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不吃早饭要变胖?我们对早饭的敬畏原来是场营销

最天下 2021-06-07 09:30:37



凯洛格认为诸如玉米片之类的清淡健康食品可以防止手淫。


直到现在,人们通常还是把早餐视为一天中最重要的一餐。


我们总是习惯性地将各种疾病都归咎于没有好好坐下来吃一顿“完整的早餐”。但此前的研究已经证明,不吃早餐——不管是煎蛋还是麦片,不会导致体重增加、让你出现健康问题或者状态不佳。


#编者注:2014年8月,发表在《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吃不吃早餐对体重和身体状况都没有太大影响。阿拉巴马大学的研究人员对300名志愿者进行了试验,随机让部分人在16周内不吃早餐。16周后检查发现,志愿者的体重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最大的变化只在0.9斤左右。


另一组来自英国巴斯大学的研究人员对33名志愿者的静息代谢率、血糖和胆固醇水平进行了测量。研究者随机选择了部分志愿者让他们保持6周不吃早餐,6周后发现志愿者的三项指标并没有发生太大浮动。


需要注意的是,这两项试验仅对短期影响进行了研究。


我们对早餐的敬畏实际上是近代才出现的。


在19世纪晚期以前的美国,早餐并没有任何特别重要之处。但这样的情况后来却被一小群宗教狂热分子和麦片、培根厂商的说客给改变了。


《一日三餐:美洲膳食的发明》(Three Squares: The Invention of the American Meal)一书的作者艾比盖尔·卡罗尔(Abigail Carroll)称,在过去,早饭吃什么并没有固定的食谱。人们都是拿现成的东西当早餐,通常吃的是前一晚剩下的食物。


到了1800年代后,被美国人视作“农夫的早餐”开始出现在餐桌上。


《早餐简史》(Breakfast: A History)一书的作者希瑟·阿恩特·安德森(Heather Arndt Anderson)称,鸡蛋一直都是受欢迎的早餐食品。


早上母鸡下完蛋之后,每家每户可以很快制作出简单的鸡蛋早餐。不用当天屠宰但易保存的肉类也是早餐的选择之一。


安德森指出,鸡肉从来不会出现在早餐桌上,因为没有人早上一起来就杀鸡。但是提前宰好的猪肉被做成腌肉之后却能直接上桌。


不过到了19世纪末,人们开始担心消化不良的问题。


这是由于工业革命的到来使劳动者从农田转移到了工厂和办公室,人们开始长时间坐在室内或者站在同一个地方。早期重口味的农夫式早餐被认为是导致消化不良的罪魁祸首,大家转而推崇更清淡的早餐。


此时的美国出现了一股追求健康生活的风潮。就在这期间,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Seventh-day Adventist)信徒所建立的疗养院里,早餐谷类食品开始出现。


这些宗教健康专家设立了疗养院,倡导人们通过吃素食和全麦食品来预防疾病。詹姆斯·卡莱布·杰克逊(James Caleb Jackson)发明的世界上第一款麦片,以及约翰·哈维·凯洛格(John Harvey Kellogg)所创立的谷物早餐品牌家乐氏(Kellogg's),都是在这些疗养院里诞生的。


杰克逊是一名传教士,凯洛格则是一名将手淫视为最大罪恶的宗教人士。凯洛格认为诸如玉米片之类的清淡健康食品可以防止手淫。


杰克逊和凯洛格都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早期信徒,他们把自己对宗教道德的理解混入了对健康饮食的看法中。


卡罗尔认为,19世纪这种通过道德说辞来兜售健康早餐理念的做法改变了人们对早餐的认识。


他称这种把早餐道德化的做法不光是关于宗教和健康,同时还夹杂了人们对努力工作的推崇。20世纪初的这种理念——早餐越健康越清淡,工作就会更有效率——成了“另一层道德含义”。


认为早餐是一天中最重要一餐的想法——而且是在摄取特定食物的情况下,就是从早年谷物食品的发展中形成的。


维生素被发现后没多久,在1940年代,根据当时的广告语所述,早餐麦片被捧为所有维生素的来源——这使得早餐变得更为重要。


当时也正值二战时期,女性开始进入职场,为此她们需要一些方便但有营养的食品充当儿童的早餐。


母亲们由此产生的内疚之情被食品厂商所利用,助长他们把谷物标榜为最适合孩子吃的食品,同时也再次强调了早餐的重要性。


对消化不良的担忧、宗教人士的道德化以及广告营销这三股力量共同打造了“早餐是最重要一餐”的理念,而为了卖出更多培根所进行的炒作活动则从真正意义上加固了这一概念。


精神分析学之父弗洛伊德的外甥、比纳食品公司(Beech-Nut)的公关专家爱德华·伯奈斯(Edward Bernays)利用了与早餐相关的一切道德说辞和健康考量,帮助公司增加培根销量。


卡罗尔指出,伯奈斯找到了一名医生,让他认同富含蛋白质、油脂更重的培根鸡蛋早餐要比清淡早餐更健康。之后伯奈斯将相关声明寄给了近5000位医生以获得他们的签名。


这之后,他在报纸上发布了声明,这份附上了多名医生签字的声明看上去就像一份科学研究报告。就这样,培根和鸡蛋重新成为了潮流,早餐不光被视为非常重要,这个观点看起来还在医学上得到了推崇。


今天,我们仍然主要以麦片、培根、鸡蛋、面包卷、贝果和羊角面包作为早餐。晚餐和午餐却从来没有得到过这般待遇,我们对早餐食品种类的坚持也没有发生过改变。


在安德森看来,不仅仅是早餐的道德化改变了我们对早餐的看法。与午餐和晚餐不同的是,早餐吃的是什么能和外界对你的判断联系起来。


“我认为早餐桌上能很明显看到‘你吃什么决定你是什么人’的观念,”安德森说,“人们会在新年对原有的生活方式做出改变,而每个早晨就像是一个小型新年——一次朝正确方向走的机会。因此如果你把冷披萨当作早餐,这能说明你是什么样的人。”


编译:张光辉 安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