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事件】特朗普与普京首次通话:不讨论解除美国对俄制裁问题讨论什么问题?

东北亚观察 2018-05-18 11:38:46

据俄罗斯媒体1月30日报道,白宫新闻秘书肖恩·斯派塞在特朗普上任后首次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后,通报情况时表示,美国政府尚未就解除或维持奥巴马政府对俄罗斯的制裁问题作出决定,两国总统星期六在电话交谈中没有讨论这个问题。

据通报,普京和特朗在电话中讨论了一些问题,包括叙利亚和乌克兰局势在内。双方指出了联合努力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重要性。

 "我们还没有作出有关制裁的任何决定,电话交谈中没有讨论这个问题。 "斯派塞星期日在接受ABC电视台采访时说。他同时表示,"总统不排除任何可能",并称特朗普是一个世界水平的谈判代表"。

莫斯科:俄美总统讨论中东和朝鲜半岛局势

俄罗斯媒体1月29日援引克里姆林宫新闻局的消息称,普京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电话上讨论了中东局势、巴以冲突、战略稳定与不扩散领域,以及伊朗核计划和朝鲜半岛问题。“商定就这些问题和其他领域建立伙伴合作。”

看起来,似乎美俄总统在关注全世界的几乎所有问题,但是恐怕普京真正关心的并不是这些表面上的全球热点,而是美国什么时候能够解除对俄罗斯的制裁,并要求欧盟也同时解除对俄制裁?美国如何阻止北约在俄罗斯周边的部署及军事围堵?美国如何肢解欧洲及鼓励欧盟解体?

1月29日,俄罗斯上院议员阿列克谢·普什科夫在接受俄新社采访时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北约应关注恐怖主义这类的实际性威胁,而不是“神话“俄罗斯威胁。

日前特朗普在与法国总统奥朗德以及德国总理默克尔进行电话交谈期间表示,北约对于全球稳定起着重要作用。早前特朗普曾声称,北约已经陈旧,需要进行改革。特朗普还多次提及,北约各成员国都应当交齐摊派费用。

普什科夫说:“我从来都不相信,特朗普会解散北约或者退出。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也没有这样说过”。

有意思地是,普什科夫并没有解释为什么他能读懂特朗普的心思。

美俄首脑首次会谈或在半年后的G20峰会

就特朗普就职后首次与普京进行电话交谈发表评论时,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说:“周六,普京与特朗普进行的电话交谈非常不错,无论是政治还是私人层面。交谈期间,展示了两国领导人之间相互尊重,力争不用道德劝诫的方式进行交流的意愿。我要特别强调的是,双方的交谈均以各自国家的利益为本。”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在记者会上表示,普京与特朗普的会晤,很可能将在二十国集团峰会前举行。

二十国集团峰会将于7月7至8日在德国汉堡举行。

这意味着,即便两位领导人希望早日见面,也必须鉴于当前两国的对立情绪,将会面时间推迟到半年之后。

佩斯科夫还表示,在俄罗斯和美国总统会面前谈论两国进行某种交易为时过早。

他在回答克里姆林宫是否讨论进行某种交易以换取制裁取消的问题时说:“两国首脑将在会面期间获得机会更加详细地继续讨论电话会谈中提到的问题。”

他指出,最主要的是我们看到了美方愿意通过对话解决复杂问题的情况。这是普京总统一直主张的,然而遗憾的是,他在前些年没有获得对这种主张的回应。”

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与中俄如何三角博弈?

俄罗斯外交政策研究所在近日发布的《2017年国际威胁》的报告中,描绘了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俄美和美中关系的四种可能的发展方案。

第一种方案:美俄核军备竞赛,美中贸易战并争夺亚太

第一方案推测美国新政府的经济政策成功,并继续推进进攻性外交。如果特朗普政府急剧减少税收以及对基础设施和军工领域的投资可以成功重新启动美国经济,并巩固他在美国的政治地位,那么美国与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将按照第一种方案发展。

美国新政府忽略莫斯科的反对,可能开启核武器的现代化项目,进入核武器竞赛的新阶段。特朗普在其成功的国内政治背景下,可以激活美国在中东的军事行动,并采取具体措施限制进口,尤其是从中国的进口。此外,美国还将加大在亚洲的军力,这种前景将引发中国的强烈不满。

第二种方案:中美关系恶化,美国拉拢俄罗斯制华

第二种方案发生的前提是,如果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失败,而美国国内政治斗争扩大。特朗普试图通过外交政策来弥补内政的失败。美国的战争机器在中东开足马力。同时美国将加大在亚洲的军力,并指责中国倾销,从而导致美中关系恶化。

特朗普试图拉近与普京的关系,建立反对中国的战略联盟,当无法实现该目标时,俄美关系将再次恶化。

第三种方案: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白热化,无暇国际问题

第三种方案发生的前提是,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失败,并且他在美国的政治地位急剧下滑。经济问题将使民主党人有借口指责总统不负责以及不够资格。特朗普政府与其日渐增长的反对者(包括民主党方面,也包括共和党反对派方面)的内部斗争将导致外交政策成为次要问题,外部世界将任由其发展。

第四种方案:美俄及欧俄关系改善,联合打击恐怖势力,乌克兰问题解决

第四种方案发生的前提是,特朗普经济政策成功,但是与第一种方案不同的是,对外政策中的进攻性减少。如果美国在军力方面许诺的投资增长不是以打破与俄罗斯的核平衡为目标,那么局势将会按照这种方案发展。打击"伊斯兰国"的积极经验,总统之间的友好个人关系以及欧洲国家领导层的更替将缓和俄罗斯与北约的关系,并开始调解乌克兰问题。

特朗普同时可以在与中国和墨西哥的贸易关系的问题上展现出自己是个现实主义者,他退出TPP的决定可以替换成重新签署对美国更有利的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