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去了趟巴马,想一想余生怎么过

边走边画 2021-06-07 12:19:23



长长的笔画写出一个“命”字


一帆从网络上消失了十天,是去了广西的巴马。


这些天巴马天天都是阴天,夜里下雨,早晨就停了。没有太阳,十六七度。同行的朋友说,这样的温度很舒服,如果出太阳就热了。


所以,在巴马呆的这段时间,呼吸到了新鲜洗肺的空气,喝到了从山体中涌出的活泉水,也吃了当地清淡的以蔬菜为主的饮食,还跟113岁的老人合了影,也去了传说中的百魔洞,看了神奇的命河,在水晶宫里瞠目结舌……只是,直到离开巴马,也不知道这里的阳光是什么味道的。


2017对于一帆来说是很辛苦的一年,虽然努力保持着平和的心态,总归免不了无人时刻的纠结。所以,2018年开年的这趟旅行,几乎什么都没做,没写字,也没手绘,每天只是游荡,跟见到的人聊天。


他们的故事让我意识到,人到中年,是时候想一想余生该怎么过了。


百魔洞天坑绿意葱郁



1


1月5日,巴马瑶族自治县设长村班足屯。下了一夜的雨在清晨时分停了,抬头就能看到的重重山头萦绕着白色雾气。同行的朋友说:


注意啊,这是雾,不是霾。


大家都笑了。


对于已经习惯了雾霾时时光临的城里人来说,巴马的空气清新到令人发指。到达的第一天,我昏昏沉沉,早晨起不来,中午睡了两小时,晚上又早早就困了,被大家嘲笑“醉氧”。


班足屯距离“候鸟人”聚集的坡月村有50公里路,离县城10来公里,格外安静。


巴马活泉景区格外清净


我们住在巴马活泉景区,这是一处把水源地、生产车间、景点、酒店、民宿都规划到一起的所在,号称国内首个水文化主题工业旅游景区。酒店很新,设施也很好。最最重要的是,这里洗澡、冲马桶、洗衣服,一切生活用水,都来自巴马活泉珍贵的水源地!


天天用天然山泉水洗澡,你说是什么感觉。


要知道,随便一用就是一吨,在城里可以卖到3000多元钱啊!


直到现在,已经回到大连了,回想巴马,最留恋的就是那里的空气和水。


而这两样,一帆觉得,是很多城里人生病的原因,也是现代人得怪病越来越多的根源。


洞里是零号泉眼


我们在景区里散步时,看到一个戴淡紫色线帽,穿红色棉袄的老太太,手里提俩空塑料瓶,还有一个马扎,走几步,就坐马扎上歇歇。


老太太名叫吕淑英,80岁了,是山东青岛平度人。她在20年前得了糖尿病,打针吃药的历史有十几年,住了无数次院。去年春天,她的病严重了,医院都下病危通知了,让家里人准备后事。


大儿子跟她说,不如去巴马吧,试试看有没有转机。


到底是山东人,老太太拔了吊瓶就来了。


老太太清楚地记得,她来的时候是2017年阴历三月十六,当时的血糖是24-26,现在已经降到了7-8。这让她看到了希望,认为巴马的空气和水对她有益处。老人惟一的烦恼是孤单,儿女都有工作,不能陪她。一块来的邻居老夫妻在去年10月回家了。她愁得掉了三天眼泪,到第四天,她说:


“我不哭了,他们把我扔下了,我才不哭呢,我要唱!”


说着说着,老太太就唱起来了:


好山好水好地方,条条大路多么宽广……


她扯着我的手不让我走。尽管山东腔听起来费劲,一帆还是明白了她的故事。


80岁的老太太尚不放弃,懂得自我调解,我们又哪有理由沉浸在沮丧的情绪里呢?

回到大连补画的一幅




2


眼下正是甘蔗成熟的季节,农田里到处都能看到黑杆绿叶的甘蔗。巴马当地人用甘蔗熬红糖,放些姜末,冲水来喝。


从农人那里买了甘蔗,甜啊!


1月6日,上午,村民还没下地呢,从坡月村通往百魔洞的路上,已经陆续出现提着空塑料桶、塑料瓶的老人。他们顺着巴马县的母亲河——盘阳河向上流而去,一直走到百魔洞口。那儿有一棵大榕树,树下是“候鸟人”们排队打水的地方。


空塑料桶、泡沫坐垫,这是巴马“候鸟人”出行的标配。


四处可见提着空塑料桶的中老年人


到傍晚时分,百魔洞口附近人越来越多。一些老人围在一起跳舞,也有的聚在一起做操,还有吹萨克斯拉二胡的。更多的人坐在亭子里、石凳上,安静地享受着新鲜的空气。


走进百魔洞,会发现更多的中老年人,或坐或卧或行。有人带着吃的,有人打扑克消磨时光,他们中的很多人会在这里呆上一整天。


百魔洞天坑附近负氧离子含量极高


到百魔洞呼吸高负氧离子的空气,在磁疗区坐卧,喝洞里流出的弱碱性泉水,用盘阳河水泡脚,爬山、跳舞、散步、找乐子,吃当地清淡的饮食……这些是“候鸟人”们笃信的养生方式。


在磁疗区消磨时光


何晓东来到巴马已经有三年了,她说自己不是“候鸟人”,而是“新巴马人”。她曾在北京的一家事业单位任部门负责人,退休后带着一身病来到巴马,很快便决定长居于此。除了每天喝好水,呼吸干净的空气,运动锻炼外,她还找到了自己的社会角色——在一家专门为“候鸟人”服务的公益机构任职。


在巴马,有很多像何晓东这样的“有能耐”的人。他们经过短暂的适应调理后,于养生之外渐渐找到了自己的擅长:会跳舞的每天带领一些人跳舞,有号召力的经常组织人徒步爬山;热心人搜集全国各地捐献物资,把东西送往巴马偏僻瑶寨;东北人搭起小食摊,卖包子水饺;还有的人忙着把当地特产像杂粮、火麻、活泉水等发送城市里销售。


巴马发展迅速,已经成为小城了


全境1971平方公里的巴马瑶族自治县下辖多个村子,坡月村因为距离百魔洞最近,且依傍着盘阳河,成为“候鸟人”最多聚居的地方。大量“候鸟人”的存在火了快递业。当地政府曾委托几家快递公司,合作统计出坡月村“候鸟人”的数量:旺季时3万,平时也有2.4万左右。而坡月村本地居民只有2000多人。


在坡月村狭窄的街巷里行走,时有恍惚之感:广西特殊的地貌决定了这里的土地十分金贵,村民宅基地面积有限,而大量涌入的“候鸟人”居住需求旺盛,村民便在自家房子上面继续修,盖出四层五层,一二层养牲口放杂物自己居住,三层以上出租。再后来,有眼光的投资者看到这里的商机,带着钱来到巴马,与村民联建养生公寓。投资者把三四层的房子修到了十几层,低层归村民居住使用,余下的出租。合同约定40年后,房子全部归村民所有。


所以,“候鸟人”聚集的村庄房子均又细又高、密密麻麻,是不打折扣的“握手楼”、“亲嘴楼”。这些出租屋便宜的一个月只要五六百元,贵的要一两千元。


典型的“握手楼”


追求返璞归真、从现代社会回归农村生活的城里人,和直接从农耕社会“升级”到以旅游为主的现代社会的当地人形成了一种奇特的“对调”关系,给人时空错落之感。


每一位“候鸟人”都有自己的生死故事,都经历了“开悟”与“放下”的心路历程:


当活着成为第一需求时,没什么不能舍弃的。


很多人来巴马,为的是一口好水


3


从南宁吴圩机场下机,要抵达位于广西西北部的巴马瑶族自治县,还需要坐近5个小时的大巴车。虽然这个地方这些年名气越来越大,但交通依然不便,没有真正的过境高速,没有高铁,更没有机场。最新的消息是2018年南宁至巴马要通高速,将行程缩短到3.5小时。


盘阳河在山间五进五出


正是因为交通不便,地处偏僻,一直落后,工业几乎为零,污染也几乎为零,巴马才保存了非常好的生态环境。


现在大概没有不知道巴马这个地方的人了。在县城的宣传里,它是中国目前唯一的被国际、国内共同认可的长寿之乡,截止到2016年末,巴马健在的百岁老人有98位,百岁寿星比例为31.7人/10万,是世界长寿之乡认定标准的4倍多。


在百魔洞口呼吸新鲜空气的候鸟人


坡月村并非长寿村,长寿村指的是巴马县甲篆乡平安村的巴盘屯。小小的屯子只有500来人,百岁老人就有6个,是国际上世界长寿之乡标准的近200倍。


6位百岁老人的照片都贴在各自住家的外墙上。循迹而去,一帆看到一个戴着喜庆大红围巾的老太太端坐在椅子上,前面的茶几上散放着空红包。要跟老人合影,需要随喜包个红包,三元五元十元都行。


113岁的黄妈坤


黄妈坤老奶奶出生于1905年(清光绪30年),今年113岁。跟她相比,一帆还是小年轻啊。


老人家听不懂汉话,但是耳朵不聋眼睛不花,看起来就像90来岁。重孙女说她并不认识钱,却喜欢把红包拿出来数。数好了卷成一个卷,藏到棉手搂里。


看老奶奶数钱很有意思


早在1991年,东京召开的国际自然医学会第13次年会上,巴马被宣布为世界第五个长寿之乡。12年后,国际自然医学会又在这个小县城举办了巴马首届国际长寿学术研讨会,授予它“世界长寿之乡”认定书。


当然,有人质疑这个国际自然医学会的权威性,因为它只是日本的一个民间机构,喜欢到处认证。但不管怎么说,巴马神话已经开启,挡都挡不住。


原本是“长寿之乡”,却不知怎么地变成了“癌症乡”,巴马是全国癌症病人最密集的地方,也是“三高”病人向往的圣地。这期间的转化和一帆的旧朋友、2016年年末去世的老布有关,那该是另外一篇文章了。


盘阳河边的现代建筑


2003年起,巴马游客开始明显增多,2007年达到了11.6万人次,2016年高达434.67万人次。2017年1至10月,巴马全县接待游客456.69万人次。面对蜂拥而至的游客、“候鸟人”、新巴马人,资源有限的巴马显得手忙脚乱。


坡月村的主街长度不足300米,被16家旅馆占据,偏街上的旅馆也有10来家。稍微离开主街,去往百魔洞的路上,有几个在建的房地产项目,加长敞篷看房车停在路边,与脏乱的街道形成对比,十分穿越。更加穿越的是商品房的房价,甚至达到了1.2万元一平方米,相当于二线城市房价。


又一个房地产项目开盘了


大量病人的存在,让坡月村遍地“神医”,每天都能看到各种吹嘘得神乎其神的治疗方法在做宣传,有人号称两个月治愈肺癌,有的人宣称只要花三万元就能让晚期患者好起来。而盘阳河也因为生活垃圾的增多变得比以前混浊,检测发现,水中的大肠杆菌有超标之虞。


公共设施不堪重负,停水停电时有发生。“候鸟人”和当地人发生争执,病人被“神医”忽悠、欺骗的事也屡见不鲜。


大量候鸟人的存在火了快递业


但这一切并没有阻止人们奔往“养生圣地”的脚步。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洁净的空气、充足的阳光、成分特殊的山泉水、特别的地磁、健康的五谷杂粮以及坚持锻炼、与世无争的好心态相叠加的办法,能够改善身体状况,甚至医治疾病。


其实,如果具备了这些条件,就算不在巴马,哪怕只占其中二三,也能够帮助我们远离烦恼,有个健康的好身体。


陈亚芬对自己的状态很满意


陈亚芬,本溪人,62岁,患糖尿病30多年。来巴马两个多月了,住在活泉山庄,每天喝2公升以上的水,做操、徒步,还在山庄附近开了块地种菜。我们去她租住的房间时,她正在炒菜。现在她已经不再打胰岛素,血糖控制在7-8间。


百魔洞内景


几天住下来,一帆跟十几个人谈过天。所有在巴马长住的人,几乎都有着各种各样的疾病。癌症患者、三高患者、心脏病、糖尿病、胃病、关节炎、皮肤病……随便一问,都能说出一部“血泪史”。


巴马为什么吸引他们?除了无可比拟的自然条件,一帆觉得,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放下了。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几乎跟谁都不认识,没人知道你在原来的城市里是成功人士,还是底层百姓,你是当领导的,还是个普通工人,你家里有几千万存款,还是负债,这一切,没有人关心。


就像一张白纸一样,开始了全新的生活,而这全新生活的全部目的就是:


活下去!健康地活下去!


所以他们整天都很快乐,生活规律:早晨散步打水,到洞里呼吸新鲜空气,在磁疗区坐上半天,下午参加各种文体活动,唱歌跳舞徒步爬山。吃的清淡,不抽烟喝酒,不熬夜透支。没有那么多的负担,不再有工作和家庭的压力,把每一天都当成世界末日去过。


尽管没有科学研究表明精神的力量在战胜疾病的过程中能够起到多大作用,尤其是对绝症患者来说,但与愁眉苦脸相比,快乐一天,就赚到了一天。


余生要怎样过?是时候好好想一想了。










欢迎阅读一帆其他文章


倾城烟花秀里,向自己道一句:2017辛苦了,2018再来过!

谁不是一边流泪怀旧,一边奋力向前?

我家周围的那些字儿

算整个世界都给了他们,又有何用?

一代人芳华已逝,所幸他善良如初

第一场雪落下,你想起了谁?

余光中不仅写乡愁,还写“开你个大头会”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

在爱的记忆消失前,请记得我











边走边画

一帆

传统媒体从业者

手绘爱好者

喜欢四处走走信手写画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

既然结局已定

不如快乐玩耍

旅行/音乐/电影/情感/岁月/热点

长按二维码关注边走边画

           





谢谢你的阅读

更感谢你的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