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潘国武:冬季到南宁来看你 | 【风雅河池】

河池文艺圈 2018-04-17 11:29:16

点击上方“河池文艺圈”,和400万人一起关注神韵河池!

冬季到南宁来看你

文/潘国武

潘国武

【作者简介】潘国武,都安菁盛乡福德村人,现在《南宁晚报》谋职。曾在《南宁日报》《南国早报》《八桂都市报》《广西电力报》《广西文艺报》《贵港日报》《玉林晚报》《左江日报》《瑶都》《山魂文学》和《南飞燕》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若干。

寒风裹着细雨,迎面扑来。街上,熟人一见面,聊得最多的就是“冷啊,这鬼天气……”是呀,这是入冬以来第一股最强冷空气入侵南宁,很多人都沉浸在昨日暖阳中没能适应过来。

石海也一样。石海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无精打采。就连同事见面打招呼,他都没抬起头来回应一句。上午的时候,都安又打来电话了。这一回,都安在电话里祭出“杀手锏”:要么辞职,要么分手。

分手?”石海的耳朵里传来轰鸣声过后,那两个字通过耳道输灌进脑海里。那一刻,石海简直懵怔了,他傻愣着坐在办公桌前,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犹豫很久,石海几乎用哀求的语气对都安说,“我想,我们还是见面再好好聊吧”。

石海跟都安是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后,两人一起考进同一所大学,而且攻读的是同一个专业。大一的时候,两人就确定恋爱关系。大学毕业后,都安回到家乡,在当地一所中学当老师,石海则在南宁找到一份记者的工作。

从那以后,石海和都安过上了“牛郎织女”的生活。周末或者节假日的时候,都安多么希望石海能给她一个惊喜:主动来学校看望她。至少这样能让那些主动献殷勤的男同事,断了非分的念头。

很多次,石海在电话里信誓旦旦:“我还要登门拜访一下未来的岳父岳母,我要感谢他们养育了这么一个知书达理的好女儿。”然而,约定的时间到了,都安盼来星星盼来月亮,就是没有盼来石海。

“很忙。”石海说。

“讨厌。你就不能换一个说辞吗?我都听得耳朵长茧子了。”

“我是真的很忙。”石海说,“白天,我不是在去采访的路上,就是忙着写稿,或者值班,无法按时吃饭,就连晚上也要很晚才能睡觉。如果不信,你可以通过手机APP来看我的报道。”

这一点,都安能理解。可是,她有苦却说不出口。每次通电话时,两人说着说着就吵起来。她弄不明白,石海当初的山盟海誓,如今为何变得这么苍白无力?

刚开始,都安曾经如实告诉父母,“男朋友石海在南宁当记者”。记者能接触到社会各界形形色色的人,被喻为“无冕之王”。在很多人眼里,这份工作风光又体面。于是,父母就叫都安“有空带石海来给爸妈看看”。

“那是迟早的事情。”都安信心满满。

可是,都安的父母一等再等,却迟迟见不到这个当记者的未来女婿。

“怕是他在南宁另有新欢了吧?”面对父母的一次次追问,都安相信石海不是那种人,可她又找不出很好的借口来说服二老。石海一次次地爽约,都安的父母由失望变成了绝望,他们认为这事不靠谱,便忙着给女儿张罗人生大事:找婆家。

都安工作的第二年,提亲的媒婆就找上门来。

男方,就是学校校长的儿子。校长的儿子在学校附近经营一家快餐杂货店,生意蒸蒸日上,有豪华小轿车并拥有两套商品房。对方给的条件很简单:结婚后,都安照样当老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结婚就是在自己头晕脑热的时候,好有个人照应。

这两年来,都安头痛发烧什么的,都是自己往医院跑,独来独往孤苦伶仃地无人问津。她想石海的时候,石海在南宁忙着采访。跟这样的男人过日子,以后会幸福吗?都安不清楚,心里也没底,她也曾经因此犹豫过。

如今,有人找上门来,这是否意味着将有幸福嫁到?都安也不敢保证。不过,她知道如果自己拒绝这门亲事,将意味着什么。那个学期放假之后,都安留下一纸辞职书,就跑去南方打工了。石海那时候也保证,等都安在南方站稳脚跟之后,马上辞职投奔都安。两年多时间过去了,都安在南方一家工厂当上中层管理员了,石海却在电话里叫“再给我两年时间”。

“两年,两年后我就30岁,人老珠黄了。”都安很生气,“当了4年记者,你得到了什么?没车没房,你现在连个副科级的干部都不是。在南方,像你这样的文凭,勤劳又肯干,一年半载哪怕得不到提拔,月薪少说也有5位数。”

“我……”面对着高薪或提干的诱惑,石海也很心动。可是,他太热爱记者这份工作了。白天晚上加班,他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他认为,只有当记者,他的才华才能得到淋漓尽致的施展,这样才能真正体现出他的人生价值。

“来南方,你也可以找一份记者工作的啊。”

“你不知道,南宁绿树成荫,空气新鲜,邻里友善。每一天,在南宁这座城市里,都在上演着许许多多令人感动的故事。说实话,我爱你,同时我也爱南宁。我离不开你,就像我离不开南宁一样。”

“好。你那就娶南宁做老婆吧。”

“南宁确实成全了我的梦想,可是……”

石海的话还没说完,都安就很不耐烦地把电话给挂掉了。

这一回见面,应该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心里有太多的话,石海不知道怎么说,因为石海无法做到两全其美……8年的恋爱,难道说分手就分手?石海的眼眶湿润了,因为他实在没有更好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思忖间,一辆出租车在跟前戛然停下。

下车的人,就是都安。都安还是绑着一头长发。很久没见面了,石海的目光特意扫描了一下都安的面孔,那两个浅浅的小酒窝,还是那么俏皮动人。以前,石海经常逗都安笑,然后美美地欣赏那两个小酒窝,很是享受。

晚餐,就是单位的工作餐。石海拿着饭卡点菜,两肉一素一汤。菜肴中,有都安最爱吃的酸甜猪脚和红烧肉。恋爱时,都安最爱吃这两道菜,石海专门买书自学烹饪。每次,都安都吃得满嘴油亮,连竖大拇指夸“好厨艺”。

石海把饭菜端到跟前时,都安大吃一惊:“你还是这么细心地记着”。

两人隔着饭桌,面对面地坐着。从下车步行到单位食堂,一路沉默不语。石海多么希望时光能够倒流,那样子,他将会更加珍惜这份感情,他也会挤出更多的时间来陪伴都安。如今已经没有可能了。石海很伤心。他菜还没塞进嘴里,泪水就抢先夺眶而出,以至于裤兜里的手机响了,他都没有注意到。

最终,是都安的提醒,石海才回过神来。

“有一个老人过斑马线还没到一半,直行绿灯就亮起来了。为了不惊动老人,直行车都没有启动。执勤的交警看见后,跑过去搀扶老人平安走出斑马线……这则信息,传遍南宁微信朋友圈。”电话里,值班领导让石海马上去采访。

挂掉电话,石海埋头给领导回短信说,“心里难受,请你安排其他同事吧……”

石海的短信还没有发出,都安就叫“别发了,今天你就带我这个‘实习生’去体验采访吧”。

“你,你不是说要分手了吗?”石海哽咽着问道。

都安掏出手帕帮石海抹掉眼泪说:“没错,今天是我跟我最亲爱的工作分手了。哎,碰到你这个认死理的男人,我只能自认倒霉了。”

“我?”石海的心情,顿时雀跃得像广场上空放飞的白鸽一样。他告诉都安,“这回,我绝不会让你失望了”。

“别吹牛啦。”都安说,“我想,我还是尽快在南宁找一份工作吧。”

说着,石海从裤兜掏出一张揉得皱巴巴的“选房通知书”说,“你看,经济适用房选房通知书来了。我想把它当作我们的结婚用房。到时,叫你爸妈也搬来住”。

“我也要叫我的家公家婆一起搬来住,让他们一起在南宁安享晚年。只有老人在身边,我们才能安心去做好工作。”

石海和都安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好”!

那一刻,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一起用餐的同事听到叫声后,频频回过头来看。

“石海有女朋友啦……”

不知是谁突然大喊起来。

饭堂里,顿时掌声一片。


本文刊发于2018年3月2日《南宁晚报》的《绿韵》副刊http://www.nnwb.com/html/2018-03/02/content_312959.htm

Happy Every Day
河池文艺圈祝大家新年快乐
[2018]



编辑:审国颂  陈昌恒

关注“河池文艺圈”,进入公众号查看历史信息,更多精彩等着你!

本公众号投稿

邮箱:328509581@qq.com 

电话18977883428   联系人审国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