中国审时度势,当根据自身条件,挖掘积极因素,扬长避短,此即“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毋庸讳言,姑且不论对错,当前国内外舆论对中国官员的形象存在腹诽心谤的现象。《孙子兵法·谋攻篇》:“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外交场合涉及“伐谋”、“伐交”两个环节,外交官在举止上宜“恶语善讲”,道理要讲透,态度则宜平缓。


国内社情也有类似状况。十八大以来,百废待举。中央深化改革,锐意肃贪,以慰民众喁喁求治之心。立意之高,用心之苦,民众感同身受。然而,在民众心目中,官员的形象仍然是刻板、生硬者居多,以致中央倾力扶助的善意,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却尚未获得民众沦肌浃骨的感受。


自古明君治国理政,庙堂谋划之坚决,手段之灵活,堪称硬功夫到家,软姿态到位。《礼记·杂记下》:“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论及“巧实力”,无非交替并合适地运用硬实力和软实力,其实中国古已有之,何待于今日。在当今世界,硬实力的建设及显示固然不可或缺,而在因应国际挑战及管控危机的阶段,软实力的发挥尤其重要。诚如此,则成本低,见效快,收益大,所谓四两拨千斤也。利国利民,善莫大焉


(文章有所删节)


(觉得此文很棒,可以分享给您的朋友哦~)



-投稿|商务合作邮箱-

gongshipenyou@163.com



共识荟

共识网精华荟萃于此

长按关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