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TPP搁浅致全球贸易格局生变,还有一个人不死心

顶点摇钱术 2018-06-17 19:04:26

奥巴马政府正式承认放弃游说任内“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最重要组成部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美国国会领导人上周三(11月9日)告知白宫,他们不会在“跛脚鸭”时期继续推动TPP批准议程。白宫高级官员两天后公开表示,TPP的未来将交由下届美国总统和国会决定。



当地时间11月1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与当选总统特朗普商讨交接事宜


包括《华尔街日报》在内的媒体均宣布,TPP“已死”。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日本经济学家思里昂(Marcel Thieliant)直言:“TPP已死且已被埋。”


不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似乎并未死心。根据日本媒体报道,安倍11日表示,将继续敦促美国批准TPP生效,这意味着安倍17日赴纽约会见特朗普时,有可能在此方面向特朗普“陈情”。


随着特朗普当选下届美国总统,为全球范围内的美国主要贸易伙伴带去了巨大不确定性:特朗普将多大程度上兑现他在选战中有关贸易保护主义的承诺呢?


正如中国美国商会副主席费引迪对第一财经记者所说,特朗普当选后,他们所急需做的事情是去认识,“谁才是真正的唐纳德·特朗普?”


TPP成弃子


得知特朗普胜选后,一位在华经商多年的美国商人摇了摇头,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看来是要和TPP说再见了。


费引迪表示,如果说此前还有一丝希望的话,面对共和党与民主党换届的情势,国会的风向将会发生改变,TPP将变得更加艰难。


在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的同时,其所在的共和党也控制了美国国会。美国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随后在9日发布会上表示,TPP及任何未来的贸易协定都将由特朗普决定。


实际上,美国国会中仍有不少共和党人支持TPP,因在参众两院领袖磋商之后,他们表示,2017年将与特朗普一起专注于通过医疗改革和税务改革方面的立法。


事实上,奥巴马曾计划在大选后的“跛脚鸭”时期继续推进TPP,但彼时希拉里赢得大选的几率远高于特朗普。


美国战略界的分析家们也纷纷表示,在此次大选中,工业州对于特朗普的强力支持令国会中对TPP有好感的共和党议员也不敢贸然对抗特朗普的反TPP政策。


最终,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阿德耶莫(Adeyemo) 11日表示,奥巴马将在参加秘鲁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峰会期间亲自向其他11位TPP成员国领导人作出解释。


奥巴马政府放弃推动TPP法案获批,被视为是奥巴马政府任内“亚太再平衡”政策的重大挫败。


按照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在2015年的定义,部署“高精尖”武器,加强同盟关系并发展伙伴关系,以及推动TPP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新阶段的主要内容。


2016年2月4日,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12个国家在奥克兰正式签署了TPP协议。12个成员国的经济比重达到了全球的40%。TPP拟对近18000种类别的商品降低或减免关税,但需要各成员国相关立法机构批准后才可生效。



2月4日,在新西兰奥克兰,参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的12国部长级代表在签署协定后合影


会否反转


“就TPP协议本身而言,麦康奈尔已经表明,这是他将同当选总统(特朗普)一起研究的内容,他们将厘清贸易协定的未来。”阿德耶莫表示。


特朗普在选战中将TPP称为“灾难”,并在10月时表示,如果当选就要在新政100天内带领美国撤出TPP。媒体曝光的一份多达21页的特朗普过渡团队内部文件也显示,特朗普政府将在上任100天内放弃TPP。


“公平地说,TPP现在就在历史的垃圾堆里了。”支持自由贸易的美国智库彼得森研究所(PIIE)资深研究员胡鲍尔(Gary Hufbauer)表示:“我看不清美国加入TPP的道路。”


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国家风险部高级分析师李昕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特朗普认为现有的贸易条款对美国不利,曾多次表示墨西哥与中国抢占了美国的就业机会,并声称若当选将废除TPP谈判,同时将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条款进行重新谈判,体现出较强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


特朗普是否会在上任后完全兑现他的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承诺呢?包括美国驻华大使鲍卡斯在内的不少政界和商家人士都倾向于认为,特朗普成为总统后会受到各方力量的制衡,选战语言并不是国家政策。


中国美国商会主席吉莫曼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令人欣慰的是,(候选人)竞选时所发表的言辞并不代表美国政府的官方政策。”


谁最受伤


日本经济产业相世耕弘成11日表示,TPP至关重要,要说服下一届美国总统特朗普认可这一点则更为重要。


似乎正是带着这种期许,安倍急于17日在纽约见到特朗普。美国大选中,安倍就明确支持希拉里,并在访美期间只会见希拉里却不见特朗普,还“哪壶不开提哪壶”地敦促希拉里支持TPP法案通过国会批准,不过希拉里没有正面回应。



思里昂表示,TPP无法生效,在长远范围内对于日本造成的损失是实质性的。


事实上,日本国会众议院刚在10日的全体会议上批准TPP。安倍政府此前希望以TPP为支柱,使日本到2018年实现同各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的贸易比例占到日本整体贸易的70%左右。


与此同时,日本希望以TPP为范本,推进同欧盟之间的日欧经济合作协定(EPA)及在东亚方面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协定谈判等。


在TPP成员国中,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已与特朗普通了电话。当被追问特朗普对于TPP的反应时,特恩布尔表示,特朗普在TPP上的立场恐怕尽人皆知吧。


秘鲁是本届APEC峰会的东道主,总统库琴斯基日前表示,TPP可以由没有美国的类似新贸易协定来取代,“我认为最好有一个可以涵盖中国及俄罗斯的新亚太地区协定,这需要一个新的谈判。”


库琴斯基9月份访问中国后曾表示:“长期而言,TPP排除了中国的主导角色,这是令人担忧的。”他一直认为,研究一下亚太自贸区(FTAAP)是非常有必要的。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张向晨11月10日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APEC在推动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区域经济一体化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中方期待利马会议取得的经贸成果包括如期完成FTAAP集体战略研究,提出进一步实现FTAAP的政策建议。


格局生变


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言论恐怕将导致另一项贸易协定“中枪”——美国与欧盟正在商谈的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协定(TTIP)。


“(谈判)已经死了,我认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法国贸易国务秘书费科尔上周五表示,“全球化创造了很多输家,很多困难。”


“总体来看,不确定性是特朗普带给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最主要风险。”李昕表示。


特朗普此前的言论可能使得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有抬头之势,届时可能引发一些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摩擦,甚至是贸易战,世界经济复苏进程也可能受到贸易不振的拖累。李昕表示,贸易保护主义不一定能给美国带来预期的收益。首先,美国的出口企业也将是潜在贸易战的受害者;此外,美国消费者将直接为因回归美国本土而失去成本优势的产品埋单。


李昕还表示,作为一名成功的地产商人,特朗普无疑具有高超的商业决策技巧与判断能力,但缺乏从政经验,以及成型的治国理念。对于世界第一超级大国来说,这种不确定性给其自身,以及全球其他国家所带来的风险不容忽视。


PIIE研究员皮崔(Petri)等人在此前的一份报告中表示,TPP每推迟一年批准,美国就将损失770亿~1230亿美元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