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疯狗”将军马蒂斯分三阶段实施特朗普“重建美国军力”指令

首席战略官 2018-04-15 10:27:38

作者|胡冬冬,北京海鹰科技情报研究所

来源|海鹰资讯授权发布


▲新任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在五角大楼召开第一次会议(右边为副部长鲍勃·沃克)


据美国国防部官网2017年2月1日报道,1月31日,新任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发布了一份国防预算备忘录,旨在落实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7年1月27日签发的“重建美国军力”的指令。此备忘录提供了新任国防部长关于2017财年预算修正案、2018财年总统预算提案以及2019—2023财年国防计划的初步指导思想。


▲ 新任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1月31日签发的“关于落实总统重建美国军力的国防预算备忘录”


为落实“重建美国军事力量”的指令,国防部在战略实施上将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均针对近期目标——重点是解决“当下严重的战备不足”和“紧迫项目的预算缺口”,第三个阶段针对远期目标——建设一支规模更大、能力更强、更具杀伤力的联合部队。


第一阶段:提升军队战备能力——完成2017财年预算修正案


计划在2017年3月1日前向管理和预算办公室(OMB)提交2017财年国防部预算修正案。这份预算修正案将解决美军当前最为紧迫的战备能力不足问题,同时满足加强对“伊斯兰国”(ISIS)作战的军事需求。此外可能加强关键领域的军力结构,以提升战备能力。该修正案可能会削减一部分低优先级项目的经费,但总的国防开支将超过奥巴马政府的申请和国会批准的额度。


第二阶段:解决紧迫项目的经费缺口——提交2018财年总统预算提案


加快开展2018财年预算提案编制,将在5月1日之前向管理和预算办公室(OMB)提交2018财年总统预算提案。


2018财年总统预算提案重点解决紧迫项目的经费缺口,实现预算经费分配的平衡,同时持续重建战备能力。2018财年国防预算的主要投向包括(但并不限于):采购更多的重大导弹武器装备、加大对关键设施的投资、启动前景看好的先期能力演示验证项目、投资关键使能领域、快速可靠增长军力结构(growing force structure at the maximum responsible rate)等。


(备注:“可靠”,是指增加军力规模的同时,对军队的训练、维护和装备力度也要同步跟上,避免沦为空心化部队。)


第三阶段:构建能力、提高杀伤力——出台2018年国防战略和2019—2023财年国防计划


在落实上述两阶段的近期投资计划的同时,国防部将开始着手制订《2018年国防战略》(NDS)。新的国防战略将对军力结构进行调整,提高美军应对高端竞争对手的杀伤力,提升美军应对更广泛威胁的作战效能。同时制定2019—2023财年国防计划,大力发展可快速、可靠(responsibly)提升美军军力的项目,同时在先进军事能力发展上加大投资。


此外,2019—2023财年国防计划还将包含一项“雄心勃勃的”国防部业务改革议程,加强国防部各部门之间的横向整合,以提高业务效率、实现规模经济。


情报评述


此备忘录作为新任国防部长签署的正式文件,将对未来若干年美国国防经费的投向投量产生重大影响。该备忘录公布后,引起了美国国内众多智库的热议。基于备忘录的内容,参考相关智库的解读,总结起来有如下判断:


一是特朗普宣称的宏大的军力建设计划不会立即启动。备忘录明确指出,近两年的重点是提升美军战备能力,并且要削减一些低优先级的项目经费来弥补战备能力建设,武器装备的现代化建设要到2019—2023财年国防计划中才予以重点考虑。尽管之前曾有媒体认为特朗普上台后可能发起一个“里根总统式的”军力建设计划,但从马蒂斯签发的备忘录内容来看,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不会立即启动。


二是新任防长与上任国防部长卡特的理念其实有很多相似之处,尤其是在长期国防计划上。上任国防部长卡特及其幕僚将美国的主要军事威胁和战略竞争对手重新聚焦到中国和俄罗斯,特朗普团队一度对此持质疑态度。但新任国防部长备忘录明确指出,要制定一个长期的国防计划来应对高端威胁(即中、俄两国)。这表明,作为第三次抵消战略的总设计师,国防部副部长鲍勃·沃克等人正在对这一届国防部班子的决策方向产生影响。


三是短短2页纸的备忘录中3次提到要提升美军的“杀伤力”。如何理解?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曾宣称“要购买更多的大型平台”(Let’s just buy more big platforms)。但从马蒂斯的计划来看,要与中、俄等大国的非对称打击能力优势相匹敌,可能意味着未来几年美国装备建设经费将更多投向导弹及弹药的采购、以及支撑导弹武器作战的传感器网络建设上,提升现有作战平台的杀伤力(比如,为现役战舰装备更多的新型导弹武器),而不是大规模的采购新型战机、舰船、坦克等作战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