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闲来无事漫游巴马长寿村

广西巴马旅游 2021-06-07 16:55:36


巴马村村口

我对巴马这个地方,殊无良好印象。首先,这里没有丝毫的钟灵毓秀之气,虽然后面有山,也是寻常平庸凡俗之山,前头有水,也是寡淡无味平荡之水,找不到那种仙风道骨的感觉。从巴马村出来之后,有群友说,生活在这个地方,你就是命再长,又有什么意思呢?你的一天,一年,十年都是过着同样无趣乏味的生活。反不如我们这样,到处跑跑看看,即使活得短一些,也生动自在。我当然不是很同意他的这种看法,因为每个人对于有趣的感受和认知是不一样的,这正好比一位美女看美女与一位帅哥看美女,他们的兴趣点会很不相同。又好比你看你老婆和别人看你老婆,又好比你看你家里的一件物什和别人看你家里的一件物什。情感是不一样的。

       就像后来看到的那位活了110岁的老太太,白天她无聊而且冷漠地坐在那里摆泼式,和你们照相,收受红包,你知道收工回家,她看到她的儿子孙子重孙玄孙,然后给他们分发这些红包时候会是什么表情?这正如庄子说,人和鸟和鱼和麋鹿,哪个知道真正的美貌是什么(他用的词叫“正色”)?他说,毛嫱和骊姬,人认为她们是最美丽的女人,但是,“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麋鹿见之而决骤”,他说,“四者孰知正色?”我们的群友和那位110老太,二者孰知趣味?所以我不很同意他的看法。

       之所以说“不很同意”,说明还是有犹豫的地方,有修正主义的地方。我的意思是说,我不认为她这样生活是绝对无趣的,甚或在她看来也许是非常有趣和有意义的。但是,我不会选择以长寿为代价来换取她那样的生活。假使她是一个人,也许我就是一头麋鹿,如此而已。写到这里,发现庄子这个人很狡猾,也很无良。比如庄子和他的老对手惠子游于濠梁,庄子对惠子说,你看这些鱼,好好快乐耶。惠子挑刺说,你又不是鱼,怎么会知道鱼是快乐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反击说,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他上回说鱼和人是没法沟通的,这回说,人和鱼又是可以沟通的。完全没有学术道德可言。我看他就是一个先秦的于丹,一个大言炎炎的百家讲坛超男。

       顺便说,这个“濠梁”的“梁”,很多语文老师会把它讲错,说是桥梁。其实它是鱼梁,大致上相当于在河上做的一道拦水坝,用来打鱼的。《诗经·邶风·谷风》中,弃妇对想象中的新人说:“毋逝我梁,无发我笱”,意思是说,你不要弄坏了我的拦鱼的坝,不要弄乱了我捕鱼的鱼篓。表达了她对于丈夫,对于家庭的深深的留念,不愿意分手。江淹的《别赋》中说,“至于一赴绝国,讵相见期,视乔木兮故里,决北梁兮永辞。”这里的北梁讲的也是鱼梁。一个成年人,可以和家乡告别,可以和自己生产生活的场景告别,断不会想到和一座桥告别。除非这座桥对他有特别的意义。但这种意义却只能是个别的,而非普适性的。


       巴马村也有一道“梁”,不过它毫无意义,只是做来吸引游人往来河水两边。另外,它也还有一座桥梁,是一座软桥,也就是我们说的索桥。我觉得这座软桥有些哗众取宠,它的两边离岸不远,各有一座桥柱,但是中间很长一段是没有依凭的。这样,当你走上软桥,先头还可以适应,于是放心地往中间走。一旦走到中间,它的晃动幅度便开始增大,大到一般的女人会尖叫起来,手足无措,有深切的危险感。我当然不会害怕这座桥现在就会翻转过来甚至断掉,但是,它是一个村庄做的桥,安全系数一定非常低,总有一天它会出事。虽然桥下水不深,流不急,但摔一下毕竟是很不好受的事情。


       这里沿街都是售卖各种保健品,食品的,打的就是长寿牌。和老人拍照也在一个规定的地方,楼上是一位年龄更大的男人,楼下就是我说的那位老太太。老太太好像有点不快乐似的,你和她照相,她的态度很冷漠,甚至有些抗拒,我觉得很不能理解。也许是前面的人得罪她了吧,有的人不给红包就上去拍照。据说来了两个电视记者在楼上采访,也不知道是哪个级别的电视台。我向不关注这些事件。街面上还有烤香猪,非常贵,记得好像一斤烤熟的香猪,价格在一百八十元到二百元元左右吧。我常以小人之心来揣度这个事情,认为就是寻常的小猪,哪里就是所谓的香猪了。

       最后说到上厕所的事情,这里的公厕收费一元,自己投币。看到一位群友去上厕所,翻遍全身没找到零钱,我正准备上去做点贡献,没承想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包,拆开,掏出来,正好一元钱。扔了红包上厕所去了,这才知道原来还有送一元钱红包来和百岁老人合影的。我们进入巴马村并不深入,应该只在村头晃了晃,不知道村子里头是不是真有缥缈的山头和弯曲的小河流以及山头上白墙黑瓦的小屋。我草草看了一眼,觉得这个地方没有太大的纵深,里外应当差不多,这才放弃了往村里走。村头有一座桥,叫弄劳大桥。劳字写得看不清楚,好多群友问我这个是什么字,我竟不敢回答。

好了,发图片吧,手机片,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