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201713·书海悦读】刘永红丨族群及其未来:我们如何面对——读哈罗德·伊罗生《群氓之族——群体认同与政治变迁》

人类学乾坤 2018-06-02 13:49:29

[美]哈罗德·伊罗生.群氓之族——群体认同与政治变迁[M].邓伯宸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


20世纪的百年中,特别是50年代以后,族群意识、族群认同、族群冲突以及与之相关的政治变迁成为学术界的焦点,一方面,族群(民族)问题成为当代国家政治和社会的最为棘手的难题,另一方面,不同的族群在国际关系、政治、经济、文化领域的竞争日趋激烈,冲突加剧。如何正确处理这些难题,乃至于成为关乎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关键。族群意识可以建立一个国家,也可以撕裂一个国家。美国学者哈罗德·伊罗生的《群氓之族》对族群问题察幽探微,更令人惊异的是伊罗生30年前预言的族群冲突在世界范围内已经一一爆发,预言成为确凿无疑的事实,至于未来的趋势如何发展,则足以引发世人深沉的担忧。因此《群氓之族》是一本面对族群问题不可不读的著作。

与大多数学者不同,伊罗生对族群意识和族群认同更多地赋予负价值色彩。作者从身体、名字、语言、历史与起源、宗教等十个不同的方面对族群的本质作了全面的研究,把族群的最初形态——部落比拟为“姆庇之家”(House of Muumbi)。而“姆庇之家”是肯尼亚基库尤族人的部落用语,“姆庇之家”即是孕育基库尤人的子宫和养育基库尤人的共同母亲。在伊罗生看来,如今世界各地都有这样的“姆庇之家”。在现代社会,更多的是无根的人。在现代生活的冲击下,更多的人身上体现出文化的混合,他们的信仰、观念和要求完全与先人脱钩,留下来的或许只是一些祖宗牌位的散片,或是一点点起源的标志,他们已经没有自己的“姆庇之家”。但是他们又迫切跟那些有“姆庇之家”的人一样,需要归属,需要安全。追寻的结果便是以一种幻想的方式来满足原始的需求,再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姆庇之家”。作者的这个比喻实际上洞穿了现代人的内心。现代人的孤独感与日俱增,许多人找不到归宿感,迷茫与彷徨充斥内心,所以“寻根”与“溯源”屡见不鲜,对某种血缘、语言、地域、宗教和部落渊源的认同就显得尤为迫切,这些具有象征色彩的文化认同成为现代人治疗和慰藉孤独灵魂的药,不管其是否有效。这些寻找同一药方的人聚集在一起,比过去更为紧密地靠在一起,也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建立起自己的“姆庇之家”,寻求保护和安全。伊罗生认为,人类社会的这种割裂,古已有之,现代更甚,从而形成一种讽刺、痛苦而又危险的吊诡:“人类的科技越来越现代化,政治却越来越部落化;人类的传播系统越来越普及化,对于该传播的哪些东西却知道得越来越少;人类离其他的行星越来越近,对自己这颗行星上的同类却越来越不能容忍;活在分裂之中,人类越来越得不到尊严,却越来越趋于分裂。面对世界资源与权利的前所未有的激烈争夺,人类社会正把自己撕裂,撕裂成越来越小的碎片。”因此人类处于裂解和再裂解的过程中。

在伊罗生看来,像“部落”(tribe)、“氏族”(clan)、“国家”(state)、“民族”(nation)、“种族”(race)、“族群”(ethnic group)、“族群性”(ethnicity)、“族群认同”(group identity)等词的内涵和外延至今依然难以清楚界定,每一个学者所下的定义都是各适其意、各取所需,要么基于各自的学科,要么就是或多或少地反映了与“姆庇之家”的关系。“民族”的出现,或许有不同的大小、样式和颜色,其风格更是多变善变。“但是,正如科班所说,无论怎样变,百变不离其宗,其基本成分仍然来自每个人的生活配方。”因此与此有关的学术研究就像在追寻“族群”的“雪人”。“雪人”在美国文化中则暗喻无法彻底弄明白的东西。大家都相信“雪人”的存在,但是没人能确定它长得什么样子,因此族群研究把族群认同弄得面目全非,而没有考虑到它的实质。大多数学者认为,族群意识和族群认同是一种本然的现象,其实是一种先入为主的认识。作者从身体(包括皮肤)、名字、语言到方言,从历史、起源神话到宗教,最后涉及到民族主义的根本,发现不同的族群在形成的过程中,要么语言起了重要的作用,要么宗教维系着认同,肤色、名字等因素都可能参与其中,但没有一个范式可供参考,没有任何定数。族群的建构和族群意识、族群认同都是人们刻意为之,并不存在必然性。族群意识一旦高涨到对历史秩序的开展形成一种挑战的时候,与权力的寻租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就给历史带来极大的浩劫,造成人类社会严重的冲突。1945年到1967年之间,这种“种族或文化的杀戮”一一数算下来,“重大的”共有34次,小规模的多达数百次,死亡人数估计有748万。到了1974年,据保守估计,死亡总数确定已经超过1000万人,这些冲突和死亡遍布世界的任何角落。在伊罗生给出的数字中,我们仿佛看到了血腥的杀戮。不同的族群在不断地寻求自身神圣存在的依据,确立自己是上帝唯一的选民的幻想,把传说当成圣经,在重写神圣的过程中,展开对异族的排斥,对污染的清洗,对历史的重铸,对疆域的重划与主张。至于未来如何,也丝毫不令人乐观。“故未来的族群崇拜充满了紧张和不安,四面楚歌,犹如身处一个内奸外敌的政治环境,对于现状中的我族存在状态充满着自卑与怨怼。”

当然,作者并没有完全否决族群独特性的正面功能,主张不仅要看族群认同过去发生的原因,它的来源,而且要看它演变的过程,看它今天在此时此地、在这些人、在这个环境中发生作用的原因。基本族群认同不是一个死的东西,它会生长、改变、茁壮乃至于枯萎、死亡,它有可能与其他的某个要素结合起来而再生。“观察族群认同的现象时,它不像石头那样表面是静止的,而像一条溪流,它的表面是变动的。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是通过棱镜在观察它,而每一个棱镜不仅位置不同,而且从不静止,始终在变动。”

那么我们是否就无能为力了?作者认为,或许新多元主义是解决这个问题的较好出路,目前是一个混乱而混沌的过渡时期。人类新的彼此满意的生活秩序,仍然可能在新多元主义的权力体系中实现。尽管有些踌躇,语气不太坚决,但作者还是认为虽然目前的景象是乐观和悲观兼而有之(实际上作者的行文中透露出比较强烈的悲观情绪),但无论如何,大家都应该坚持,相信这是一个新的世界。“即使百变不离其宗,但要相信,还是有许多事情会改变。”

伊罗生对20世纪6070年代的美国黑人问题着墨甚多。几个世纪以来,美国黑人一直在为自我寻求作为一个美国人的权利,从打破奴隶制到冲破种族隔离,再到争取包括选举权的各项权利,经历了艰难曲折的历程。但到70年代末,对美国黑人来说,作为一个美国黑人的意义仍不完全确定,至于用新的眼光去检视做一个黑人的意义,至今只是刚刚开始而已。黑人的自我肯定与自我表现,如何认识他们在美国文化中的特殊地位,如何处理他们与现代非洲以及与非洲人之间的关系,其后困难和痛苦仍然在所难免。许多美国黑人正在寻找答案,伊罗生希望美国黑人“在政治与文化的民族上,身为一个美国人的意义,终将有澄清的一天吧!”在21世纪的头十年里,美国黑人的努力最终开花结果,美国非洲裔黑人奥巴马当选为美国第44任总统,体现了历史的进步。虽然美国黑人还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最终彻底实现作为一个美国人的价值还有一段路要走,但伊罗生关心的部分问题得到了答案。不过时至今日存在于世界范围内的民族矛盾和民族冲突,也验证了伊罗生上世纪的“谶言”。

哈罗德·伊罗生早年是一名杰出的新闻记者,后来又成为卓越的作家和学者。在早年的记者生涯中,他游历世界各地,曾经目睹了世界范围内的许多族群冲突,对许多深陷其中的民族的命运非常担忧。在亚洲采访报道期间,他对于民族主义方兴未艾终将改变世界的政治面貌发出警示。同时,他也看到,在民族主义煽风点火的言论后面,一场关于宗教、语言、种族与地域的风暴正在不断扩大。1975年,但一直刊印不断,这部中译本所根据的是1997年的英文第四版。在对世界族群的关注中,作者下力最多的是美国黑人群体、犹太人和印度的族群。伊罗生也和中国因缘颇深。30年代,他曾任职《大公报》,后主办《中国论坛》杂志。1933年参加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任执行委员,与鲁迅等人关系密切。1980年,曾到中国访问,拜访宋庆龄、丁玲和矛盾等人。28岁即写成探索中国革命的经典作品《中国革命的悲剧》,此外著有《亚洲殊无和平》、《心影录——美国人心目中的中国和印度形象》、《以色列的美国犹太人》等。

到目前为止,世界范围内的族群冲突不断爆发,例如近几年来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利用族群意识和族群认同来制造恐怖主义,车臣的民族主义者利用“黑寡妇”在莫斯科制造血腥,连年不断的巴以冲突等等,这些事件我们都能在这本著作中找到一部分原因。李亦园先生说,重读此书,既像是在读历史,又像是在读预言,可谓一言中的。同时他认为今天的台湾,同样处于政治变迁的阶段,在政治竞争的催化之下隐然形成区隔的标签,埋下分离的种子。

 

作者简介】刘永红,男,西北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博士研究生。

 

来源】西北民族研究,2010,01:226-228.


[美]哈罗德·伊罗生.群氓之族——群体认同与政治变迁[M].邓伯宸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美]哈罗德·伊罗生.群氓之族——群体认同与政治变迁[M].邓伯宸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17.

石之渝.推荐二:两种时间意识[A].哈罗德·伊罗生.群氓之族——群体认同与政治变迁[M].邓伯宸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273.

哈罗德·伊罗生.群氓之族——群体认同与政治变迁[M].邓伯宸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257.

哈罗德·伊罗生.群氓之族——群体认同与政治变迁[M].邓伯宸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266.

白鲁恂.序言:族群认同的先知[A].哈罗德·伊罗生.群氓之族——群体认同与政治变迁[M].邓伯宸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3.

李亦园.读历史,也在读预言(推荐一)[A].哈罗德·伊罗生.群氓之族——群体认同与政治变迁[M].邓伯宸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271.


延伸阅读


点击文章题目即可浏览全文



[1]【201701·人类学】高丙中:《元旦与春节:作为过渡礼仪的两个庆典》

【201702·人类学访谈】广西民族大学教授徐杰舜谈即将出版的《汉民族史记》——从多元走向一体的民族历史记忆

[3]【201703·人类学】赵旭东:朝向一种有自信的中国人类学

【201704·人类学】人类学家的田野故事丨徐杰舜:《“奶啰呵!”:50年前在侗寨的田野体验》

[5]【201705·人类学】书海悦读丨Marjorie Shostak:《妮萨:一名昆族女子的生活与心声》

[6]【201706·书海悦读】郇建立丨现代性的两种形态——解读齐格蒙特·鲍曼的《流动的现代性》

[7]【201707·人类学访谈】郑艳姬:胸中洒落如光风霁月——访厦门大学人类学系蒋炳钊教授

[8]【201708·人类学】马丹丹、王晟阳:中国人类学从田野回访中复兴(1984~2003年)

[9]【201709·人类学】人类学家的田野故事丨褚建芳:我在田野中的几次落泪

[10]【201710·人类学】王明珂:我们生活在“虚拟世界”中

[11]【201711·人类学】陈志明:《泰国北部的云南人:族群形成、文化适应与历史变迁》·序

[12]

※ 温馨提示 ※

欢迎您访问“人类学乾坤网:www.ca101.cn”,微信公众号:ca101cn ,微信公众号投稿信箱:ca101@qq.com。

您可向公众号:ca101cn,分别回复关键词:费孝通,岑家梧,李亦园,乔健,王明珂,徐杰舜、周大鸣,彭兆荣,徐新建,范可,张小军,王铭铭,景军,陈志明,滕星,麻国庆,赵旭东,关凯,孙九霞,刘珩,段颖,等,将收到这些学者的相关学术文章。

感谢您的关注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