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塔利班头目又死了,阿富汗可以和平吗?

兴杰看世界 2020-07-31 11:33:45

塔利班领导人曼苏尔在美军的空袭行动中死去,去年的7月末,曼苏尔正式被推举为塔利班领导人。过去的近十个月中,阿富汗的形势并没有因为塔利班领导人更迭而变好,被认为是温和派的曼苏尔也没有开启与阿富汗政府的和谈之路,反倒是在惩罚与报复的交火中丧生。从奥马尔到曼苏尔,塔利班也经历了领导人更迭的震荡,但是这个组织并没有因此而崩溃,足见塔利班这个组织的韧性与弹性。“斩首行动”对于网络一般的塔利班组织并没有预想的效果,未来的阿富汗和平之路必须给塔利班一个恰当的角色,即便美国和阿富汗政府都不愿意这样做。

在曼苏尔执掌塔利班的几个月中,塔利班的势力和影响力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卷土重来之势,塔利班的势力甚至开始进入阿富汗北方地区。在今年发动的“春季攻势”中,造成了400余人死伤,成为近五年来最严重的袭击事件。在这次袭击前十天,美国国务卿克里还在呼吁和谈。这次美军袭击曼苏尔,也意味着美国政府已经失去了对曼苏尔及其塔利班组织的信心,也不再幻想通过与“温和派”曼苏尔的谈判解决撤军之后阿富汗的稳定问题。至于塔利班内部是否存在温和派,还是值得怀疑的。以世俗政治的眼光很难理解塔利班这个组织。从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夺取了喀布尔政权之后,塔利班推行原教旨主义的政策,以捍卫信仰为己任。在论及信仰的时候,与之谈判的巴基斯坦官员都有些理亏,认为在信仰上,塔利班是有道理的。

塔利班不仅仅是一股反政府的力量,也是意识形态的集团,在信仰,尤其是圣战这个问题上,不同的派别之间并没有根本的差异。任何一派都很难对美国做出妥协,如果一旦放弃既有的信条,那不过变成了阿富汗政府一样的组织,缺少宗教的纽带,就很难获得组织内部的支持。这也是为什么曼苏尔上台之后,塔利班与政府谈判两度流产的根本原因所在。阿富汗总统更像是喀布尔市长,美国帮助训练的军警部队,几无战力,已经有三万多人成为逃兵,7000多安全部队士兵面对几百塔利班士兵,兵败如山倒。美国从2017年开始逐渐减少驻阿美军的数量,然而阿富汗安全部队还没有做好维持国内安全秩序的准备。最近塔利班的频频出击似乎意味着孱弱的阿富汗安全部队,以及挂免战牌的美军,让塔利班重出江湖有了更大的机会和空间。

奥巴马也担心,曼苏尔死后,塔利班可能群龙无首,会采取更加激进的行动,美国会进一步采取军事行动打击恐怖主义。以暴制暴,阿富汗的反恐已经陷入了一种难以超脱的暴力陷阱之中。对奥巴马来说,阿富汗已经变成了“奥巴马主义”的黑洞,他以承诺结束反恐战争而入主白宫,即将卸任之际,取得的成果不过是击毙了本拉登和曼苏尔。阿富汗的未来在于重建一种稳定的、可以自我持续的政治秩序,然而,奥巴马似乎无力也无心去做这种努力了。

2001年开始,15年过去了,阿富汗乱象依旧,“基地组织”的风头被伊斯兰国盖过去了,因为“基地组织” 是不具有领土属性的恐怖主义组织。塔利班的两任领导人都死了,塔利班没有消失,因为它是源于阿富汗本土的组织,进一步说,塔利班其实是阿富汗这个国家的一面镜子。就当下形势而言,未来的阿富汗,必然也必须有塔利班的一席之地。塔利班提出的和谈条件包括将塔利班从恐怖主义名单中删除;重开多哈办事处;美军撤出阿富汗;成立新的“伊斯兰埃米尔”政权。尤其是最后一条,也解释了美国在阿富汗失败的根本原因,塔利班在骨子里是反对世俗国家的,而美国还是想在阿富汗建立一个美国式的民主国家。吊诡的是,过去十几年间,美国花了7000多亿美元用于军事行动,而只有400亿美元来重建阿富汗社会。

国家的构建需要暴力,但是建立在暴力之上的政权必然是脆弱的。阿富汗这个“帝国黑洞”,依靠自身力量很难重建现代国家秩序,但是外来力量的介入终归是有时限的。阿富汗的和平愿景最终取决于各派政治力量之间能否达成最低限度的共识,舍此,击毙塔利班的领导人不会扭转阿富汗的乾坤,只不过多杀了一个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