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家乡巨变征文选:一个小山村的美丽蝶变

陕西农村网 2018-06-21 23:51:58

  那一年,我八岁。

  家里的饭菜常常是玉米面窝窝头,配以切成丝状的腌酸菜。身上穿的是母亲织的粗布衣服,而且还经常贴满了补丁。村子里家家住的都是土窑洞,一出门便是窄窄的土路。由于我们村坐落在塬上,所以每天鸡一叫,大人们都要赶着毛驴去三里多深的沟里去托水。由于路窄、人多,托水的时候乡民之间总会发生一些小摩擦。

  这是我对1981年的简略记忆,确切地说,是对1981年生我养我的一个陕北小山村的简略记忆。

  就在那一年的秋天,我的父亲当兵转业回到了县城,为了给我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我和母亲随父亲踏上了城市的旅途。然而,每年暑假寒假,我依旧会回到老家,因为我的爷爷和奶奶还在乡村守望着土地。那时候,回老家最苦恼的事就是道路的不便。坐着破旧的班车,出县城后,在陡峭的盘山土路颠簸三四个小时,到离村不远的路口下车,便是通往村里的小路。晴天时,路上黄土飞扬,虽然到家浑身都沾满了尘土,但雨天更糟糕,雨水将泥土路面泡得稀烂,一脚踩下去就陷在烂泥中,等费力拔出鞋子,就已是两只沉重的泥球。有几次,看着那条烂泥路,我肚子里总是憋着一股无名火,回家总是没有好脸色。

  1993年,我高考落榜。父亲失望之际便把我打发回老家帮爷爷和奶奶干农活。那年,乡村的生活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我隔三差五就能吃到奶奶蒸的白面馍馍,而且饭桌上的菜品再也不是单调的腌酸菜,土豆、萝卜、白菜、豆角会不停地变换着吃,虽然炒菜放的油少,但每次还是把我的肚皮吃的又圆又胀。村里的婆姨们穿衣服也好看多了,再也不是黑灰青蓝这些有限的颜色。最令人喜悦的是我们终于告别了用驴托水的苦日子,村干部在政府的帮助下买回了抽水机,并在村头凿了个大水池,每逢单日,就由专人把沟里的泉水抽到水池里,然后再让大家用水桶担回去。记得那年,一年洗一次头的奶奶终于改成一个月洗两次头,每当她梳着长长的头发时,总会感叹:“改革开放像一缕温暖的春风,让老百姓再不用为一日三餐而发愁了。”

  1997年,我外出打工。那时候挣钱少,为了减少路费开销,一年到头很少回家和家人团聚。2006年春分,奶奶刚好70岁,我专门从南方赶回给老人家过寿。当客车走到半路,我突然发现那条盘山公路变了样,原来灰尘弥漫的土路变成了水泥路,路两旁的荒山野岭已开垦,被一座座果园所代替。公路两边栽了好多洋槐树,虽然还没有长大,却已泛出了绿意。那次,我回家的心情格外地爽,因为一路上车窗外植物的芳香阵阵扑鼻,让人有种返璞归真的愉悦。那年回家,我深刻地感受到了乡村一点一滴的变化。那条烂泥路变成了平展的混凝土路。有些乡亲告别了曾经养育我们的土窑洞,举家迁到了崭新的石窑洞里。吃水更方便了,自来水直接装在了乡民们的院子里。条件好的,家里还看上了闭路电视。那年春天,家乡的一切都是崭新的,人们都在田里耕忙着,乡村显的非常安静。这安静,使人感到无比惬意,足以过滤掉我在都市里的那种浮躁。

  在此后的岁月里,我依然在钢筋水泥筑成的大都市里奔波。有时夜半梦醒,望着川流不息的车和人,我总会想起坐落在黄土高原上的那个小山村。不知不觉,又一个十年过去了,当我再次回到老家,它又发生了一次美丽的蝶变。

  家乡的阳光明朗柔和,视野格外开阔。路旁那一孔孔零散的石窑洞已被拆除,大家被集体迁到了规划整齐、缔造宽阔亮堂的新民居里。这些新平房错落有致,独门独院、设备完善、家家户户都装上了太阳能,晚上干活回家和城里人一样都可享受一个热水澡。此外,老家的人居环境、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大有改善。那条平展的混凝土路又变成了干净的水泥路,装上了漂亮、节能的太阳能路灯。悠闲广场建在了村中心,新盖了卫生厕所,还有供村民休闲娱乐的活动乐园等。此时的乡村非常祥和,人们再也不会因为一块地、一只鸡而发生小口角,大家各自经营着自家的小天地,劳作之余还聚在一起谈古论今、唱歌跳舞、农村乐购,真是一副“村美、民富、人和”的美丽画卷。

  这次回家,我还遇到了儿时的一个玩伴,他以前在城里打工,现在却带领一家老小返回了故乡,并积极参与到美丽乡村的建设队伍中来。他对我说:“这几年村民在政府的带动下,大力发展苹果产业,村里还成立了专业合作社,乡民通过合作社把自己种的苹果都销售了出去,农民的钱袋越来越鼓了,有的还在城里给儿子买了房买了车,这比城市不会差吧?”我连连点头。说实在话,短短几十年,党的富民惠民政策给老百姓带来的富裕和美好,着实让我没有想到,因为村是原来的村,人还是那些人,但是村子却发生了巨变。从这些巨变中,也看见了一个伟大时代的跨越前进和一个坚强祖国的繁荣壮大。

  离开时,我无意中发现路旁拉的一条横幅,红底黄字特别醒目:合力打造新农村,同心共筑中国梦。品味这些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个个新农村迸发出来的激情与活力,每个建设者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和自豪的神情,这种神情深深地感染了我们每一个人。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还会有更多的人告别大都市,投身到家乡的建设中来,到那个时候,家乡将会更加富饶美丽,这里的人们会更加幸福。

  作者简介:

  张淑兰,女,70后,中国化工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陕西延长石油一名工人。作品散见于《中国石油报》《中国税务报》《延安日报》等报刊杂志。

陕西农村网“家乡巨变”征文邮箱:295589921@qq.com,欢迎赐稿。

征文合作单位:

  中共泾阳县委组织部

  汉中市西乡县审计局

  西安市长安区郭杜街道河池寨村党支部村委会

  陕西文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陕西老陕网商贸有限公司

  平利县中皇山女娲茶业有限公司

  渭南市中心医院

  礼泉县永康颐养中心

  新西部教育网

  渭南农商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中共乾县县委宣传部

  中共大荔县委宣传部

  中共丹凤县委宣传部

  中共蒲城县委宣传部

  陕西省旅游协会

  西安市长安区凤栖山人文纪念园有限责任公司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家乡巨变”征文启事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家乡巨变”征文集锦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满怀激情写家乡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