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所有长寿村都是假的,没有例外

墅城会 2021-07-25 13:35:47

墅城会

过去几年,稍微富了一点的中国,突然涌现了许多“世界长寿之乡”。人们来到长寿乡寻找延年益寿的秘诀,长寿乡则拼命榨干每一位游客。似乎没有人在乎这些长寿乡的真实性,也没有人在乎百岁老人存在不存在。

来源:苏遏舟 浪潮工作室(ID:WelleStudio163)



或许没有多少中国人听说过中国广西省巴马瑶族自治县。它既不是人均寿命最长的地区,也不是医疗最发达的地区,更没有疑难杂症患者被医治成功的案例。


但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2月,巴马瑶族自治县全县总人口29.9万人,100周岁以上老人多达100位。一般10万人口中有3位百岁老人就满足了中国长寿乡的标准,而巴马的数据是这个标准的11倍。身患绝症的病人在各路医术黔驴技穷时,没有选择医疗水平高度发达、平均寿命最长的香港,而是涌向传说中的巴马长寿村。




长寿村的屁都是香的




广西巴马成名时间并不算太长。2006年时,巴马旅游人数只有11万人次。可到了2013年至2015年,随着游客和病人的涌入,巴马接待游客高达2550.38万人次,旅游总收入244.36亿元。


巴马县政府为促进当地的旅游业,开发了百魔洞、百鸟岩、长寿水晶宫等景区;2009年上半年全县共接待游客46.113万人次,其中77%是冲着这三个景区去的。百魔洞的地磁指数号称是正常地区的两倍,“长寿圣水”的取水处每天都大排长龙。


2013年12月24日,广西巴马,在百魔洞接受地磁疗养的候鸟人 / 视觉中国


如果说资源开发型地区是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那么巴马靠的是“长寿”。


1975年,美国国家科学院职业医师亚历山大·利弗(Alexander Leaf)到厄瓜多尔的达维尔卡班巴村调查长寿老人,受到了当地官员和乐队的热烈欢迎,官员们指着几位长寿老人对他说,“他们就是我们的油井”。当时就有美国企业家提出要把村庄山谷里的水装瓶运到美国出售,这个企业家才是名副其实的大自然的搬运工。


同样的套路在广西巴马也适用,巴马可滋泉、巴马白泥、巴马火麻油,都被神话成长寿的秘诀,也成为养生产业的摇钱树。再加上中国老年学学会的认证、添油加醋的外媒报道和响当当的国际头衔,巴马足够让养生爱好者燃起购买欲。


巴马火麻油号称被联合国粮油调查署认证为"最有开发价值的植物油";巴马白泥号称含有20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元素;巴马可滋泉则号称被《国家地理》推荐评选为世界十大美容泉之首。


2013年8月15日,广西巴马,人们相信山泉可以用来疗养抗癌 / 视觉中国


《国家地理》的确刊登过一篇《长寿的秘密》,但这是国家地理学会研究员丹·布特纳对日本冲绳、撒丁岛、加利福尼亚罗马琳达的长寿现象的调查结果,既没有将广西巴马也包含在内,也没有进行美容泉的鉴定。


这不妨碍巴马的走红。2012年到2016年,巴马县的第三产业一直都是当地的支柱产业。2015年,第三产业增加值达到15.99亿元,同比增长7.2%,占GDP比重达47.3%;由于旅游捆绑住宿,房地产交易市场也因此快速增长,全年房地产开发商品房销售面积4.28万平方米,同比增长44.9%,商品房销售额2.34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24.6%。


2013年12月29日,广西巴马,一到周末原本被查封的工地就会偷偷开工 / 视觉中国


保健养生产业和旅游产业一直是巴马重点发展的对象,2014-2016年县政府每年的工作报告里都提出要“加快全县长寿食品工业园区建设”,“提高饮用水品牌效应,提升品牌影响力,使之成为全县财源支柱产业”,这里的饮用水就是指所谓的长寿水。根据《巴马县2015年经济运行情况分析》,2015年,巴马工业总产值完成15.43亿元,同比增长18.2%,这离不开养生旅游业和巴马长寿产品产业的扶持。


来到巴马希望被治愈的患者已经多达十万人,他们被称为“候鸟人”,住在坡月村新开发的民宿和旅馆,街道两边几乎每一家饭馆都有“养生”或“长寿”的名号,还有药贩专门来到巴马,号称能三个月治好癌症。




并不神奇的长寿村





今天巴马的地位,可能得归功于一位日本人,他的名字叫森下敬一。顶着他自己在日本创立的“国际自然医学会”的名称,森下敬一在1991年宣布巴马为继前苏联高加索、巴基斯坦罕萨、厄瓜多尔比尔卡班巴、中国新疆南疆一带之后的世界第5个长寿之乡。自此,巴马的长寿光环成为中国病人的一缕希望。


而将长寿乡的光环和光明的创收之路送给的巴马的森下敬一博士,可以称得上是“长寿乡之父”了。1991年,森下敬一接连被推举为三个东欧国家长寿学会的荣誉会员,同时他还是中国保健食品协会抗衰老学会名誉理事。


上世纪九十年代,森下敬一曾经提出,慢性病乃至癌症是因为食物在体内污浊了血液导致的,因此要提倡食物疗法进行医治。于是在他开创的国际自然医学会官网上,能看到售卖“长寿套餐”,还有贩卖理疗床和去除放射性物质的口罩。1995年到2011年期间,他来到中国进行了所有他自己认定的长寿乡的调查,包括新疆、巴马、如皋。


森下敬一的各种头衔都离不开长寿 / 国际自然医学会官网


但其实,长寿乡一点都不神奇。上文提到的“候鸟人”们为巴马带去了旅游收入与基础建设,但还有垃圾、污染和拥挤。


在衡量环境承载力的指标值中,V1(0.5)表示弱载状态,V2(0.7)表示轻度超载状态,V3(1.0)表示重度超载。而在2008-2010年的数据中,巴马空气质量、游客居民比率就已经显示轻度超载。2011年的数据显示,巴马对旅游的承载力已经达到0.6376,属于轻度超载,而五一和十一黄金周期间的承载力全部破2,属于重度超载。


年径流总量、径流量时间分配率、环境空气质量是巴马盘阳河生态环境承载力的主要限制因素,也是“候鸟人”寄托长寿的关键


2017年初,广西旅游发展委员会称,力争到2019年巴马国际旅游区接待游客总人数超过3500万人次,其中巴马核心区接待游客总人数超过800万人次。


2015年2月28日,大量候鸟人涌入广西巴马,当地承载力受到挑战 / 视觉中国


然而2008年时,巴马的原住民仍然在利用环境自净能力吸收固体废弃物和净化污水,企业废水和生活污水垃圾直接排入盘阳河;镇上没有任何污水处理厂,只有一个垃圾处理厂,即使考虑到在建的基础设施和每年100万左右的游客,巴马的固体废弃物剩余承载量只有34773人/天,水环境剩余承载量只剩14299人/天,但是这个数据和当地政府的旅游人数指标、将要涌入巴马的“候鸟人”相比只是杯水车薪。


与巴马同样身处尴尬位置的还有江苏如皋。这座城市目前有145万人口,截至2017年元旦,百岁老人已号称达到了385位。这个数据虽然比不上巴马,但也足够利用。


为了把如皋建设成长寿旅游圣地,当地政府开发了东方大寿星园、长寿养生休闲度假区和如皋长寿博物馆。博物馆内有诸多关于百岁老人的证据,例如森下敬一通过考察,发现如皋作为百岁老人预备军的90多岁的老人有8300多人,80多岁的老人有五万多人,总数达六万多人,比日本冲绳多一万多人,是世界上百岁老人预备军最为庞大的长寿乡。


如皋长寿城里立着一座巨大的寿星人像 / 视觉中国


和巴马不同,如皋的长寿食品产业由萝卜、玉米、茶干、黄酒支撑起来,当地人号称这里的土壤含有多种微量元素,所以如皋的萝卜和玉米也十分营养,他们说这里的百岁老人的血液中硒的含量是一般健康人的三倍。


但是如皋的土壤中锌,铜,锰的含量并没有出奇之处,都基本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只有铁含量比较高。


如皋各地土壤微量元素含量 / 江苏省如皋市土壤微量元素含量动态变化分析及有效性评价


而且从如皋市土壤中4种微量元素的活化率来看(活化率可以反映出土壤当前的和潜在的供给水平),除铜较高外,其它微量元素的活化率都较低。


如皋土壤中微量元素活化率 / 江苏省如皋市土壤微量元素含量动态变化分析及有效性评价


此外,和巴马相比,如皋的环境恶化更明显。


如皋的纳污河流主要是通扬运河,根据《江苏省地表水(环境)功能区划》中的规定,2010年前通扬运河的地表水环境质量执行《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Ⅳ类标准,虽然Ⅳ类已经属于一般工业水区和人体非直接接触的娱乐用水区,但是从2003年至2007年,主要污染物CODMn(高锰酸钾),CODCr(重铬酸钾),BOD5(生化需氧量)的含量都超过了Ⅳ类标准。


数据来源:江苏如皋经济开发区的水环境质量与环境容量浅析




想说几百岁都可以





游客和病人来到长寿乡是冲着那里的百岁老人的名声去的。对于游客来说,这是一种景观,他们和百岁老人合影留念,就像丢硬币到许愿池里祈祷一样;对于病人,面容枯槁但是可以无疾而终的百岁老人是他们重新获得健康的希望。


2011年5月15日,广西巴马,面容枯槁的健康老人更令人信服/视觉中国


然而百岁老人的实际年龄和具体数量都是很容易产生偏差的,最夸张的是新疆罕萨地区的长寿数据——平均寿命有一百岁以上,但是香港的平均寿命也只有83.9岁。


实际上人年纪越大,越容易记错自己的年纪,甚至有意抬高自己的岁数。美国学者Richard B. Mazess和Sylvia H. Forman在厄瓜多尔的维尔卡班巴长寿村调查了长寿老人们的真实年龄。因为当地的洗礼记录曾经被焚毁,所以他们通过现存的关于出生、婚姻、死亡数据的书面资料推算老人们的真实年龄,利用其他信息,比如近亲关系、孩子的数量、婚姻状况的信息来核实这些年龄是否真实。


70岁以后,真实年龄和老人自己上报的年龄发生了明显的偏差 / Longevity and Age Exaggeration inVilcabamba, Ecuado

 

研究人员发现,20-50岁的人对自己的年龄把握得比较准确,在图像中表现出来的斜线斜率和1相差0.1,真实年龄和他们自己说出的年龄之间的误差区间是0.8年至3年,平均只有2年,即使是最夸张的误差也没有超过5年;但是超过70岁的人就很容易吹嘘自己的长寿,已经去世的老人的年龄也容易被夸大,甚至直接“遗传”同名同姓的亲属。

 

维尔卡班巴村里有一位在当时被认为是125岁到130岁的长寿老人,在实际年龄61岁时,他说自己70岁;五年后他说自己已经80了;当他真的到80的时候,他又说自己已经121岁了,如果真的这样算,他比自己亲妈都早出生五年。

 

在之前的年龄核对中,经常会发生识别错误的情况。在这种古老的村落里,姓氏很单一,有的名字用的人特别多,例如Toledo和Carpio,而且经常在同一家族里被数代人反复使用,如同《百年孤独》里七代人的名字都是从第一代人继承来的,要么是阿尔卡蒂奥,要么是奥雷里亚诺。


而且这里通婚的现象很普遍,父姓和母姓交叉使用,曾经有一位104岁的女性,因为和自己的姑姑同名,被误认为就是那位已经过世了40年的姑姑。因此,姓氏少加上名字少,叫张伟的人只会越来越多,证明 “你是你自己”在人口统计中就很有必要了。


2015年5月17日,印尼普哇加达,一位老妇据称已经140岁 / 视觉中国


其实鉴定长寿村的行为还是从苏联借鉴来的,1937年就有苏联的院士学者远征队到阿布哈慈地方去调查长寿老人,格鲁古亚共和国和阿塞拜疆共和国科学院也都派出了长寿调查团。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苏联官方和老年学者,还有苏联的人口学界,一直在宣称苏联的某些地区拥有大量的百岁老人,苏联乌克兰共和国曾宣称境内有2700多个100岁以上的人;而人口只有350万的格鲁吉亚共和国就有一万多名90岁以上的老人,其中最长寿的有155岁。


1956年《人民日报》也报道过格鲁吉亚、阿布哈兹两个共和国内有一万二千三百多老人活过了一百岁,而且很多老人保存着很好的视力、听觉、牙齿,心脏与神经系统正常。


一位旅居英国的老年学家Medvedev曾经反对过苏联的长寿老人遍地的现象,他在《高加索和阿尔泰的长寿问题是一个生物学问题还是社会学问题》中表示,现有的护照和证件最早是1932年以后出现的,而超过120岁的500例长寿老人当中没有一位能提供1932年以前的实例文件,并且越是宣称长寿的现象的,越是来自那些高文盲率和最缺乏记录的地区。


在一战和二战期间,苏联的很多男性为了躲避征兵,干脆使用自己父亲的名字,使自己的年龄陡增20至30岁,这种现象在格鲁吉亚的高加索地区尤其普遍,而且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当时的超长寿现象大部分都发生男性身上。

 

我们无从得知巴马这样长寿乡百岁老人数量的真实性,似乎人们对此也不是很在意,人们更在意的是长寿乡的生财之道。《纽约时报》报道巴马长寿村现象时提到,随着中国老年人的迅速增长,医疗和长寿主题旅游业蓬勃发展,当地政府也希望借此塑造自己的长寿目的地形象。

 

2004年4月9日,江苏如皋。被路透社、华尔街日报报道是许多长寿乡梦寐以求的。/视觉中国


如今按照中国老年学学会的标准,中国已经有了77个长寿乡,其中12个是国家级贫困县。

 

广西的13个长寿乡有6个是国家级贫困县,贵州的5个长寿乡里有4个贫困县。巴马县下辖的兰廷村在脱贫的背景下依靠开发“长寿茶”产业盈利;安徽贵池区曾经把矿产经济作为首位产业来打造,面临资源枯竭危机之后也开始打造长寿村。


长寿村似乎成了贫困地区的专利,这是一个不需要任何基础设施和资本积累的产业,越是落后、原始,越是经济欠发达的地区,长寿村和百岁老人现象越能让中国人信服,因为人们理智上知道,现实中不可能有人在陋室的寡淡中就能健康长寿,所以只能到几乎脱离现代社会的穷乡僻壤去寻找心理安慰。



参考资料:

[1]《巴马县2016年经济运行情况分析》,2016年巴马县统计局

[2]《巴马县2015年经济运行情况分析》,2015年巴马县统计局

[3]《巴马县2014年度GDP增长及其结构分析》,2014年巴马县统计局

[4]大宜味村-维基百科:https://ja.wikipedia.org/wiki/%E5%A4%A7%E5%AE%9C%E5%91%B3%E6%9D%91

[5]森下敬一博士 - 国際自然医学会・公式ホームページ:http://morishita-med.jp/index.php?%E6%A3%AE%E4%B8%8B%E6%95%AC%E4%B8%80%E5%8D%9A%E5%A3%AB

[6]“中国长寿之乡”含金量几何?viahttp://news.163.com/14/1118/13/ABBA2ALQ00014AED.html

[7]萧德祯.关于超长寿人口调查中存在的向题[J]《西北人口》,1987.

[8]邹继超,赵增翰,徐镇东,.新疆百岁老人的调查报告[J]《动物学杂志》,1960.

[9]张义,曾伟如.巴马长寿养生旅游的影响和对策[J]《传承》,2016.

[10]吴昌应,黄永强,罗保,陈德文,文祥凤,王凌晖,和太平,梁莉.广西盘阳河流域生态防护林建设存在的问题及对策[J]《现代农业科技报》,2009.

[11]鲍洪杰.基于旅游综合体模式的广西巴马旅游开发[J]《企业导报》,2009.

[12]刘亚萍,廖梓伶.旅游承载力测算与承载指数评价实证研究-以广西巴马盘阳河沿岸为例[J]《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

[13]刘圆圆,滕健.采用加权综合指数对巴马盘阳河生态旅游环境承载力的研究[J]《南方农业学报》,2011.

[14]The secrets of Long Life via National Geographic:http://ngm.nationalgeographic.com/ngm/0511/feature1/

[15]Medvedev, Z. A. Caucasus and Altay longevity: A biologicalor social problem? Gerontologist, 1974,14, 381-387.

[16]Dan Buettner - via Wikipedia:https://en.wikipedia.org/wiki/Dan_Buettner

[17]Leaf, A. Youth in old age. McGraw-Hill, New York, 1975.

[18]China’s Aged and Sick Flock to a Hamlet Known for Longevity- via the New York Daily:https://www.nytimes.com/2017/04/12/world/asia/bama-county-china-longevity.html

[19]The Chinese village with the secret to long life via the Guardian: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3/dec/30/chinese-village-secret-long-life-bama-guangxi

[20]Longevity and Age Exaggeration inVilcabamba, Ecuador-Richard B. Mazess, PhD and Sylvia H. Forman, PhD

[21]《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国家环境保护局,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2002

[22]李森,金亚军,倪丽,李益群,江苏如皋经济开发区的水环境质量与环境容量浅析[J]《污染防治技术》,2009

[23]丁峰,苏建平,邹忠,杨荣清,黄标,陈小明,王冬梅,江苏省如皋市土壤微量元素含量动态变化分析及有效性评价[J]《上海农业学报》,2005

自古至今“长寿造假”一直是门生意

1、为谋取福利待遇,中国古代素有长寿造假的传统


中国向来有敬老传统,历朝政府也将长寿老人视为“祥瑞”,给予各种表彰。在北宋,80岁以上的老人,能获得“加劳酒食”“绢二匹”“腊茶一斤”,及建牌坊旌表的奖励。在清朝,朝廷会为100岁的老人赐银30两,修建“百岁人瑞坊”;到110岁,赏赐加倍;到120岁,赏赐更要加两倍。康熙、乾隆先后四次召集“千叟宴”,亦有敬老之意。①


由于朝廷重视,老人所在家庭为得到名利,地方官员为获取政绩,少不得上下合谋,人为制造符合旌表条件的长寿老人。北宋时,李守忠到现在的海南省海口市境内任职,他自称见到杨姓祖孙三人,其中孙81岁、子122岁、祖195岁,显然违背自然规律。②


为在千叟宴上获得上次,一些人不惜虚报年龄。嘉庆元年的千叟宴上规定,年龄超过65岁的与会者都能获得赏赐,超过80岁者赏赐更为丰厚。时任内阁侍读学士的翁方纲,在千叟宴上自称66岁,而实际按照他自撰的“家事略记”,当年应为64岁。还有一名李姓老人当年78岁,虚报82岁参加千叟宴;谁知不久朝廷推出新政,如果官员父母超过80岁,官员都要回家赡养,于是李姓老人的3个儿子都被迫停职回家。③张胡子


图:乾隆五十年的千叟宴


2、新疆地区长寿老人较多,主要是由老人记忆不准、户籍不清造成的


新疆地区也以长寿著称,和田县拉依苏村即是有名的长寿村。早在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时,人们就在发现在全国3857名百岁老人中,就有865名来自新疆,占全国百岁老人总数的22.4%。现在,“最长寿的男性”、“世界最长寿老人”也都生活在新疆。


1985年,“国际自然医学会”将新疆列为“世界第四大长寿之乡”——所谓“国际自然医学会”是日本人森下敬一1970年创建的一家私人医疗机构,主营业务为食品、仪器等保健品,并非世界权威医学机构。该机构从未发表过有关长寿的专业论文。


在新疆被和长寿联系在一起后,当时的自治区主席铁木尔·达瓦买提同意对新疆百岁老人的真实情况进行调查。学者何炳济参与抽查了阿克苏市、温宿县上报的9位百岁老人,他们最大的140岁,最小的103岁,平均年龄109.3岁。调查后发现,9位老人都未达到百岁,真实平均年龄在85.1岁左右,那位140岁老人其实为89岁。


何炳济后来撰文说:

“新疆百岁老人较集中的地区,并不具备造就长寿的营养、医疗、环境卫生和其他经济文化等基本条件。不少百岁老人是由于记忆不准、没有严格的户籍管理和健全的人口档案,仅凭本人与村干部随意申报误成的。”④

图:缴纳会费即可成为“国家自然医学会”的会员,得到学会提供的医疗服务

3、梁子岛是在政府主导下,岛民虚报年龄,人为打造的“长寿第一岛”


湖北武汉的“梁子岛”曾被誉为“中国第一长寿岛”。在官方宣传中,在全岛2400名居民中,有14人超过100岁。原本每年登岛游客不过一两千人,2001年打出“长寿牌”后,游客一下激增至20万人次;2001年全岛财政收入200万元,2004年达到4000万元。


记者到梁子岛调查发现,一位自称140岁的老人,儿子竟只有50岁,而在派出所的户籍档案中,岛上没有一位老人超过100岁。知情者介绍说,“梁子岛上根本没有百岁老人,所谓有14位百岁老人全是当地政府部门给吹出来的。政府规定,当有记者向老人们询问他们多大岁数时,如果老人回答是110岁,就会得到几百元的报酬。”在这种激励下,梁子岛上居民向游客所报年龄,通常要比真实年龄大上十几岁,甚至更多。⑤


经各大媒体曝光,梁子岛官方也承认,“原梁子旅游公司在旅游促销上,对梁子岛‘百岁老人’ 的宣传确实有夸大其辞,这是一种旅游炒作”,同时又说“虽然没通过论证是中国第一长寿岛,但梁子岛绝对可以称得上是长寿岛”,相关旅游项目继续开展。


4、广西巴马县的泉水、空气、磁场均不存在任何神奇效果,该县的“长寿之乡”称号,系某私日本人医疗机构所评定


巴盘屯所在的巴马县,人口仅约30万,自“世界长寿之乡”的说法广为人知后,不断发展以养生、保健为核心的特色旅游。2015年全县接待游客338.22万人次,旅游总收入36.17亿元。巴马县是广西唯一入选“第二批国家级旅游业改革创新先行区”的县。百岁长寿老人一样可以从中直接受益。在巴盘屯村口贴有百岁老人的头像,及年龄、住址等信息,游客们大都会去百岁老人家中拜访,并送上红包。每天约有40多名游客到村中最年长的老人家中拜访,所送红包以5元、10元为主,老人每年可收入8~10万元。⑥


巴马县名声如此之大,也是因为在1991年被“国际自然医学会”评定为“世界第五大长寿之乡”。此外,在巴马县的官方宣传中,将据称活了145岁的蓝祥,称为“巴马人”,其实按照清朝史料,蓝祥生活在今宜州市福龙乡,和巴马县相距有280多公里。被称为“中国最年长寿星”的巴马老人罗美珍,1885年出生,2013年去世,活了128岁。在她去世前的2010年,新华社两篇不同稿件,分别称罗美珍“114岁”和“125岁”。按照罗美珍的年龄,她是在61岁生下的儿子,亦是不合常理之处。


围绕巴盘屯,一个原名“百么洞”的石灰岩溶洞,被改名为“百魔洞”,被打造为富含高浓度负氧离子,且能“包治百病”的磁疗区;巴马的泉水被认为具有神奇功效,有旅游组织者专门指导游客“如何科学喝水”;当地特产的火麻油、泡脚药、野生灵芝等,都成为游客眼中的长寿秘方。事实上,仪器测量显示,百魔洞外空气中所含的负氧离子反而高于洞外。有的肺癌病人每天喝七八瓶巴马的泉水,三天后大口吐血,不久去世。⑦在巴马县兴起的这些养生项目,同所谓“国际自然医学会”的经营内容高度一致。


图:疗养者正在百魔洞里接受磁疗


山东人李建国拎着几个水桶,跟着人群排队,等待取水。他刚到巴马不久,在诸多养生客中还是个新人。

“这水,要不要烧开来喝?”新人李建国问。

在一些有经验的养生客看来,这个问题简直幼稚。

“当然不能啊,一加热,矿物质就死了,水的活性就改变了。”旁边一个老太太说,众人点头,或说对。

偶尔,人群里会响起一个新来者质疑的声音:可我之前喝了,拉肚子啊?

这时,假若迷恋磁疗的老太太吴宝珠也在,她必然会站出来指出:“那是排毒!”


这个取水点,只是一个据说从“百魔洞”山泉处架出来的神秘小水管,因为看着清澈,就像寺庙的香火一样,吸引着泉水的信徒。来接水的人源源不断,人们争相成为大自然的搬运工。

这一股涓涓细流,每装满一个5升的瓶子,要大概5分钟。任何时候,这里总放着不少于10个取水瓶子。每一个来排队的人,都要等上个把小时。

巴马的很多养生客像吴宝珠一样,视这里的水为神物。他们深信,这些水是长寿的秘诀,是治病的利器。取水,是他们每日养生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他们或拎,或用拖车拖着空瓶子,每天定时赶赴这里,接住一泓泉水。

来自全国各地的养生客们分居在广西巴马的多个村庄。你可能听说过巴马这座“世界长寿之乡”,1991年由“国际自然医学会”颁布。这家机构看似权威,但它其实只是日本的一家公司。不过,在巴马官方和民间的宣传里,这不重要,它被塑造成一块“国际公认”的金字招牌。

这个“长寿之乡”吸引了庞大的人群在此长期生活,已成为中国养生客的麦加。


“磁疗”可以治病,生水可以排毒


排在百魔洞附近取水的队伍,清一色是老头老太太。

这个因为传说的“磁疗”而享有盛名的石灰岩洞穴,位于广西巴马县甲篆乡,吸引了大量慕名而来的老年人,他们大都抱着治病或养生的目的。

60多岁的老太太吴宝珠就是其中之一,她患有糖尿病,把治病的希望寄托在这里,几乎风雨无阻。

又是一个普通的清晨,吴宝珠冒着雨、背着铺盖卷儿,一头扎进了漆黑的山洞。按计划,她又一个整天都将在山洞的天坑度过。

老太太没有带午餐,也不打算进食,因为要实行“饥饿疗法”。她只带了喝的水——一瓶由她亲手取自野外的原生态“小分子团水”。她迷恋这个山洞,因为里头有“磁疗”。


△巴马“百魔洞”里的磁疗区,很多人抱着铺盖卷,在这里一躺就是一天。


许多不愿出钱进洞接受“磁疗”的养生客,只能把治病或养生的希望寄托在洞外的取水点。

有的人,一口气打上五壶水,储备好几天的用量。有的人为了追求“新鲜”,每日定点来取,反正,时间在这里慢了下来。张胡子

但起初并不是这样。这是从百魔洞被私人承包以后,收门票开始的。现在,百魔洞的价格已经涨到门票价85元,养生客们拜水的忠诚程度被迫经受考验。

迷恋百魔洞内“磁疗”的人,像吴宝珠这样愿意每个月花300块,在单数日或者双数日入洞疗养。而洞外的人们失去了以前在洞内随意取水的自由。

由于神秘的小水管处供水实在供不应求,人们在百魔洞里周边开发出了多个取水点,它们的水质或清或黄,但都聚拢了一个个取水狂魔。

没有人知道,这些人最后会喝出什么样的排毒效果。


有大量像吴宝珠那样迷恋喝生水的养生客,也有老人承受不了腹泻私下里说,建议还是烧开为好的。偶尔,还能蹦出一两个取水的退休老职工,警惕地说几句,要注意大肠杆菌,加明矾消毒的。

外地养生客对水的这种迷恋,连当地坡月村的村支书黄大尚也感到困惑:来到这里的人高血压,糖尿病,各种的病类都有,甚至很多有癌症的人也来,可这里的水不可能治癌症啊。

但这种声音淹没在各方对水的炒作当中。养生客们迷恋,地方上各种商家和养生协会也在竭力鼓吹。毕竟除了地磁和空气,山泉水是当地可经营的实在卖点。巴马的矿泉水品牌已经形成一门庞大的生意,通过“长寿之乡”的招牌向全国各地销售,订单常以吨来计。

涌入几十万养生客,房价每平米过万

△前往巴马县长寿村、百魔洞的常态,路边除了山还是山


有些事情你可能会质疑,比如说,“长寿之乡”为什么是人均预期寿命只有76岁的国家级贫困县巴马,而不是医疗条件更好、人均预期寿命更高的上海和北京? 再比如,这里“长寿之乡”的依据是多年前统计的百岁以上老人超过多少名,可实际上,山区的老人真记得清自己的年龄吗?假若有人想推动此事,年龄是否有造假的可能?


但无论如何,巴马县把“长寿之乡”的名片打了出去,且大获成功。根据当地官方的说法,巴马的旅游大概起步于10年前,到2015年,巴马的游客数量已经达到373万人次。拥有水源、磁疗等几大养生招牌的“百魔洞“附近,几个村子包括百魔屯、坡月村、足拉屯、长寿村,到冬天的顶峰时期,长期生活在此的外地人多达几十万。


能到这个地方的,的确是有心人,毕竟这里的交通,堪比取经。

到达巴马有多种交通方式,比如坐火车到南宁,或者到更近一点的百色。假如在几个特定的城市,甚至能坐特定的航班到达百色军民两用机场。但你距离巴马县城还有2到4个小时的巴士车程。到了县城,你距离上述村子还有近一个小时的路程。


巴马县城暂不通火车,也没有高速,人们臆想的世外桃源难以到达,很多养生客们中意这点。一些早年入住的养生客抱怨,随着交通便利,人流加速涌入,昔日的安宁被打破。

这里的山村已经建起了一栋栋10多层的高楼,到处都有施工的楼房。邻近“百魔洞”的一个新楼盘已经卖到了每平米1万元,超出巴马县城里房价的两倍多。销售人员说,今年开售的一期六栋楼400多套,如今已经卖到只剩下30多套,而二期施工还有30多栋楼。


△沿着马路一字蔓延的楼盘广告,这些广告词吸引着每一个养生客。


最能摸准人心的往往是商人,楼盘广告直击每一位养生客的内心。楼盘不叫帝景花园或者其他奢华名字,只是简单的“世纪养生园”,空气不只是新鲜,还有“负离子”;“每一滴水都是活的”,还是“弱碱性小分子团水”,更别说“0.58高斯地磁”这样“来自大地的恩宠”。


这里的外地人早就已经远超本地人的数量。人们操着各种口音,来自天南海北,光我可以明确辨识的,就有家乡的湖南人、带疙瘩味儿的东北人、粤语咬字的广东人、说“册那”的上海人。百魔屯的当地人说,原来这个村子的常住人口也就200多人,但现在,村里一栋楼住的都不止200人。现在这里光东北人的数量,就超出本地人10倍。张胡子


巴马的夏天很热,暴雨频繁,但到了冬天,此地就是一房难求。那些专程过来越冬的人,被称为候鸟人。有些人在这里购房,更多人选择租房。月租通常上千,而不管是酒店还是农民房,都配有厨房,甚至电磁炉和炒锅。每到10月份,这里的房子就会被迅速订光。


只要一睹巴马的养生气象,满大街的‪中药店和养生店,你就能明白中国的养生爱好者群体究竟有多么庞大:在这条街道上,相信32家省级卫视各大养生节目的拥趸,你都能找到。

中国有山有水的地方很多,但像巴马这样,举一县乃至一省之力,经过10年的经营,加持“养生之都”的名号且大获成功的,大概仅此一例。


识别下方二维码,商业推广请联系我们,获得入场席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