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美军战地摄影兵简史(下)

中摄协影像中文网 2020-09-15 13:18:00

上次,我们聊到了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20年短暂和平,让美国军方渐渐遗忘了摄影兵这回事,您也可以点这里重温一下。那么今天我们接着往下聊聊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战地摄影兵:




第二次世界大战今天依旧鲜活地留存在人们的集体记忆中。每次打开电视或者浏览网页,我们都可能与一张关于二次世界大战的照片,或者一段关于二次世界大战的视频不期而遇。


20世纪80年代,华盛顿国家音视频中心保存有6组关于朝鲜战争、3组关于越南战争和96组关于二次世界大战的资料。在1992年芝加哥国际历史电影协会的目录上,有30页记录着关于二次世界大战的电影,只有不到1页关于朝鲜战争,4页关于越南战争。尽管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持续的时间更长,对当前世界发展的影响也更大,但似乎二次世界大战才是离我们最近的战争。这一切,是否和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丰富的影像资料记录有关?摄影兵们为战争留下了如此丰富的资料,他们是否会给后代对于这场战争的理解造成过大的影响?关于这些问题,也许我们永远也找不到答案。但是,理解这些摄影兵在那段岁月中所做过的事情,或许能帮助我们更好理解他们留下的遗产。



二战时期电影院电影放映前的一则新闻片,宣传诺曼底登陆获胜的消息。


摄影兵“使这场战争成为有史以来被拍摄照片最多的战争”,1945年的一份军方报告用板上钉钉的口吻如是说。事实的确如此,摄影与二战密不可分,这一点也得到了诸多战时评论员的认同。“全面战争伴随着快门声与枪炮声同时打响”,电影工业协会战争行动委员会年刊《战时电影》(Movies at War)这样写道。一本战地摄影手册的作者写道,相机“尽管既不能开枪也不能伤人,但在战争中是一件实实在在的武器”。《国家地理》的一篇专题文章表示,“相机与胶卷在这场战争中与枪支和弹药同样必不可少,甚至在某些时候更加重要。”


美军的战时公债宣传海报。


美军的战时献血宣传海报。


无论在前线还是在后方,胶卷都同样重要。从战地发回的静态影像和动态素材占据了后方大小新闻、报刊、杂志的版面,帮助民众了解战局并保持国民的爱国情绪。有评论人士认为,电视新闻中充斥着的血腥场面导致了美国最终败走越南。但在1943年,由总统罗斯福领导的政府明确认为只有给公众提供更加鲜血淋漓的画面才能让他们更加紧密的团结在一起。军方组织拍摄了专门的“工业鼓励”电影,以此来鼓动工人提高生产效率,战时公债、红十字募捐、献血等活动也大量使用来自战场的电影和摄影素材进行宣传。



美国士兵的格斗训练材料。


摄影在后方军区扮演了丰富的角色。许多军事训练电影都包含来自战地的真实记录片段,这些真实的影像更能吸引士兵、水手和飞行员们的注意力,毕竟这帮人可是很容易走神的。据专家评估,好的训练电影——也就是大家在观看过程中不会睡过去的电影——能将新兵的训练时间缩短30%,当部队需要动员数以百万计的男女士兵尽快开赴前线时,这个数据尤为可观。二战时期的军事行动涉及庞杂的部门协调工作,其中牵扯到的许多工作人员都是整天伏案的书呆子而不是士兵。只有理解战场他们才可能把事情安排地更加有条不紊,这时来自战场的记录影片就成为最关键的培训工具。例如说军队就专门为远离战火硝烟的文职军官提供了每周一次的《参谋影像报告》(Staff Film Report)帮助他们掌握有关前线状况的“第一手”资料。长篇累牍才能叙述完全的技战术情报信息使用影像形式表示不光简短,往往也更容易理解。因此出现了陆军的《影像公告》(Film Bulletins)《技术影像公告》(Technical Film Bulletins)《项目技术影像公告》(Project Technical Film Bulletins)和空军的《战斗影像报告》(Combat Film Report)《冲击》(Impact)等各种情报分类刊物。影像还能拯救生命:在后方的军医可以提前通过图像和照片资料讨论伤者病情与治疗手段,选择更加合适的救治方法。另外,影像也能用来提高医生、护士和看护兵的训练水平。


瓦尔·波普,在诺曼底登陆的第一批摄影兵之一。


奥巴马海滩上受伤的美军士兵,瓦尔·波普 摄。


开往奥巴马海滩的第一波登陆艇,瓦尔·波普 摄。


影像对于战争进程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来自前线的影像资料对于战役规划有着不可估量的参考价值,因此从战地发回的底片永远被当成鸡毛信,以最高速度从战地发送给相关冲印处理部门。这里可以简单举几个例子。1944年春,盟军成立了直属于盟国远征军最高统帅部的规划委员会,协调来自英国、加拿大、美国三国军方的摄影部队、来自挪威、法国、波兰、比利时、捷克、荷兰、希腊等国军方的摄影人员以及民间摄影报道人员的行动,确保诺曼底登陆的完整资料记录。同时,委员会还需要保证上述所有人员拍摄的底片都能以最快速度运抵后方洗印。


国旗飘扬在硫磺岛上 乔·罗森塔尔 摄。


在太平洋战场,海军登陆硫磺岛之前数周,首席摄影官就已经收到了相关进攻计划以便他进行相应的报道安排。《国旗飘扬在硫磺岛上》,一幅摄影史上鼎鼎有名的作品就此诞生,“对进攻计划的周密研究才使得这幅作品在枪林弹雨之下得以完成”。第十集团军进攻冲绳之前也曾进行过类似的周密拍摄部署。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为进攻九州岛制订的奥林匹克行动计划,如果行动如期在1945年11月展开,那么将是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拍摄计划最为周密、彻底的一次战役。仅就美军方面而言,就已经细致到第167通信连和第4026通信营如何协同奥林匹克行动部队,如何收集胶卷,并如何在最短时间内冲印。


专门播放表现丰硕战果的新闻电影的影院。


当观众们坐在漆黑的电影院中观看“由战时主管部门发布的表现丰硕战果的电影并为之激动”的时候,他们很少会意识到背后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使命对于这场战争看似无关紧要,但实际非同小可。他们的武器不是机枪,而是相机与图片说明”。军方摄影兵在前线无处不在,他们享受着战争摄影带来的专属乐趣的同时,也忍受着战地摄影独有的痛苦,在好莱坞战争片与真实世界的战争中相互弥补对方的不足。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讲述二战摄影兵故事的纪录片《战地摄影师》。


作者:黄一凯

编辑:蒋得好


长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