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汽车人◆专栏】“特朗普震荡”

汽车人传媒 2021-06-06 14:48:49




中国需要对“特朗普震荡”有所准备,但不必太过担忧。万一出现某些不测,也不过是伟人所说“小小环球,有几只苍蝇碰壁”。



◎ 《汽车人》评论员  赵英


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领导人的更迭,都会引起全球关注;大国领导人的更迭,则会令全球瞩目;霸权国家领导人的更迭,则会导致全球震荡。如果霸权国家新上任的领导人有些不靠谱,但又“无知无畏”,则可能在全球掀起巨澜,使全球政治、经济、安全走势,面临很大不确定性。美国的特朗普候任总统就是如此。


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少见的没有政治经验,没有政府管理历练,没有成熟政治团队,以大富豪出掌美国最高权柄的“政治素人”。这位“政治素人”的理念与美国政治精英的理念大相径庭。在很大程度上特朗普当选,甚至违背了共和党主流的意愿。“政治素人”又敢说敢做,天生一张大嘴,难怪“候任”期间就火花四溅。他一会儿宣布:“上任第一天,就要废除TPP”,惊出小伙伴一身白毛汗;一会儿给菲律宾总统打电话,认为杜特尔特总统处置毒贩,完全正确,让奥巴马窝一肚子火。




自特朗普胜选后,那些押错宝的领导人就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安倍不顾外交礼仪,奥巴马还没有走人,就跑到美国拜见特朗普;蔡英文更是惊慌失态,费劲心思,争取到与特朗普10余分钟电话交谈的机会,才自我感觉好一点。

笔者把特朗普造成的全球政治、经济震荡,戏称为“特朗普震荡”。并就此扯上几句。


对这位个性鲜明,又有些“不着调”的“候任总统”,国际问题专家们也颇费心思,对其上任后可能的作为,做出种种预测。这些预测确有见解,但又失之于就事论事。国际问题历来难以准确把握,能够准确预测,则难上加难。但是我们可以尽量从一些有规律可寻的地方入手,去做出虽然平淡,但比较稳妥的预测与分析。


笔者分析的第一个视角是:历史上美国总统新旧交替,新总统率领新班子上路,直到相对平稳的执政,有类似的变化规律。分析这一变化规律,我们可以更加稳妥地应对美国政权交替带来的变化,应对“特朗普震荡”。一般来说,新总统出线后,美国政治都要经历一个短期的感情弥合期,这一时期比较短,但败选一方民众总要发泄一下不满,现在还有人要清查选票,试图翻盘。


经历感情弥合期后,进入新总统搭班子、整合队伍,酝酿战略的准备期。在这一时期,虽然还没有上手,但通过班子里主要大员的构成,新总统的某些宣示,可以窥视未来班子的运作理念和战略方向。




总统正式上任后,有一段试运行期。在这一时期,总统及其班子真正上手操练,竞选时的许诺,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在这一时期会逐步体会到。由于开始时手生,难免状况频出,有些甚至是常识性错误。因此,这一时期,政策调整也比较频繁。


试运行期,大约要一年左右时间。在试运行期间,新总统逐步了解、进入情况,逐步完成对前任政策“批判地吸收”,使美国的战略、政策既有继承,又有修改。过了试运行期,新总统的战略、政策逐步成型,并趋于稳定,趋于比较可预测,不确定性逐步降低。


在准备期,我们不妨冷静应对,认真观察,谨慎应对,因为此时新总统的某些言为,不一定是他执政后要坚持的,更不一定反映他的执政核心理念,战略诉求。


在新总统上任的试运行期间,我们应当在原则问题上坚决予以应对,通过博弈,使他及其班子认识到中国的原则与底线。可以说试运行期间的两国博弈,决定了特朗普总统执政期间中美关系的基调。中美之间真正出现激烈的冲突、博弈,很可能使在试运行期间,也即特朗普政权正式上路一年之内。一年后,经过冲突和博弈,新的游戏规则和双方底线被探明,就进入了一个“新常态”。


从美国历任总统与中国的博弈中也可以看到这一点。里根、克林顿、小布什等上台前,都有对中国极其不友好的“妄言”,都表示过要对大陆和台湾关系做出某些改变,但上台后却萧规曹随,自食其言。


人与制度的互动,是我们观察特朗普执政走向的又一个视角。伟大的政治家可以利用制度、改造制度,使制度为我所用。但是这又隐藏着由于政治家随心所欲,胆大妄为可能导致的灾难。成熟的制度,可以帮助政治家成就伟业。越是成熟的制度,对政治家约束越大。特朗普显然不是伟大的政治家,美国政治制度却非常成熟、有效。因此即便特朗普个性鲜明,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制度约束,国会的意见、官僚的看法、舆论的监督、其他利益集团的力量,都会对其形成各种制约,不可能做出太离谱,太违背美国基本战略利益的事情。


从目前特朗普组阁的态势看,主要阁员多是一些持有强硬国际观点,与军火利益集团关系密切的人,其某些人还与台湾有着密切关系。看很多人属于比较偏于极端的。


特朗普上周与蔡英文通电话,之后又发出多条“呛中国”的推特文章。特朗普的幕僚史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在接受电台访问时为特朗普与蔡英文通电话的行为进行“辩护”,声称,“如果这让中国感到了不安,我们一点都不在乎”。这些言行,固然类似“二杆子”,但正因为激情四射,随口乱喷,才真正反映了特朗普及其幕僚的内心想法。但是,想法归想法,上台后如何做仍有待观察。


值得注意的是,奥巴马临别之际,美国议会很可能要通过的对台军事交流法案。该法案如获通过,将给中美关系带来极大困扰。从这个法案的内容可以看到,美国为了达到所谓亚太“再平衡”,正在更加积极利用台湾这张牌。特朗普上台后如果推出某些对台政策,也是美国对台战略的延续。因此中国要做好在特朗普执政的这一时期,与之进行激烈博弈的准备。


从上面两个角度分析,特朗普固然由于其个性鲜明,商人出身,可能在试运行期间做出某些使全球瞠目结舌的事情,使“特朗普震荡”波幅加大,甚至出现危机,但最终还要回到“新常态”。 当然,本着“料敌从宽”的原则,对特朗普上台后的中美关系,要做好应对危机的准备。


特朗普鼓吹美国第一,但退回到“孤立主义”状态基本没有可能。美国的国际大战略不会发生变化;美国的亚太战略会有调整,但大方向不会变;美国的对台政策会有变化,但台海基本战略态势不会变。


中国需要对“特朗普震荡”有所准备,但不必太过担忧。万一出现某些不测,也不过是伟人所说“小小环球,有几只苍蝇碰壁”。当然,坦然应对“特朗普震荡”要有真家伙,没有实力是难以抚平震荡的。商人在交易中从来都讲求实力,崇拜实力。作为商人,特朗普缺乏美国战略精英们的战略理念和教条,因此他可能迅速、灵活地改变美国的谈判策略、利益追求方式。




最后笔者有一点小猜测。特朗普上台后,由于其坚持不肯按照常例把商业利益交付信托,由于其家族肯定会政经不分,利用政治权力牟利,特朗普任期内,这方面的麻烦恐怕不会少。(《汽车人》评论员/ 赵英 )【版权声明】本文系《汽车人》独家原创稿件,版权为《汽车人》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说明出处及作者,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入驻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