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基辛格这次来华,有何不寻常?

环球锐评 2018-05-18 16:14:42

 


记不清这是基辛格博士第几十次来华了,反正这位93岁高龄的美国国际政治家、前国务卿昨天又来到中国,并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见面。最新的消息是: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天也会见了基辛格。




关于基辛格此行,媒体报道不多,但是其意义却不可低估。目前正值美国最具有争议的大选刚刚尘埃落定、候任总统特朗普的外交和国家安全团队正在逐步成形阶段。特朗普在竞选前和当选后与基辛格互动密切,并且他们有一个明显的共同之处,就是都对奥巴马政府推行的对华政策颇不以为然。

 

特朗普赖以当选的纲领可以简化为“美国第一,重建美国价值”,因此造成各界对其不断地贴上“孤立主义”、“保守主义”或者“贸易保护主义”等标签。但是这些纷乱的评价和标签背后,特朗普的纲领或者说未来的执政理念的本质,更应当解读为是迎合了美国中产阶级对在全球化大潮中自身利益遭无视和侵害而产生的愤怒。


一个迎合愤怒而产生的纲领必然会偏向情绪化,有着非常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用于竞选期间尚可,但面对纷繁的政治实践时,就必须解决一个如何“落实”或者说能“落实多少”的问题。毕竟从世界的角度看,即便是美国作为超级霸权国家也无力单方面改变整个国际格局。


回到美国国内政治的角度看,特朗普借助理想主义的纲领,以“反建制派”的身份逆势而上成为总统是一种突破,但是如何去面对仍由美国两党“建制派”把持的国会,仍然是一个挑战。

 


从最近特朗普组建过渡团队的举动来看,他显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存在。“反建制派”助力特朗普最大限度地避免美国政治制度传统的“党派分赃”的制约,使他在选择班底时有更大的空间,但同时也使他推行政策时缺少“党派机器”的支持。所以,特朗普又必须保证自己团队有相当的开放性,避免成为一个完全封闭的小圈子。于是,争取政界元老的支持,就成了特朗普的必然选择。

 

作为一个开启了冷战高峰期中美关系大门的外交家,基辛格在美国政界的地位少有人及,因此特朗普与其互动密切是非常必然的。基辛格博士是一个典型的现实主义者,他始终认为未来的世界中,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阻挡的,而中美这两个巨型国家进行战略对决也是不可想象和无法接受的人类灾难,所以两国都必须着眼于长远,构建一个互相合作共赢的稳定的国际格局,这一点无疑是与中国提出的“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不谋而合。

 

在基辛格看来,奥巴马政府对华关系中不断地在纠缠短期细节,而对中国未来最终崛起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根本没有加以考虑,这无疑是对美国未来的不负责任,或者说没有履行“作为一个总统为国家指明方向是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一政治义务。

 



不过如果我们转而观察特朗普在竞选阶段提及的对华相关政策,除了在国家安全战略上特朗普倾向于采取一定的“收缩”,军事战略上存在相当的模糊性外,他的纲领中最为明确的倒是对华贸易战的倾向。如果再从特朗普目前逐渐成型的国家安全团队来看,其中鹰派人物占据了相当比例,我们的忧虑可能会更加上升一些。

 

在这个时刻,基辛格博士来华访问虽然比较低调,但是意味深长。

 



要知道,在如何看待中美关系上,基辛格博士一向认为强化沟通确保“双方动机透明”,构建中美之间互信合作的关系是最符合美国利益的,美国对中国的围堵只会反过来刺激中国对美国敌视的态度,最终可能导致不可预知的危险。他也很赞成中方提出的中美经济互相依靠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贸易战只会两败俱伤等观点,这显然是跟特朗普既往的观点有明显差距。

 

基辛格博士在评价特朗普当选会让美国向何处去的时候曾经说过,应该给他一些时间让他建立自己的执政理念,并且,基辛格也未如外界许多惯常评论那样,对特朗普可能颠覆现有世界格局表达过多担心。

 

作为一个老练成熟的政治家,基辛格博士这番话不可能是凭空而来的,只能是根据他与特朗普的几次互动得出的结论。所以我们不妨认为:基辛格将在未来的美国外交政策从特朗普的理想主义纲领转化为现实政策当中,起到重大作用。


(本文作者为“环球锐评”特约评论员)

 

欢迎发表评论,期待您的真知灼见!


小贴士


【长按点击下图“环球锐评”二维码,存储到手机,然后点击微信扫一扫,选择“从相册选取二维码”,再选中刚刚存下的的二维码,即可瞬间订阅“环球锐评”公众号啦】






环球资讯旗下媒体




环球资讯广播

北京FM90.5

 广东FM107.1  上海FM102.5  

  天津FM105.4  重庆FM91.7  

环球资讯官方微博

环球资讯APP

环球资讯搜狐新闻客户端

环球资讯广播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