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帅!来看看这5名河池"战狼"的异国维和故事~

寿乡河池 2018-04-15 09:48:26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中的河池队员授勋后合影(从左至右顺序韦飞龙、韦宏陶、韦德臣、马一隆、陈华武)


11月30日,联合国驻利比里亚特派团代表联合国,向中国第五支驻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全体队员授予联合国和平勋章,以表彰他们在利比里亚和平、稳定及国家重建中所作出的突出贡献。这支驻利维和警察防暴队是由广西公安边防总队独立组建,其中有5名河池铁血男儿。近日,记者有幸联系到远在利比里亚的5名河池籍队员,了解到他们维和期间的感人故事。


11月30日上午,联利团代表联合国向中国防暴队队员授予联合国和平勋章。





维和“战狼”多为90后






联利团警察总监西蒙·布拉切利为中国防暴队队员陈华武授勋。


能成为代表祖国履行维和使命的维和警察防暴队队员,自然不简单。5名河池籍队员都是从全区边防部队层层选拔出来的精英。他们中有1名80后和4名90后,年龄最大的韦德臣,今年33岁,是都安瑶族自治县人;年龄最小的是韦飞龙,年仅23岁,东兰县人;其他3名队员分别是来自大化瑶族自治县的马一隆、南丹县的陈华武和环江毛南族自治县的韦宏陶。


11月30日上午,联利团代表联合国向中国防暴队队员授予联合国和平勋章。


防暴队指挥中心行动官韦德臣向记者介绍,除了韦宏陶是战斗队员外,马一隆、陈华武、韦飞龙还是驾驶员兼战斗队员。他们自今年3月到利比里亚执行维和任务以来,克服重重困难,忠诚履行使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扎实工作,以精湛的专业素质、严明的纪律作风,参与并圆满完成武装联合长途巡逻、联合国驻地警卫、总统大选勤务安保、直升机长途护卫、要人警卫等重特大勤务,树立了中国维和警察和河池子弟兵的良好形象。





河池铁血男儿志在维和





“能够参与维和,既是职责所在又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梦想。”提起报名加入防暴队,5人几乎一致地说出各自的初衷。


今年3月,中国第五支驻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出征执行维和任务。


回想自己报名参队,年龄最小的韦飞龙笑言,多亏自己“先斩后奏”。2016年9月,当获知广西边防总队将独立组建赴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的消息后,韦飞龙几乎没有犹豫便报名了。可是,根据组织要求,报名不但需自愿,还得父母同意。自己是独生子,要得过父母这一关还得花些心思。果然不出所料,当韦飞龙打电话告知母亲想去非洲维和后,母亲当即生气地挂断电话。


第二天,韦飞龙再次拨通家里的电话。父亲刚接电话,韦飞龙就不由分说地把自己的想法和愿望告诉父亲。为了打消父亲的顾虑,他委婉地向父亲简述利比里亚的情况。听完儿子的倾诉,父亲迟疑了片刻,最终同意他报名参队。


韦宏陶参加维和选拔训练。


过了父母这一关,紧接着,他们面临着便是严格、残酷的选拔考试。经过拆卸枪支、作战、驾驶技术等方面的考核,他们从上千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2016年10月至2017年1月,他们随队至河北廊坊的中国维和培训中心进行为期3个月的专业培训,参加武器射击、警务技能、防暴战术、人群控制等6个模块58项科目的实战训练以及实兵实装模拟对抗演练。最终,以全员全科全优成绩顺利通过联合国甄选考核,正式成为第五支赴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队员。





环境艰苦:蚊子比子弹还可怕





中国第五支驻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任务区道路。


顺利的成为防暴队队员后,让他们既兴奋又有些彷徨。兴奋的是经过努力,终于能如愿成为防暴队的一员。仿徨的是这个距离祖国1万多公里、饱经战乱的西非国家到底是什么样的?


陈华武驾驶巡逻车。


3月11日,当他们踏上利比里亚土地的那一刻,眼前的一切仿佛给了他们答案。


韦宏陶(前)在执行日间巡逻任务。


“尽管出征前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可当飞机降落在首都蒙罗维亚罗伯茨国际机场时,看到舷窗外遍地断壁残垣,战争的阴霾似乎还笼罩着这个国家。走下舷梯,举目四望,满目沧夷,心情格外沉重。”回忆初到蒙罗维亚的情形,韦宏陶感慨地说。


马一隆在蒙罗维亚居民区执行武装巡逻任务。


韦宏陶说,其实,到达营区安顿下来后,真正的考验才开始,时差颠倒、水土不服,让我们有点吃不消。那时,正值当地旱季,几乎每天都是38℃的高温天气,但为了尽快投入工作中,大家努力克服身体的不适,斗烈日、战酷暑,每天全副武装训练不少于6小时。


韦飞龙执行营区警卫任务。


此外,营区艰苦的生活条件也给大家不小挑战。由于物资匮乏,集装箱移动板房成了队员们的“家”。在这个“家”里蚊帐是必备品,因为非洲的蚊子活动能力极强,而且是疟疾、黄热病等传染性疾病的传播者。一次,韦飞龙的腿部不小心被蚊子咬了一个大包,在给队医检查消毒后的一个多星期里,韦飞龙寝食难安,生怕自己染上病毒而不能正常工作。万幸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检测,韦飞龙没有被感染病毒。打那以后,大伙儿更重视防蚊,笑称蚊子比子弹还可怕。





把“南泥湾精神”带到异国他乡






马一隆参加防暴队日常训练。


战后的蒙罗维亚环境恶劣,加之气候条件特殊,除了旱季就是雨季,队员们首要解决的是生活问题。由于市政基础设施落后,供水管道频出故障,防暴队驻扎的营区经常停水,最近的水站距离营区也有60公里。且交通拥堵、路况复杂,拉水来回一趟得4、5个小时。停水期间,队里安排2辆水罐车去拉水,一辆车可以装10吨水,拉回的20吨水要供140个人用一天。


马一隆荣获联利团“安全驾驶员”称号。


除了用水难,吃也是一个大问题。虽然联合国会补给冷冻的肉制品,但是绿叶蔬菜十分缺乏。于是,大伙儿只能在贫瘠的土地上,搭建蔬菜大棚,在棚里种植小白菜、油麦菜等蔬菜,开辟菜园。勤务间隙,队员们挖陇打畦、播种育苗。在营区里能吃上自种的蔬菜,虽少了些家乡的味道,但却多了一份大家庭的温暖。


韦宏陶走访当地社区。


如今的蒙罗维亚依稀可以看到战乱的痕迹,然而,防暴队却在乱石中搭起生态养殖场,修整了观光广场和战备码头……这背后无不凝聚着队员们的艰辛与汗水。





中国“蓝盔”践行大国担当





韦德臣巡逻途中,步行通过危木桥。


当前,利比里亚正处于战后恢复时期,防暴队队员身负重任,不仅要开展武装巡逻、突发性事件处置,还要培训当地警察、加强中非文化交流等任务。据了解,自3月份进入任务区以来,防暴队先后完成各类勤务574批次、出动警力6712人次,为利比里亚和平稳定提供了有力保障。驻守蒙罗维亚,复杂的政治背景和社会环境使得队员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实战考验,每迈出一步都经历无法想象的困难,但5位河池籍队员,却无惧困难、沉着应对,圆满完成各项任务。


韦飞龙在乌克兰驻利比里亚飞行大队直升机护卫训练。


武装巡逻,就是其中一项有挑战性的工作。每一次巡逻,队员们除身带10多公斤的装备和枪支,还得时刻保持高度警惕,以应对有可能发生的紧急状况。一次武装巡逻发生的“意外”,就令韦宏陶印象深刻。


韦飞龙在营区警卫验枪。


韦宏陶说,那次巡逻,车辆一路颠簸,很快就到达考德维尔社区。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路边一名黑人男子面目狰狞地望着巡逻车队,突然,他抓起一个物体朝1号车前挡风玻璃砸去。“小心有人袭击车队,各车加速前进!”对讲机里传来车长急促的指令声。车内气氛顿时凝固起来,演练中应对袭击的各种画面瞬间从脑海冒出,大伙儿神经紧绷,驾驶员听从指令猛踩油门加速通过了事发路段。


韦德臣参加直升机护卫训练。


路过危险路段后,经检查发现“袭击者”投掷的不明物体是一块抹布,大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因为根据联合国武力使用原则,维和警察任何时候必须最低限度使用武力,鉴于此次事件对我方人员没有造成伤害,车队直接驶离该路段。


中国第五支驻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队员在驻利比里亚巴基斯坦二级医院学习。


除了巡逻,他们还积极参加队里的走访、交流活动,深入了解当地治安形势、社情民意和疾病防控等情况。“当巡逻队员穿越浓密的丛林,越过冲毁的桥梁,将食品、医疗防疫用品等物资送到当地贫困群众的手中时,从他们的眼里看到了对中国维和警察投来的敬意和感激。同时,我们也深感和平的可贵!”韦飞龙沉着地说。


中国第五支驻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队员与尼日利亚防暴队联合训练后合影。


2018年初,5名队员将结束一年的维和任务回到祖国。届时,随着联合国驻利比里亚特派团的裁撤,该防暴队将是我国派遣至利比里亚的最后一支维和队伍。对于未来,5人纷纷笑言还没有想好,却默契的有着同一个梦想:如果祖国需要,无论前方有多危险,定会听从祖国的召唤,我们将义无反顾!



内容来源:河池日报(版权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值班编辑: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