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战略走向

志新看美国 2018-06-16 07:45:36

原文载环球网,2016年11月11日



    

当地时间11月8日晚,纷纷扰扰的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最终战胜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当前,亚太局势因为南海、东海、朝核和台湾问题暗流涌动,大国战略博弈加剧,这也成为唐纳德•特朗普上任后必须面对的外交难题。


  构建“靠谱的”执政团队和维持亚太盟友对美国的信心,将是特朗普上任后的首要任务。显然,经过漫长而又丑陋的总统选举之后,新总统已是满身伤痕,美式民主制度也遭受前所未有的质疑。当务之急,特朗普或许将通过构建“靠谱的”执政团队,弥补自身外交与国安领域经验不足的缺陷,树立美国国民乃至国际社会对特朗普政府的信心。因此,预计特朗普会很快宣布其国安团队、经济团队人选,为民众吃上“定心丸”。此外,选举期间美国海外盟友普遍受到特朗普“惊人之语”的惊吓,因此着力安抚盟友、重申美国对它们的安全承诺也将是特朗普上任后亚太政策的第一步。事实上,在宣布竞选成功之时,特朗普已经在以往的过激政策上有所回摆。例如,他表示“将公平对待所有其他国家”。


  如何处理对华关系,将是特朗普面对的第二个难题。当前,中美关系在亚太区域的战略博弈主要体现在中美与第三方的关系处理上。中日东海油气田开发与钓鱼岛之争,中国与东盟部分国家的南海之争,都存在着美国幕后操纵之嫌。很大程度上,中美的战略竞争的激烈程度,将取决于美方对中国战略意图的判断,以及中美在该地区的互动。美方是否企图继续通过策动中国周边国家挑事、闹事,延缓乃至遏制中国崛起,也将决定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亚太区域的和平与稳定。如果特朗普政府执意将台湾纳入“再平衡”战略,试图以台制华,中美或将陷入更加严峻的战略对峙态势。在经贸领域,中美摩擦的加剧几乎可以预计。这一则因为该领域是特朗普的专长,二则对华施压,甚至不惜发动“贸易战”维护美国商业利益,是他竞选期间核心承诺之一,势必要有所动作安抚选民。


  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在完成基本的军事布局后,其经济核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事实上在短期内已经无望在国会通过。该战略是美国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将战略中心东移的“大战略”的延续,乃是大势所趋。然而,就特朗普对自由贸易协定“重新磋商”、符合“美国第一”标准的要求来看,TPP将不得不在充实和修改后重新提上议事日程。目前,中方极力推动的RCEP受阻于部分国家,但区域经贸一体化趋势难以逆转。由此,中美在亚太区域的贸易规则主导权之争将会继续。


  值得注意的是,在奥巴马政府后期,由于对华强硬之声抬头,美国执意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实质上已经打破地区战略平衡。开弓没有回头箭,美国的这种一意孤行势必引起中方的激烈反弹,这也为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的中美关系蒙上阴影。加之,特朗普在选举期间,其外交与国防政策的核心为“以实力求和平”,认为“不必使用武力的最好方式是让别人看到你的实力”。可以预计,美国在亚太的军力部署只会增加而不会减少,中美两军在区域的摩擦或因此增多。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中美合作的中断。预计中美两国将继续在反恐、防扩散、预防大规模传染性疾病等传统领域加强合作。但是,鉴于特朗普本人是气候变化怀疑论的拥趸,中美合作应对气候变化或不在继续。


  特朗普政府就任后在亚太面临的最紧迫安全挑战或是朝核问题。近年来,奥巴马政府对朝一直奉行“战略忍耐”,不断挑战美国的底线,在导弹发射上变得毫无顾忌。目前,美战略界共识是奥巴马政府对朝政策基本失败。随着朝鲜潜射导弹或危及美国本土安全,对朝进行先发制人式打击的方案不断浮出水面。在中东、拉美和对非洲外交上短期内很难有所斩获的情况下,特朗普政府或将朝核问题作为任期第一年的外交要务。在六方会谈重启无望的背景下,特朗普或另辟蹊径与朝鲜直接对话,而这将推动整个东北亚安全局势发生全新的变化。(作者张志新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

长按二维码,关注“志新看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