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苏代说齐王弃帝位的历史运用和现实意义

丹枫阁文史 2020-07-31 14:46:04



战国时期,齐湣王三十六年,齐国国力强盛,与秦国有并驾齐驱之势。此时,秦王自称西帝,派魏冉至齐奉帝号,欲使齐为东帝、秦为西帝,齐王犹豫未决。恰逢苏代自燕入齐,齐王就此征求苏代意见。苏代建议,放弃帝位,以卑为尊,齐王从之。《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记其事云:


三十六年,王为东帝,秦昭王为西帝。苏代自燕来,入齐,见于章华东门。


齐王曰:“嘻,善,子来!秦使魏冉致帝,子以为何如?”


对曰:“王之问臣也卒,而患之所从来微,愿王受之而勿备称也。秦称之,天下安之,王乃称之,无后也。且让争帝名,无伤也。秦称之,天下恶之,王因勿称,以收天下,此大资也。且天下立两帝,王以天下为尊齐乎?尊秦乎?”


王曰:“尊秦。”


曰:“释帝,天下爱齐乎?爱秦乎?”


王曰:“爱齐而憎秦。”


曰:“两帝立约伐赵,孰与伐桀宋之利?”


王曰:“伐桀宋利。”


对曰:“夫约钧,然与秦为帝而天下独尊秦而轻齐,释帝则天下爱齐而憎秦,伐赵不如伐桀宋之利,故愿王明释帝以收天下,倍约宾秦,无争重,而王以其闲举宋。夫有宋,卫之阳地危;有济西,赵之阿东国危;有淮北,楚之东国危;有陶、平陆,梁门不开。释帝而贷之以伐桀宋之事,国重而名尊,燕楚所以形服,天下莫敢不听,此汤武之举也。敬秦以为名,而后使天下憎之,此所谓以卑为尊者也。愿王孰虑之。”


于是齐去帝复为王,秦亦去帝位。



读史至此,不得不佩服苏代所见甚高。


在中国近代,也有类似事例。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如何处理国共关系是当时国内政治的核心问题。毛泽东熟读《史记》,在处理国共关系问题时很可能借鉴了苏代的手法。读《毛泽东年谱》可以发现,毛总是在名义上对国民党政权作最大的让步,甚至主动钻国民党的套,但实际上又保持政策独立性,又团结又斗争。毛在1937年6月29日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时,对此作了明确表示。《毛泽东年谱》记载:


在周恩来介绍国共谈判情况后,毛泽东说:关于谈判,我们确定的原则是保持独立性。但现在的情形,是要限制我们党,限制我们军队,一切行动要受同盟会的决定,并且蒋介石有最后决定之权。这次去谈判就要签字。我们的态度,还是在他定的圈子里做事。当然他这个圈子在形式上是大大地损伤我们的独立性,在实质上也若干损伤我们的独立性。现在应从政治上来观察,是不是根本上损伤独立性,那还不是的。党的独立性主要是政策问题。大革命时期形式上是独立,实质上是做了尾巴。现在我们的政策是逐渐地冲破他的圈子。我们不能因为这种限制就与他决裂。在前途上,我们是可以战胜他的圈子的。他这个圈子可以限制我们一些工作,但有两条他不能限制,一是党的秘密活动,一是红军给饭吃。红军、苏区实际上归我们管。毛泽东还说,对国民党元老派应找他们谈谈,对各教授也应注意做工作。

(《毛泽东年谱》上卷684页,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


在对待蒋介石1948年召开国民大会并当选为中华民国总统一事上,毛的这一点表现得也很明显。毛并没有急于与蒋去争总统之位,而是精心筹备建立新中国的新政治协商会议,并获得越来越多的民主人士支持。


毛的这一策略,事实证明是成功的。其道理与苏代所说的“勿称,以收天下”,行“汤武之举”,“敬秦以为名,而后使天下憎之,此所谓以卑为尊者也”完全相同。


蒋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虽然得了总统之名,却因迫害民主人士和经济、军事等问题民望大跌,“天下憎之”,此其所以不旋踵而败也。



当今时代,中国国力不断增强,经济总量位居第二,仅次于美国。2009年,美国人提出中美共治、两国集团(G2)的说法,这与中国历史上秦使魏冉至齐奉帝号,欲使秦、齐分别称西帝、东帝的故事何其相似!然而,中国是有历史的国家。美国人的手法,中国人2000多年前就玩过了,当然不会上当。中国明确拒绝了这一提法。2009年11月,温家宝总理在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时明确表示,“不赞成有关‘两国集团’提法”,并给出三点理由。温家宝说:


我们不赞成有关“两国集团”提法的主要原因是:第一,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要建成一个现代化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此我们始终保持清醒;第二,中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不与任何国家或国家集团结盟;第三,中国主张世界上的事情应该有各国共同决定,不能由一两个国家说了算。同时我们认为,中美合作可以发挥独特作用,推动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促进世界和平、稳定和繁荣。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2009-11-18/174916629167s.shtml)


今年,又有人提出要中国承担全球领导者角色,王毅外长明确表示,中国“从未想过要领导世界”(见王毅2017年3月20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年会的演讲)。我想,这仍然是苏代的智慧。世殊时异,古今相通,其理一也。


观此益信,春秋战国时代实为中国政治的“源代码”,大有认真研究之必要。


2017年3月23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