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变数空前,默克尔连任之路面临坎坷

国际先驱导报 2018-06-05 19:06:52




11月20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基民盟主席团会议。她在会上宣布,将参加2017年的总理竞选,谋求连任。 法新社


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给德国社会带来了全方位的挑战,激化了社会矛盾,而这一切都将给2017年的大选带来空前变数


本报记者 王勍 发自柏林


11月20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基民盟主席团会议上宣布,将参加2017年的总理竞选,谋求连任。这位党主席说,尽管选战“不会很好打”,但自己还是想要通过参选来回馈德国和基民盟。


目前,由于美国总统奥巴马即将卸任,默克尔在国际上俨然有成为西方领袖之势,而在国内,她领导的基民盟的支持率,在各大民调机构发布的排行榜上均超过30%,大幅领先执政伙伴及明年联邦议会选举的主要竞争对手社民党约10个百分点。德国《星期日图片报》20日公布的民调表明,55%的受访者支持默克尔连任,39%反对。这一结果与两个月前大相径庭——在8月的民调中,50%的受访者反对默克尔连任,支持者仅占42%。


但是默克尔显然也深知,尽管最近基民盟和自己的支持率都在回升,但连任之路将异常坎坷。她在20日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场选举将不同以往——起码不同于德国重新统一后的任何一次选举——会很艰难。”她更进一步说,自己在选战中不仅将面对来自左翼、右翼和严重两极化的德国社会的挑战,还要在欧洲和国际上捍卫“我们的价值观”。


难民政策给大选带来空前变数


默克尔将面临她执政11年来“最艰难”选战是几乎所有分析人士的共识。而这场选举之所以将成为“德国重新统一后最艰难的一场”,则肇始于她在一年多前讲的一句备受争议的名言。


2015年8月31日,默克尔就难民危机说出“我们办得到”。随后德国开放边境,接收聚集在欧洲邻国的难民。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上百万难民涌入德国。今年8月,德国《经济周刊》在总结难民危机一年来带给德国的变化时称:“在1990年德国重新统一后,再没有哪句话比默克尔的这句给德国带来如此深刻的改变。”


虽然目前仍有数十万德国人在义务帮助难民融入社会,今年3月欧盟与土耳其就难民问题达成的协议也使得进入德国的难民人数大减,但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已经给德国社会造成深远影响。


2015年底,一些联邦州先后爆发了数万人抗议默克尔难民政策的大游行。极右分子纵火焚烧难民营的案件也时有发生。今夏德国发生的一系列恐怖袭击,虽然造成的死伤远少于法国和比利时的同类案件,但给民众带来的心理恐慌却丝毫不少。由于民众担心恐怖袭击和安全措施空前加强,今年德国慕尼黑啤酒节入场人次为2001年美国“9·11”恐怖袭击以来最低,比去年减少30万人次。


难民危机之初,一位德国知名制造企业的董事长曾乐观地宣称,接纳大批难民或许会成为长期人口负增长的德国发生下一场经济奇迹的契机。但事实表明,语言和文化的差异,令绝大多数难民都无法直接在德国就业,更何况很多人连基本的职业技能也不具备。德国欧洲经济研究中心今年4月发布研究报告称,若德国无法在20年内解决难民就业问题,则难民将给德国带来4000亿欧元的财政负担。


此外,难民涌入还在住房和就业方面加重了本就对社会不满的德国低收入阶层的压力。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给德国社会带来了全方位的挑战,激化了社会矛盾,而这一切都将给2017年的大选带来空前变数。


右翼政党或是其连任最大挑战


迄今,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给德国政坛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导致德国选择党做大。德国选择党是2013年2月建立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以抗议德国的欧债危机政策起家,现在则旗帜鲜明地反对伊斯兰教在德国传播,反对欧元,反对多元文化社会。《明星》周刊评价称,德国选择党反对默克尔的所有政治理念,实质上是一支“反默克尔政党”。


在难民危机背景下,德国选择党吸引了大批对当前大联合政府不满的支持者,并于今年9月在两场地方选举中连战连捷:先在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以20.8%的得票率超过得票率19.3%的基民盟,成为该州仅次于社民党的第二大党。两周后又在具有指标意义的首都柏林拿到了14.2%的选票,首次进入市议会;而基民盟得票率仅17.6%,为其在柏林最差的选举结果。


德国选择党是一支年轻的政党,党主席佩特里的影响力远远不及默克尔。但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德国选择党及其党主席佩特里却是默克尔明年竞选连任的最大挑战。


如果说在美国大选结果出台前,德国大联合政府的多数政治人物仍然没有对地方选举的结果产生足够的警觉,仍然在公开场合以政治精英的姿态贬低德国选择党及其支持者,仍然对明年的大选抱有过于乐观的期待,那么美国大选后,德国的主流政党不敢再对选择党掉以轻心,并开始反省。


今年德国几场重要地方选举的结果和民调均预示,基民盟和社民党在明年联邦议会选举中的得票率很可能比2013年大幅下降,德国选择党则极可能历史性地进入联邦议会,这会在很大程度上降低默克尔的胜算。


联合执政党候选人将成有力对手


目前,德国各主流政党都已经开始调整策略,为2017年大选布局。


消息人士透露,基民盟计划在选战中主打“增加低收入群体社会福利”牌,争取将近年来流失的社会底层选民从德国选择党那里拉回来。


联邦议会的其他三党则另有盘算。11月16日,在9月的地方选举结束近2个月后,柏林诞生了该市历史上首个“红红绿”联合政府,即社民党、左翼党和绿党联合执政。选举失利的基民盟作为右倾政党,被这三支左倾政党抛弃。


事实上,三党的一些主要政治人物早就考虑过,明年大选后撇开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在联邦层面上联合执政的可能性。柏林市选举的结果则让更多人看好这一选项。10月下旬,三党近100名联邦议员首次召开会议,探讨未来联合执政的可能性。但目前看来,三党想要在联邦层面上联合执政困难重重,因为它们在一些具体政策上分歧严重。左翼党坚决反对德军在海外执行任务的态度,就受到其他两党质疑。


但无论如何,目前与基民盟联合执政的社民党作为议会第二大党,将是基民盟在明年大选中的主要对手。相应地,社民党的总理候选人也将是默克尔最强有力的竞争者。


社民党主席、德国经济部长加布里尔日前表示,将在2017年初公布本党总理候选人。而在默克尔宣布参选后,外界普遍认为社民党也会提前吹响选战号角。目前德国舆论认为,加布里尔或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都有可能代表社民党参选,但熟悉内政事务的加布里尔几率更大。


事实上,今年以来,加布里尔不时批评执政伙伴默克尔施政不当,今夏还偏离德国大联合政府的一贯立场,反对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待遇,阻挠中国投资方收购德国高科技企业,更在本月初访华期间批评中国歧视德国企业,高调为德国经济界争取利益。


有分析人士认为,加布里尔如此表现,除了与中德经贸关系中遇到的一些问题有关,也是因为他迫切想要在大选前与默克尔拉开距离,突出个人色彩。


急需协调好与姊妹党关系


除了要应付三支左派政党和异军突起的右派民粹主义政党,默克尔当前还急需协调好与姊妹党基社盟的关系。基社盟只在巴伐利亚州活动,基民盟则存在于除巴伐利亚州以外的其他联邦州。两党以联盟党名义联合参加联邦议会选举。


难民危机伊始,两党就龃龉不断。在默克尔宣布开放边境后,位于德国南部的巴伐利亚首当其冲,成为了大部分难民涌入德国的第一站,边境情况一度失控。巴伐利亚州州长、基社盟主席泽霍费尔多次威胁要关闭边境,与联邦政府叫板。


现在,这两个姊妹党在难民上限问题上又产生严重分歧。泽霍费尔坚持要求为德国每年接收难民人数设定上限,默克尔则坚决反对。虽然泽霍费尔表示支持默克尔代表联盟党参选,但难民政策的分歧仍会妨碍两党共同的竞选纲领顺利出台。


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在国内外均引发了两极化的评价。在德国国内,有民众认为她一举洗刷掉了德国因纳粹暴行给世人心中留下的恶感,但也有民众说她毁掉了德国,发誓要把她选下台。外国难民和左翼人士盛赞默克尔,而一些东欧国家的领导人和新当选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则公开批评过她。


今年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的结果,都令各国的精英阶层措手不及,而移民问题对这两场选举的结果都发挥了重要影响。鉴于英美两国接收的难民根本无法与德国同日而语,不难想象难民政策将对明年的选举产生何等重要的影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次选举将是德国民众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一次公投。


未经同意不可转载,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国际先驱导报,请勿修改标题或与其他内容拼贴,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