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透过电影《将来的事》看中国的土特产“孝顺”

任丽的心灵空间 2018-06-19 12:47:30



 

面对已经老去的父母,或者渐渐老去的父母,怎么安放他们和我们的生活?我们也会渐渐老去,终有走向行将就木的那一天,我们又怎样安放那个颤颤巍巍面对生命终结的自己?

 

对一部分人来说就是现在的事,对另一部分人是或远或近将来的事。

 

人类经历了数千年的代际传递,这个问题好像是一个没有什么新鲜感的古老事件,先辈们世世代代积累的生命经验层出不穷。从身边最近的人、最近的事那些看得到摸得着的鲜活经历,到天边远方最远的人、最久的人的传说,对于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问题,他们都贡献了无数悲欢离合的丰富经验,可以让后人去甄别和选择。

 

按常理,现在的人大可不必为此苦恼、挣扎、探究,完全可以从前人浩渺如沧海的经验中选一粟就能适合自己。

 

但事情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当在电影《将来的事》中,女主娜塔莉最终把自己的母亲送进了养老院,老人从原来用不断寻机滋事来为自己的愿望发声,变得悄无声息、拒绝进食,很快在抑郁中身亡,人的复杂的情感可能会随着老人的离去被扰动。可能是面对自己与父母之间现在的事的感慨和冲击,也可能是对自己将来老去未来的事的迷茫和伤感。



 

中国上下五千年传承下来最经典的一个词就是“孝顺”,其中包含每个中国人都能心领神会的深厚含义。要放下自己很多内在和外在的需求,甚至牺牲自己的生活尽心尽力贴身服侍在年迈父母的身边,这是“孝”的圆满;父母特别是年迈父母要求做的事情无论在情理之中还是情理之外,都一定无条件地顺从照办,这是“顺”的到位,因为“世间无不是的父母”。

 

虽然也有“孝子贤孙谁见了”、“久病床前无孝子”的说法,但“孝顺”用它有点高不可攀的标准,把多少的中国好儿女钉在耻辱柱上,其中有来自自己内心的内疚、自责,也有来自外界的指责和质疑。

 

一句“你不孝顺!”可以击中很多中国人的软肋,会唤醒他们的不安与内疚,甚至是大逆不道的罪恶感:父母在世的时候没有用更多的时间陪伴左右,没有时常回家为他们捶捶背、听他们唠叨唠叨、没有在精神和物质上给予更好照顾......每一条都可能是鞭挞到中国人充满内疚的心。

 

按照中国人的道德标准,娜塔莉无疑是不孝的。她是独生女,母亲年轻时离异,独自把她抚养大,并把她培养成为中学的哲学老师。



 

而她母亲的晚年孤独、无助、抑郁,通过一次次的电话骚扰求救,告诉娜塔莉自己已经无法一个人独自生活,母亲也明确提出了希望搬去和娜塔莉一起住。面对母亲的种种表达,娜塔莉并不为之所动。母亲的多次肇事,只是促使她把老人的独居改为送养老院。

 

母亲被送走时,娜塔莉感受到母亲已经生无可恋,在离开家的时候母亲连陪伴了自己10年的老猫都没有问及。这让她把母亲留在养老院的当下,已经嗅到了死亡的味道,但她依然坚定地让母亲待在养老院里。果然娜塔莉的母亲很快就在孤独和绝望中离世。

 

影片中所展现的是娜塔莉对母亲离世的伤心和难过,其中所蕴含的伤感中更多的是接受命运必然的情愫,没有太浓烈的背负道德色彩的负疚。是不是可以解读为在娜塔莉的理解中,即使她们曾经血肉相连的母女,岁月也让她们已经渐渐分离成生命的独立体,彼此只能为各自的生命负责,而另一个人只能在力所能及中给予对方相应的支持和帮助,这才是人间正道。



 

娜塔莉代表的法国或者西方文化背景和我们中国的文化背景,养老观有着很大的差异。

 

中国文化中,宣扬的是把父母的利益置于自己本人利益之上的,比如“百行孝为先”一说。这个行为准则,在不同程度会和一个人人性中的固有的内在需要发生冲突,很多中国人在挣扎中总是不能让自己所做的和想象的样子相符。所以“孝顺”常常是高不可攀的魔手,让一代代的中国人带着集体的内疚感内敛、小心、自我贬低地活着。

 

而在西方文化中,是以自己本人的利益为先的。就像在西方发明的飞机上,会被告知在发生危险的时候,要先给自己带上氧气罩,再照顾身边的老人和孩子。可能每个中国人,第一次听到这个提示的时候,一定会在脑子里打几个转,才能把弯转过来。

 

因此娜塔莉会对母亲说:“我家里有丈夫和孩子,怎么可以接你过去同住?”言外之意就是你过去了,就会影响我自己的家庭生活,这是不可以的。

 

当丈夫离开她后,她依然没有接母亲同住。那时的她,自己的生活还在被抽空的不平衡状态,一个脆弱、依赖的母亲进入她的生活,只会把她的生活搞得更加混乱和支离玻碎。为了自我救赎,她只能用西方式的或者哲学家式的理性选择了送母亲去养老院,即使母亲可能已经徘徊在死亡边缘上,她还是毅然放下母亲转身离去。



 

这就引发了一个人类共同的思考,一个拥有生命的人,他的生命应该由谁来负责?是不是等年老了,就可以有理由推卸责任,把自己生命的责、权、利理所应当地加到另外的人身上,比如他曾经给予过生命的儿女,自己当甩手掌柜,然后就要求对方必须贡献出生命中最有质量的元素,消耗他们宝贵的生命力去喂养自己,这是生命链代际相传的良性运作吗?

 

试想一下,如果娜塔莉在离婚前把母亲接去同住,或者她离婚以后和母亲同住,母亲的生命可能会因为受到照顾而相对延长一段时间,但她的生命状态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她还会像影片结束的时候那样,生活开始有了新的秩序,内心也变得自信和有力量了?她还能够为过去的情感纠葛做一个清晰地了断,不再去寻求和依靠外界的支持和帮助,就可以自在地去面对身边的人和事情?

 

估计情况不会如此乐观,因为消耗对生命是一种掏空而不是充盈。

 

现在已经处在老年的父母,在和儿女相互依存的思想模式中固化,他们都很难挣脱传统文化的捆绑,让彼此成为独立的生命体、为各自的生命负责。

 

将来我们老去的时候,西方思想已经悄然渗透到中国人的意识中,我们再想用“孝顺”作为武器外包自己的生命,获得苟延残喘的生命的延伸,可能是越来越不可能的事情了。

 

我们就需要做好准备,让自己积蓄更多可以托起自己生命的力量,等到老得那一天,不管我们愿意或者不愿意,都只能把生命的责任永远留在自己手中,去接受生命离去的无奈、孤独和不舍。





作者:中学老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电影写作训练营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