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顺风观察】这张照片告诉大家:我们曾经失去过宝贵的自由,也希望大家更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

顺风逆流 2020-09-17 13:40:15


监狱合影照


古人云:人生何处不相逢!今天晚上,我和一个已经失联22年的“战友”突然接上头了。他姓向,怀化芷江人,我比他大两岁。接头的工具是手机,我们互加微信好友。第一次电话是他从怀化芷江打到邵东来的,我们讲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又用语音聊天,也将近半个小时。在语音中,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透露我们有一张合影照片的事,问我想不想看一下。我不敢相信,因为我完全失去了这一个记忆。我让他马上把合影照片传过来,于是他就真的传过来了。今夜的话题,就从这张发黄的照片说起吧。


照片上这5个男人,我在其中之一。其他4个,除了一个名叫姚某的湘阴人,尚无法与他取得联系之外,我与其中3个人,今年已经全都接上了头。我必须说实话,照片上的我们,当时是在衡阳市省二监狱服刑。在监狱中,我们被干部称作“犯人”;在大墙外,我们被社会称作“囚犯”;在当时的新闻媒体和文学作品中,我们被统一称作“失足青年”。没错,那时我们的确属于青年,因为我们的年龄还只有20多岁。我21岁进入邵东收容所,22岁进入衡阳看守所,23岁进入衡阳市省二监服刑,27岁获得假释自由。


在我们中,我是第一个获得自由的人。后来,他们陆陆续续也获得了宝贵的自由。根据照片,请允许我介绍他们的情况。坐在第一排最前面的这个是姚某,湖南湘阴人,罪名、刑期未知。他分在监狱教育科改造,他的任务是监督犯人文化课考试及考核,但后来与他失联了,没必要啰嗦。第一排第二个就是我,罪名:流氓罪后变成抢劫罪,刑期11年。(本来是去帮朋友打架,后来变成了抢钱。)第一排第三个是孙某某,衡阳人,罪名:流氓罪(打架斗殴),刑期15年。孙的父亲是衡阳某高校一位教授,可能受其父亲的遗传,孙擅长诗歌和散文写作。第二排靠右边这个是赵某某,常德人,罪名:流氓罪(打架斗殴),刑期死缓。第二排最左边这个名叫向某某,怀化芷江人,流氓罪(打架斗殴),刑期无期徒刑。除向某某外,我和孙某某、赵某某、姚某某都属于教育科犯人教师,分配在不同的车间改造,我们主要接受思想改造,一般不参加劳动改造。除非赶生产任务,需要犯人突击加班加点,偶尔进车间体验劳动的滋味。我们5个人有一个共同的爱好:爱好文学,也有一个共同的罪名:流氓罪。


在这里,我先给大家解释什么叫做流氓罪。流氓罪是指公然藐视国家法纪和社会公德、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破坏公共秩序以及其他情节恶劣的行为。是1979年颁布的中国刑法第160条(归入第六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规定的一种罪行。流氓罪严重危害社会治安,具有很大腐蚀性和扩散性,属于刑法重点打击范围。1983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规定了6种提高量刑幅度的犯罪,流氓罪列于首位。流氓罪好比一个框,凡是在单位表现不好、打过架、骂过领导、谈恋爱闹分手、偷看女人洗澡、看电影摸过女人的奶子或臀部,都可以按流氓罪抓起来,直至被枪毙。这个框好比深渊,一旦掉进去就很难出来。中国近代最有名的流氓叫迟志强。如果拿今天的陈冠希比昨天的迟志强,你会觉得迟志强有罪吗?如果拿今天的王宝强经纪人宋喆比昨天的迟志强,迟志强只配两个字:冤枉!长话短说,下面我简单讲讲我们的经历。


孙某某比我后两年出狱,起初在广州、深圳打工,后来从事户外旅游,业务遍及全国各地旅游景点,尤其擅长开发处女景点。他在衡阳,几乎无人不识,无人不晓。他不仅当导游,还有一手绝活:腌制鸡爪。冬天,尤其在春节前后,衡阳人位吃上孙某的鸡爪,愿意微信排号等上几天。据孙某说,教他绝活的师父是李宗仁的私人厨师。文革中,李宗仁的私人厨师被下放到衡阳某高校食堂劳动改造,受很多人的歧视,甚至批斗。只有孙教授(孙某的父亲)对厨师特别关照。李宗仁逝世以后,厨师继续留在学校食堂工作。出于报恩之心,厨师受孙教授之托,把绝活传给孙某某。而孙教授和厨师的想法,就是让孙某某学得一技之长,今后不至于失业。其实,孙某某不可能失业。因为他头脑灵活,不仅善于导游,对诗歌、散文、摄影也有数十年的功夫,因种种原因,鲜为人知。孙某某有一个单纯的妻子,年龄比他小15岁,在衡阳某高校食堂担任主管,独生子正念高中,幸福来之不易。


赵某某是常德人,老婆却是衡阳西渡人,他们相遇,属于上天安排:在别人眼里,实在难以相信。因为,他们相遇的地方不在自由世界,而是在监狱的接见室里面。有一次,赵某目受干部指示,站在旁边监督本车间犯人接见。这时候突然从门外进来两个漂亮的女孩,原来她们是好朋友(今天叫做闺蜜),一起来自衡阳西渡镇。其中一个陪另一个到这里来和自己的哥哥接见。在接见的过程中,赵某某和那个陪同接见的女孩聊了几句话,竟然一见钟情。赵某某很喜欢写小说,后来每写一篇小说,就交给从接见室认识的女朋友带出去,要她给文学杂志社投稿。可是,很遗憾,也很幸运,赵某某没有征服杂志社的编辑,却征服了对他一见钟情的女邮递员。赵某某从死缓改为无期徒刑,再从无期改为有期徒刑,最终服刑13年,才从衡阳耒阳新生煤矿获得假释机会。(因需要大批囚犯下井挖煤,新生煤矿从省二监调走一批犯人。)据赵某某说,耒阳新生煤矿其实是个死亡煤矿,异常恐怖,他几次差点死在井下。不过,多亏文学和爱情,拯救了他的生命。出狱后,赵某某选择留在衡阳西渡,和等了他将近10之久的“女邮递员”结为夫妻。如今,赵某某在某私营企业担任主管,妻子在县城同时经营一个服装店和一个美容店,收入可观。赵某某有两个可爱的孩子,生活悠闲稳定。


向某某因身体原因从监狱保外就医,合影照片来自向某某手中,很符合他的性格。在监狱的时候,我和向某住在同一栋楼,我在二楼,他在一楼,经常可以见面。向某某很讲义气,也很重感情,从他写的小说中我早已知道。向某某出狱后,我们一直没有联系,可他一直在找我。我出狱之后,先随大哥到珠海过上漂泊不定的生活,后随大哥返回湖南,在长沙开公司,大哥的确发了财,而我只是跟着大哥做点事情,并没有发起财。大哥发财后,又重新回到珠海办企业,因金融危机企业倒闭。我拿出仅有的一点资金,和妻子带着女儿一起,来到广西河池做起保健品批发零售生意。那些年,我全家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直到2001年才结束,回到邵东开店子谋生。据说,向某某这些年在本地搞房地产开发,妻子比他小16岁 ,孩子才出生一年多。今天晚上,向某某通过微信和我语音聊天,希望我们到芷江聚一聚。我当然愿意,毕竟我们曾经是“战友”,何况爱好相似,命运也相似。我写这篇文章,不仅想告诉大家,我们曾经失去过宝贵的自由,也希望大家更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



微信公众号sfnl1965竭诚为您服务。扫一扫下方二维码,点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