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如歌岁月】韦红春:《回首不在灯火阑珊处(下)》

如歌岁月 2018-06-05 20:00:48



作者简介:韦红春,女,笔名红尘。1972年生于广西河池市九圩镇,热爱大自然,尤酷爱散文诗歌,喜欢在闲暇之余与文字为伴,在字里行间找寻生命的意义。曾于1997年在广西文联《南国诗报》庆祝创刊十周年举办的“全国首届短诗大奖赛”荣获佳作奖。


回首不在灯火阑珊处

文/韦红春

 

8

时过境迁,渐渐尘俗淡漠了我和H之间的往事,我几乎用了两年时间,渐渐走出幽怨,走出戴望舒的小雨巷。

我的儿子五六岁了,H依然不时短信询问我的婚姻状况,还说,我如果过得不好,请相信他依然在等我……别说我们当初只是彼此好感的单纯感情,何况每每想起他父母势利的嘴脸,我心里的阴云和反感,就徒增几分。对于H的执着,我没有兴趣去探讨。

世上有些感情,如果没有来自外界的非议和伤害,也许会在来日的彼此了解接纳中渐渐生根发芽;而有些感情,擦肩而过也就擦肩而过了,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有缘无份”。不必惋惜,不必放在心里。

多年以后,我淡忘了H的容颜,更淡忘了他父母尖酸刻薄的嘴脸。农业?非农业?如果一个家庭没有接纳和尊重,即使两个人在一起,将来也必然会硝烟弥漫,最终彼此伤害。老实说,那时候我心里对H还是有几分内疚的,毕竟他对我的情感并没有错,何况从始而终H似乎都是无辜的受害人。但,H那样的父母,在我眼里也就是个屁。

 

9

多年以后,H也结婚了,又过了N年,造物弄人,他们踏破几大医院的门槛,居然也没有自己的孩子。多年前,H跟我联系,一个大男人,电话那头泣不成声,大意是悔恨当初没能勇敢坚持,错过了我……还让我帮忙出主意,该如何持续他不堪的婚姻。我明白告诉他,我们之间的关系仅限兄妹情谊,还告诉他,可以把我当铁哥们兄弟。作为老同学,我是同情他的,我建议他们不如领养一个孩子,或许领养后会出现奇迹?

后来果然H他们去领养了一个女孩,我还笑他为何不请我这个哥们去喝喜酒?H幽怨自言自语:“这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吗?我掩盖还来不及。”唏嘘,无言。

 

10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又是多年,我儿子都20出头了,有几次H联系我,说很想跟我见面,嘱咐我去J城玩一定联系他。能有什么事呢?领养的小孩也好几岁了,好可爱的样子。跟他老婆不太熟悉,只知道是个长相也一般、圆润的女人。抑或是发财了?要请客还是招集老同学聚会?我没有问,对H的邀请没有丝毫兴趣,始终没有赴约前往。

这个年纪,与其拿多余的精力去跟别人玩所谓的暧昧,不如天马行空神游或做家务、睡大觉。当然,或许,H是真的怀念我们之间纯真的过往,不过是橡大家有空见见面,叙叙旧而已。

有一次去J城进货,另一个哥们W一听说我在,立马在老家带了两只土鸡,邀我务必去H店里跟他们这帮哥们聚聚,好好吃一顿。盛情难却,我去了,不忘电话叫上女友M。那天共有六七个老同学一起,WH是好哥们,何况我们又都是昔日交情不错的老朋友,大家见面相谈甚欢。

在此说明一下,哥们W因身体疾痛,多年前不得不做过双腿截肢手术,一直跟对他不离不弃的老婆以在J城开三马车拉游客为生。身残志坚的W一直没变,虽然依旧清贫,却依然热情豪爽,真诚实在。W一再埋怨远在大化县城的我象个隐士,说我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性格爱好还是一点都没变。笑呵呵我是他们心里永远的“老妹兼兄弟”。

吃饭期间,大家叙旧话新。女友M向我们透露了一些她一直没告诉我们的离婚前后的一些讯息,大家感慨万分。以前,M两夫妇是出了名的恩爱,人人皆羡。然而,恩爱的背后,居然却是M万般的隐忍。当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时候,终于鼓起勇气分道扬镳。

人生,真的充满了变数,究竟什么才是婚姻的真谛?什么才是幸福?永远,究竟有多远?

大概这些年时来运转,听说H生意风生水起。言谈间,声气比以往雄赳赳气昂昂,且时不时透露自己终于不怕被别人看不起了,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那时那地,我在倾听中沉默,H“财大气粗”暴发户的嘴脸在大伙面前暴露无遗,我似乎读懂了“物是人非”的真实含义。

再以后,每次去J城,我来去匆匆,已经没有闲心再跟H碰面。

清晰记得,那晚在H那里饭后,当时我和女友M受其他老同学再三邀请,不得不赴宴准备去一家KTV跟她们见面。离开H店之前,H殷勤将他的小车泊在我们身旁,执意送我们过去;当时W是开他的破三馬来的,见我们要离开,他也爽快准备回家。难以形容当时没有了双腿的J用双手支撑着小木凳一步一步轻巧跳挪到他的三馬车前时我们是怎样一种心酸无奈,简直五味杂陈。我和女友不由自主伸出双手,我说:W,不如我们抱你上去?清晰记得当时W的声音:“春,谢谢你不变的善良,我可以,再说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然后,一条一跃中,只凭着双手和臀部的力量,以我们难以置信的姿势一跃上了三馬车驾驶座。然后又朝我们扬扬手:“呀,春,我也可以送你们去KTV啊!当然,如果你们放心的话。”勿须质疑,在当时夜色与路灯的相映相辉下,W虽然没了健康的双腿,而他明朗的笑容好帅气。

当时的我和女友M,难受难过得相对无言,别过脸去。我害怕自己不听使唤的眼泪会悄然滑落,而很多时候,在身残志坚的勇士面前,阳光的信任远比怜悯更有意义。

当然了,最后,我和M都不约而同跳上了W的三马车,朝春风满面的H挥挥手,绝尘而去……

我永远忘不掉当时明亮的路灯下H惊愕得无以复加的神情,也永远忘不了开着三马车的W回头朝我们的感激一瞥。那一幕情景,也许将铭刻在我们彼此的记忆深处,当有一天重新回忆,定然百感交集。

 

11

如今,H在微信再秀香车,还“鸟车换炮”。叫我们这些“三无人员”情何以堪”呢?自是无言以对。唯有淡淡的微笑和不变的祝福,飞扬飘散在风里。

别人秀车秀豪宅秀美颜,认真想了想,好像除了眼中的温暖知足,我真的没有什么物质值得在空间或微信大秀特秀的。于是就有了此番穷酸的回眸感慨。

别人去旅游,我们依然只有老老实实为多赚几文房租粥菜钱而挥汗如雨。这样的生活很平淡,甚至很乏味,平淡乏味到就如没有任何荤菜佐料的清水白菜和白开水馒头。然,很奇怪我居然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两袖清风而羞愧,更没有因为自己当初义无反顾的选择而后悔。所谓幸福,原来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受,无关房产,无关香车。

 

12

生活中,就算是我们的家人,也没义务无条件对我们好。所以,感激那些真心实意善待你的人,也不要怨恨那些轻慢诋毁你的人。被人看不起并不可怕,它能激起你自立的勇气,唤醒你做人的尊严。

我想要的不仅仅是生存,而是生活。人们常只想到自己的需要,而没有考虑自己的能力。很多时候,我们需要一些人来激励我们,爱我们,呵护我们,或是伤害我们,帮我们在各种洗礼下成为一个心智更成熟更优秀的人。

什么才是幸福?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答案。有钱有情当然更幸福,倘若只有后者,也无须羡慕前者的风光吧?谁知道两袖清风的背后,日子同样可以过得活色生香?又有谁知道,春风满面的背后,是不是满目苍凉。

对于往事,无需追悔,更不必叹息。老天终究是公平的,它在关上你通向光明的大门时,必然会在适当的时机,为你打开另一扇阳光的窗。尼采说得好:“其实人跟树一样,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那些不能杀死我的,会使我变得更强。”

我认为,真正的幸福感是丰盈的,在心里。而不是表现在人前的锋芒。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欢迎关注!欢迎投稿!
微信公众平台名:如歌岁月

微信公众号:rgsuiyue

 

自即日起,“如歌岁月”微信公众平台面向海内外作家、诗人、评论家、书法家、画家、摄影家征集作品,欢迎来稿。

1、文学作品不超过5000字(诗歌150行以内);

2、书画、摄影作品1-10幅;

3、来稿时请在主题栏注明“如歌岁月投稿+姓名+作品题目”;

4、来稿时可附作者简介一份、个人照片2-3张;

5、来稿请用word文档(图片勿用word)附件发送到:chjsh326@126.com

6、优秀作品除在“如歌岁月”微信公众平台选登外,还将推荐至《陆丰》、《陆丰文学》等报刊发表;

7、凡投稿者均有机会成为“如歌岁月”微信公众平台的重点作者,并有机会被将邀请免费参加举办的各类笔会活动;

8、前7天赞赏所得的90%作为作者稿酬,20元内不结算;

9、相关问题咨询本平台主编陈建深,微信:chjsh326

 郑重声明:投稿必须为作者原创作品,并且没有在其它微刊(微信公众平台)发表过,严禁抄袭、侵权,所有来稿文责自负,本微信公众平台概不承担任何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