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克观悦读丨美学者:美国正走向自杀 中国将重建"朝贡"体系

樊登读书会云南分会 2018-02-12 14:57:40


 美国正走向自杀  中国将重建“朝贡”体系

中美两国近日在南海持续爆发冲突。有关中国和美国各自的命运:谁来继续统治这个世界?谁来承载人类文明的下一个重担?两大巨头是媾和还是相争?各种言论尘嚣日上。中国曾领先世界千年,创建的“华夏—周边朝贡”体系,曾经在东方盛行已久。中国的逐渐强大,是否会世界范围内重建“朝贡”?始终使大洋彼岸的美国学者充满疑惑。

在美国学者迪内希-德-索萨看来,美国毫无疑问在走向衰落。然而衰落并不代表崩溃,也许衰落中的生活依然井然有序,而崩溃却有可能在任何一天忽然降临——像曾经强大的苏联那样。在作者看来,奥巴马是一个美国的“掘墓者”。在这样领袖的带领之下,美国正在自己杀死自己。

(白头鹰是美国精神所在)


我们早已习惯于这个世界是西方式的,甚至是美国式的,可我们不知道,如果不是这样,它会是什么样的。(马丁•雅克 《当中国统治世界》)

美国不可能永远引领世界,伴随着其他大国的崛起,美国时代终将结束。也许政府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要做的,或许只是延缓这场终结的到来。如果没有美国,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苏联衰落了几十年,却在短短几年间崩溃了:衰落不一定预示崩溃

后美国时代的到来会令人深感震惊。而令人震惊的并非它的到来,而是它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曾听欧文•克里斯托尔说:“西方文明是在衰落,但这种衰落会慢慢地发生,在此期间我们会活得很好。”我认为他在他那个时代说得没错,可他现在已经过世。衰落的发生并不总是缓慢的,有时候它来得非常快,这就被称为崩溃。1929 年的崩溃结束了兴旺的20 世纪20 年代。投资客靠从卖报纸的男孩那得到股市消息大赚一笔,这种故事象征着繁荣兴旺,但在大跌的股市中失去了一切的人跳楼自杀的故事则结束了这种繁荣。我们希望自己的衰落,就如同我们国家的衰落,能慢慢发生,这样我们就能适应它,但生活并非总是如此。

苏联衰落了几十年,但其崩溃来得非常突然,只用了短短几年。1989 年,柏林墙被推翻,一波解体的动荡跨过东欧进入苏联;1991 年,苏联共产党自行解散,苏共政权消失了。美国的衰落也许会是缓慢的,会经历一段时间,可能要过50 年,但也可能会很快。我希望美国能以前一种方式衰落,但我估计以后一种方式衰落的可能性更大。这种前景不仅令我感到惊恐,也让我体会到了一种责任感。我不希望我们成为目睹美国时代终结的一代。

与美国时代终结相对应的是东方的崛起。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种崛起是一种恢复。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亚洲统治着世界。从公元5 世纪左右罗马帝国崩溃开始,直到1750 年左右,中国和印度一直是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的文明。公元8 世纪前后,伊斯兰文明加入其中,仍属于东方文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之为中东。这些亚洲大国主宰着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约占全球的3/4,而欧洲相对落后,只占全球GDP 的10%。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西方国家主导着这个世界,我们将这段时期称为西方时代,这其中最后的半个世纪是美国时代。

与受过教育的非西方人士交谈,他们认为西方时代已然结束,他们最常说的一句话是:“美国之后……”在国外,关于美国是否会垮掉的争论并未结束,但谁会替代美国呢?主要候选者是俄罗斯、巴西、印度和中国,但最被看好的是中国。

我成长在一个西方国家的地位和优势不可动摇的时代,美国的学校称之为“欧洲中心论”。对我这个孟买街头的小学生来说,其确定性似乎并不亚于万有引力定律。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使得西方人似乎更加出众,而我们则深感自卑。我们的自卑并非因为种族歧视——印度独立后,这里已没有白人围绕在种族主义者身边。西方的主导地位使我们的自尊心受到伤害,因为我们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某些东西是我们没有的。他们的国家发号施令,我们却不能。他们的生活和决定从某种程度上对整个世界深具影响,而我们则无法做到。尽管他们最初是靠征服才成为了统治者,但他们显然是凭借自身的发展,才获得了征服其他人的力量。换句话说,他们在实施征服前就已经比其他人更强大。

经过研究,我们意识到,西方力量以及目前美国的霸权,真正的来源是他们的经济实力。美国真正的力量并不是她可以摧毁其他任何国家的强大武力,也不是令人欣羡的美国文化。美国的军事、政治和文化实力都来自她的富裕。美国的财富使她能够具备比其他国家更为先进的军事力量。同样,财富使美国人显得自信而具创造力,这就是美国文化散发出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个性和成功的魅力)的原因所在。

我现在认识到,如果美国衰落,不仅美国人相对于其他国家人的生活水准会下降,还会使美国的决定在这个世界上不再重要,美国的习俗和美国的文化会变得越来越边缘化,越来越无关紧要。想想美国人看待墨西哥的方式,那几乎是一种蔑视。而我们日后也将被别人这般看待。当然了,许多受过教育的非西方人士现在就是这样看待我们的。世界的重心已经从西方转移到东方,这种发现令我深感惊讶。


中国的崛起是另一个美国故事:不是通过征服,而是通过财富积累

东方的崛起,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另一个美国成功的故事。美国缔造者们当初的意图是创造一个新规则,不仅仅是为美国人,也是为了全世界。这就是为普通人谋求福祉的“1776 年规则”,这个规则在美国被创造出来,但它绝不是一个只为美国人谋求福祉的规则。美国例外论总是与美国普世主义联系在一起。这就是为何《独立宣言》没有说“所有美国人”,而是说“所有人”的原因。美国希望见到其他国家在世界上崛起,但她希望看到他们的崛起不是通过征服,而是通过财富的积累。中国和印度的崛起就是源于财富积累,他们跟美国这个老师学得非常好。

现在,和美国一样,中国的经济实力将转化为军事力量,最终将转化成文化实力。这似乎很难相信,但中国的汽车、时装、音乐和食物都将风靡起来。这些变化不是中国人通过征服而实现的,而是通过创造财富。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正享受着成功的果实,而印度稍逊一筹。总之,我为自己能见到这些成功而感到高兴。中国人和印度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1776 年精神”。


中国代表着“非西化的现代化”:不针对技术 仅针对价值观

印度人和巴西人等只能乖乖地点头赞同。但现在,盛行于亚洲、非洲和南美洲的口头禅是“非西化的现代化”。“西化”这个词在这里意味着进步主义。东方国家无意拒绝西方的技术或西方的经济结构,但他们越来越抗拒西方的价值观。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抗拒的不是1776 年的价值观,而是1968 年的价值观。东方国家不想见到道德沦丧、家庭破裂以及与美国和西方国家相关的流行文化的污言秽语。其实,这不是美国的特征,而是进步主义的特征。亚洲人赞同美国的保守派:他们排斥进步主义,并希望尽可能地将其摒弃于社会之外。“我们有健康的家庭和健康的社区,”一个印度人对我说道,“我们为何要引入那些垃圾?”曾几何时,东方国家希望实现现代化和西方化。后来,他们希望实现现代化,也不介意被西化。现在,他们依然希望实现现代化,但不想被西化。

在西方人看来,亚洲占据统治地位造成的真正冲击在于,美国不再掌控这个世界后,她会变得多么不同。我们的历史,我们的地图,我们的时代和地域感都必须改变。现在,我们的历史书上谈及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但这些战争并不是真正的世界大战,它们只是欧洲的内战。从现在起,这些战争如何能被牢记一个世纪?我对此感到怀疑,日本参战的经历会被单独处理,并获得更大的重视。我们已习惯了地图将欧洲放在世界中心,中国则位于边缘处,但中国人更喜欢将中国放在中心位置的地图。耶稣会传教士在16 世纪踏上中国的土地时,被中国的地图逗乐了。那是欧洲扩张时代的开始。但在一个中国占据统治地位的时代,中国将处于地图的中央,欧洲和美洲位于边缘,这对每个人(不仅仅是中国人)都有一种特殊的意义。这种地图反映了现实。在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里,我们的整个概念工具不得不发生改变。

许多美国人知道,一个以中国为主导的世界正在到来,但他们认为中国人看上去是东方人,可思维模式却像美国人。这种看法体现了美国人的种族优越感和短视。如果我们看看中国作为一流强国时的世界,我们就能对一个以中国为主导的世界有所了解。这就是马丁•雅克在近期的新书《当中国统治世界:中国的崛起和西方世界的衰落》中提出的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主题。作为一名见多识广的学者,雅克大部分的成年时光都在东方度过,他的著作深入中国历史和中国人内心深处。这些人都很独特,他们打算以自己的方式处理全球事务。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不是美国人,他们的做事方式也与美国人不同。

尽管如此,中国今天的某些方面还是让我想到美国曾经采用过的方式。雅克引用了中国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高瑞泉的话:“中国就像个非常渴望成为成年人的青少年。他看见了目标,并希望尽快实现。他总是表现得比自己的实际年龄更成熟,但总是忘记自己的现实情况。”高瑞泉教授这番话是一种批评,或者说是自我批评。但这其中混合了兴奋、期待和信心,我从这种态度中看到了1776 年精神——当年,托克维尔也曾在美国记录下同样的精神。最大的问题是,这种精神现在在哪里?它可以在中国、印度以及其他地方被找到,但在美国的什么地方能被找到呢?

我会重谈这个问题。但现在,我想说说雅克的看法。雅克指出,中国人“会以文化和种族为基础,对世界进行分级、分类,这种观点根深蒂固”。中国人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点很可能实现)“这个世界按照中国人的想象重新构建文化和种族秩序”。中国衰落时,他们接受这种事实,自卑地忍受着他们的文化和种族;中国崛起时,他们将坚持其文化和种族的优越性。中国人会要求以他们的货币,而非我们的货币,作为全球的货币。他们还将推动汉语取代英语,成为全球通用语言。但这些都是小变化,雅克所说的要比这大得多。


奥巴马是葬送美国之人 中国会重新建立“朝贡体系”

从历史上看,中国并未寻求征服其他国家,而是将某些国家纳为附属国,这些国家认识到中国的优势地位,并为此纳贡。雅克预计,中国人会重新建立这种秩序。通过创造财富,印度人、巴西人和俄罗斯人正变得越来越富裕,越来越强大。尽管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将创造财富视为获得权力的一种方式,但他们从未放弃获取权力的另一种方式:征服。事实上,他们将创造财富视为增强军事实力的一种方式,再通过使用武力征服,获得更多的财富。设想一下,如果我们发现了一颗新的星球,拥有丰富的矿产和能源,但那里居住着爱好和平的外星人。征服他们,夺走属于他们的东西,美国会认为这种做法正确吗?不会,因为我们已不再持有征服理念。但其他国家的人会这样做,这就是世界仍需要美国的原因所在。财富应该通过发明和贸易获得,而不是通过夺取,我们依然是这一理念的捍卫者。

在保持领导地位和实力方面,没人否认美国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奥巴马政府和进步主义者的做法只能被视作荒诞不经。我想说的是,他们就像泰坦尼克号沉没时仍在演奏的小提琴家。在这幅画面中,奥巴马就是个奇特的指挥家,沉溺于他的乐曲中,而忽略了身边更重要的现实。当然,这个比喻对泰坦尼克号上的音乐家们来说是不公平的。他们的行为完全出于理智,他们知道船只正在下沉,但他们除了演奏,什么也做不了。所以,他们勇敢地决定继续演奏,尽自己的所能让其他人能够振作些。但就美国的情况而言,我们能做的事情很多,可奥巴马似乎什么也不愿意做。我不是说他对全球的现实情况一无所知,相反,他对此非常清楚。从进步主义的观点看,他的行为也很理智。

如果我们将泰坦尼克号视为美国时代的象征,那么,奥巴马希望的是这艘船快点沉没。奥巴马是美国衰落的促进者,进步主义则是美国自杀的意识形态。这里有一种办法能看清奥巴马和进步主义者正在干什么。设想一下,他们正率领着一支保持50 年不败纪录的篮球队。我们聘请他们为教练是为了让球队继续取得胜利,可他们却打算确保球队输掉。他们这样做并非因为他们讨厌这支球队,而是觉得这支球队赢得那么多场胜利是错误的。他们认为,这支球队拥有长长的获胜记录是基于“剥削”,如果我们这支球队不再具有统治地位,这对每个人来说都会更好些。

如果我们有这样一个教练组,毫无疑问,我们会请他们下课。我们会扪心自问,当初为何要聘请他们。尽管我们目前有这样一个教练,但衰落并非不可避免,而是有选择余地的。我们不必让奥巴马和进步主义分子带着我们没落。我们当然也不必再聘请一个像奥巴马这样的教练。难道我们希望生活在一个不再重要的国家,在这个国家里,美国梦成了微不足道、日益式微的东西;在这个国家里,痛苦的抱怨替代了她在世界上真正的影响力;在这个国家里,我们已无法再期待我们的孩子能比我们过得更好吗?希腊人、土耳其人、法国人和英国人都曾拥有过伟大的国家,但这些国家现在已不再重要,尽管他们有时间调整自己的心态,但挫败感依然呈现在他们脸上。如果你一直都感觉无关紧要,那么这种“不再重要”并不那么糟糕;但如果你曾经领导过这个世界,现在却变得“不再重要”,那么这种创伤就会在你的精神上留下永不磨灭的疤痕。


我祈祷这种事不会发生在美国头上,从而削弱这个国家的乐观主义,一代人以前,我来到这里时还曾见到过这种乐观主义。我们面临的危机其实也是一种机遇,但我们不能拖延,拖延会使这危机变得不可收拾。然后,失败的不仅仅是我们自己,我们的孩子也将遭受失败。我们还会使美国没落,可我们本来是可以挽救她的。

事实上,美国目前面临的情况在过去的历史上只出现过寥寥几次。这是一种罕见的时刻:美国的未来悬而未决,而美国人完全可以对此做些什么。这种情况在1776 年发生过,当时的美国人必须决定,是建立一个新国家呢,还是继续生活在英国人的统治下。这是创建美国的危机。1860 年,这种情况再度出现,美国人不得不决定,是继续保留联盟呢,还是将其解散。这是保存美国的一场危机。现在我们必须选择,是该保护美国时代并维护美国在世界上的榜样作用,还是任由国内外的反对者把我们打垮。这是复兴美国的一场危机。

无论我们喜欢与否,这是世界历史上的美国时刻。美国时代已无法无限期延续下去,但它还能持续很长一段时间。1776 年精神扎根于世界各地,这种情况的发生,有些是我们主导的,有些则不是。在过去的几次危机中,一些伟大的美国人表现出他们的领导能力,普通美国人则展现出他们的决心和英勇气概,他们共同证明了美国实验的正确性。所以,我们的传统是什么?是继续让美国的旗帜飘扬,还是屈从于进步主义分子的自我毁灭,呜咽着没落下去?我相信我们能够胜任复兴美国的重任。但无论如何,这都是我们命运的转折,历史将基于我们的表现对我们作出评判。衰落是有选择余地的,自由亦是如此。作为美国人,让我们下定决心将自由作为我们的选择。

作者简介:迪内希-德-索萨是一位有着25年研究经验的学者和公共知识分子,曾在里根时代任白宫政策分析师。索萨曾先后于美国企业研究院和斯坦福大学的胡佛研究院出任研究员,并于2010~2012年担任纽约国王学院的校长。索萨通过多本著作成为公共政策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亚裔美国人。他被《纽约时报》评为美国最具影响力的保守派思想家之一。


本文摘自《一个国家的自杀》。


购卡入会    精华悦读

购卡热线:(0871)65727233,18988417021

购卡地点:昆明市拓东路47号亚太会计大楼2楼208室


一个有助谈资的二维码

长按识别二维码,成为会员更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了解樊登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