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川普为什么能当美国总统?这个理由最重要

韦物主义 2018-02-12 18:52:37

韦物主义微信:weiwuzy

很多人不喜欢昨天刚刚入主白宫的第45任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因为他看起来很“不靠谱”。

韦物主义一位女性朋友说,“他看起来自带反派属性”,这位女性友人可以说代表了大多数人对川普的第一印象:情绪不稳定的直男,喜欢夸夸其谈,不重注个人形象的没品土豪(他是美国最大商业地产企业之一的CEO)。

我们来看看川普那些让人惊悚的言论:

在一次演讲中,特朗普这样说墨西哥移民:“墨西哥送来美国的人都不是最好的人,他们送来的都是问题人员。他们带来毒品,带来犯罪,他们是强奸犯。”

川普还喜欢黑中国,他说“上一次我们在贸易中打败中国是什么时候?他们总是干掉我们。”,“温室效应根本不存在,是中国针对美国发起的舆论战”。

最重要的是,上个月一段10年前川普与友人就餐闲谈的录音流出,川普说了很多与各种妹纸的暧昧,以及对女人的看法的言论,基本上就是直男癌的感觉。

但是,美国美国人民并不傻,川普能击败多年政客老江湖希拉里大婶,是有原因的。


美国政治这几十年被精英白左政客统治已久,以希拉里这样的精致政客为代表,张口闭口意识形态,以完美形象面向公众。但他们讲政治形态而不解决实际问题,长期被犹太人绑架利益(因为以色列陷入中东困局),用意识形态胜利而非结果去取得政绩:例如,奥巴马越过国会强行推动同性恋法案,以此为最大政绩之一——虽然韦物主义是支持同性恋自由的,但是这么强行推动的做法无疑破坏了美国大家默认的法律规则,美国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甚至还写了长文支出奥巴马践越法律(这位法官大人不反对同性恋,但觉得这种行为是用意识形态凌驾法律,让人担忧),纯粹政客嘴脸,在各种核心需解决的问题例如阿以中东战争,移民,经济方面毫无建树。

川普的出现,虽然粗鄙,但却像一个美国民众喜欢的西部牛仔,与天天讲“政治正确”的精致政客不同,政治精英们心里觉得移民、以色列是个问题,却不说,只说一些“他们是我们的盟友”、“世界和平”、“人人平等”等大话,只做大家喜欢的事,成为一个选票机器。

至于川普那些言论虽然惊悚,但是也像一种牢骚。就像前英国首相、二次世界大战盟军总指挥丘吉尔也说过一些奇葩言论,例如“日本人是黄种虱群”(Japanese are yellow lice)、“最好的反对民主的争论是跟普通选民交谈5分钟”(The best argument against democracy is a five-minute conversation with the average voter)。

我国两位伟大政治家也说过“土豆烧牛肉,吃了不许放屁”、“脱裤子放屁”。政治家不一定要是圣人,他们可以说脏话,表达情绪,关键是解决实际问题。

川普虽然黑中国,但他也说自己有中国的好友,“我和中国人相处得可好了。超级好,真的。”(I did very well with Chinese people. Very well. Believe me.)——有竞争,有合作才是真实中美关系,而不是非黑即白的冷战关系,川普没有像其他政治精英一样说一些台面话。

美国民众已厌倦政治“圣人”,而需要一个实干家。说脏话,狂放不羁是川普要和政客们表面“政治正确”划清界限,虽然他也不一定解决那些让美国人头疼的经济、局部战争泥潭问题,但起码他正视问题开始想办法。

就像美国硅谷投资教父Peter Thiel所说:“我不会支持虚伪的政党,他们只会让经济崩溃,政客里没有诚实的家伙,除了Donald Trump。我呼吁美国同胞们给川普(Donald Trump)投票。”


甚至有人说川普是美国的小平同志,因为他的政策明显在山寨小平的治国策略:

美国不要强行出头(韬光养晦)

美国将不会继续输出价值观(停止输出革命)

发展经济是第一要务(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发展生产力)

美国的制度不一定适合所有国家(世界各国应该找到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

美国国家利益第一,意识形态问题是次要的(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实现美利坚民族的伟大复兴)

川普曾在自己的Twitter(美国微博)上讽刺说:“政客们都是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Politicians are all talk and no action.)

----------

欢迎关注“韦物主义”(微信:weiwuzy),只分享3%处无处可寻的故事和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