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读书笔记之二     唐、宋、元宜州到底有几个城门?

古韵龙溪 2018-06-21 09:40:03




    今日读《庆远府志》时发现在建置志上 城池 中发现在描述唐天宝元年始建宜州城中的文字中共出现了两次。但其文字内容有所出入,现摘录如下:

庆远府附郭宜山县

汉置定周县,筑土城。唐初,置龙水郡,俱在今地。别立龙水县,在龙江北岸宜山下筑土城,遗址尚存。天宝元年,刺史吴怀忠因汉土城,易以砖石,周四里五十三步,为门四。经五代,后倾圮。

 

    弘治元年,知府汪博以北城附江,其险可恃,独东南西三关平旷受敌,乃凿濠深二丈,广一丈五尺,延袤凡三十丈,引官陂水注之,今濠田是也。正德十四年,城圮。卫指挥王浚中修复。丁亥,贼覃明珂乱后,多倾圮。嘉靖二十八年,布政使参政魏良辅、按察副使徐贞重修。杨梁《修府城记》曰:“庆远,古宜州,其城自唐天宝元年刺史吴怀忠奏筑,周围四里五十五步,凡为门五,而屋于雉堞者四百八十。。。。。。



 

前后两次出入处有二:1.周长不同,前者为周四里五十三步,后者为周围四里五十五步。相差两步,不算太多。2.城门数不同,前者说“为门四”,后者说“凡为门五”这可是非同小可了,如果说相差一两步的长度还可以接受,那么平白无故多了一个门,究竟是谁错了呢?



     在府志出现的庆远府地图中只记载了四个门,在宜山县地图中也只记载了四个门。那后者的第五个门从何而来呢!要知道一座城门不是一把椅子,说拿来就拿来的。而且在杨梁《修府城记》明确记载了自唐元宝元年开始,府城历五季、宋、元,皆因之,是谓旧城。这句话告诉我们从唐元宝元年开始到元朝宜州城的基本构造是没有变化的。既然是这些朝代城的基本构造是不变的,那么究竟多了哪个门呢?在阅读宋黄庭坚的《乙酉家乘》中我们可以找到了答案,家乘中明确记载了东门、西门、北门、正南门、小南门。原文如下:正月十日已卯,晴。步至三角市。食罢,从元明步至小南门,绕城观四面皆山,而无林木。历西门、北门、东门、正南门。复由旧路而还。得曹醇老书,寄二酒、干笋菌、生熟栗、黄甘、山芋。如果说一个城必备的是东门、西门、北门、南门的话,这个多出来的门就应该是小南门了。而这个小南门究竟是怎样的一个门呢?我们来看看府志里对山谷祠的描述吧!

 山谷祠:府城西关外西竺寺南,祀宋则太史黄文节公庭坚。宋淳熙初,知宜州韩其璧创建。杨万里《山谷祠记》曰:“予去年十月,致书桂林伯侍讲张公名栻,今乃得报,且诿予曰:“宜州太守韩侯璧,直谅士也。初抵官下车,他皆未遑,首新山谷先生祠堂。盖山谷之贬宜州,崇宁甲申也。馆于城之戍楼曰小南门者,明年卒焉。后人思之,即其地庙祀之。平湖张安国大书豫章先生’四字以扬之。然居向湫隘,屋庐坏隕,俎不成列,拜靡厝躬。今侯戾止,顾瞻而颦然。爰出其閩,距城不遐,得地洵盱,湖光前陈,旷野洞开,诸峰崛奇,骏奔来庭。立屋六楹,以妥神居。刻木肖像,是似是享。俯湖为阁,于登于临。湖山清空,云烟高寒,神则降集,人士奋豫。既成,来求阁名若记。栻既以清风名阁矣。子学诗山谷者,微子莫宜记之。(子)[]执书叹曰,予闻山谷之始至宜州也,有眈某氏馆之,太守抵之罪……

 

城之戍楼曰小南门者,这里明确指出小南门是城之戍楼!那么什么是戍楼?在百度百科中戍楼是边防驻军的瞭望楼。原来如此,那么为什么在城池篇第一段中写“为城四”呢?这里就说明他是以内城中的四个门西门、北门、东门、正南门来算。而在杨梁《修府城记》就加上了小南门。这也是对“凡为门五”最好的解释,意思是凡是可以称为城门的有五个。(对于庆远府志的编著者我实在是无法忍受,他们在编写时常常出现这样那样令人模棱两可的表述,虽然当时的人都知道这五个门的具体位置,但却给后人造成了困惑。甚至是争执不断。这样的史书的确是不敢恭维。现如今听说宜州政协在编宜州2000年的历史,我想就不要再出现这样的问题了,即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子孙负责。)这也就是暗示了这个小南门并不在内城里!也是我们在地图里只看到四个门的重要原因。这也是在两处对城门数描述不一的重要原因。

    说起这个小南门,在宜州可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小南门的楼上曾经住过宋代大文豪黄庭坚!虽然说今天小南门早已荡然无存了,但今天小南门任然成为了宜州历史界的热门话题,甚至是争执不断!主要的焦点就在于这个小南门在城的什么位置呢?那么我是怎样看的呢?我又在读书中发现了什么?今天先说到这里,下回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