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修改笔误后重发马家窑文

五湖散翁王志安 2020-08-17 14:47:01

马家窑——曲折中光辉(一)

(修改文)

2016.11.28

作者  王志安


沉睡了五千年的马家窑文化遗址,躺在甘肃中部地区临洮县南边十公里多的黄土中。这里背靠帐房山,右临巴马屿沟,左倚马家窑村的坡地,面对洮河哗哗流水,感到生机一片,情趣怡然。显然这块地方邻水、背坡、向阳,无疑是远古先民选取的一处最宜居住的地方。

经过漫长的岁月,在普通人眼里已经看不出这里曾经是远古人类生活过的地方了,而聪明勇敢智慧的古羌人先民们恰恰在这快神奇的土地上创造过极其辉煌的历史。他们在大西北这一片广袤地域中,创造了马家窑文化。马家窑文化不仅在向后的发展过程中深刻地影响了中华文明的形成,而且通过彩陶之路到丝绸之路文化的不断延续交流,还深深的影响了西方文明的进程。

1923年,一个高鼻梁蓝眼睛的外国学者到了临洮,这个人就是北洋政府从瑞典请来的西方地质学家,他叫安特生,其人不仅是地质学家,而且也是一位出色的考古学家。他在河南发现仰韶文化之后,带着寻找中国更源头的彩陶文化的目的,来到大西北。到古老的文化名城临洮之后,他那双炯炯有神的蓝眼睛,便在马家窑村神奇地发现这里是一个远古人类居住过的地方。于是他在当地民国政府的帮助下,从这里发掘出了远古先民遗留下的彩陶等遗物。从此这里便有了马家窑文化遗址学术名称。但遗憾的是,这位西方学者,看到这里出土的彩陶比他已经在河南仰韶和甘肃一带发现的彩陶更加精美绚丽。于是他主观地断定马家窑文化存在的时间晚于其它文化——半山,马厂,齐家,寺洼等。同时他还把马家窑文化连同他相继在甘肃发现的其他文化一起归类为河南出土的仰韶文化系列中,因而马家窑文化的考古历史地位被大大地降低了。然而马家窑文化彩陶多彩多姿,绚丽迷人的纹饰和器型,却使者安特生为之倾倒。于是他在这里住下来,想尽一切办法,收集购买了上万件的彩陶实物,并根据他和当时北洋政府达成的协议,从研究的角度出发,马驼、船运、车载,运出口岸,不远万里把这些彩陶运到了瑞典。瑞典王子见后十分喜爱,为这些彩陶专门建立了一个“远东博物馆”,命安特生为第一任馆长。从此,在中国悄声匿迹的马家窑文化,借此机遇而在世界上放出了奇异的光彩。不过在那个洋人主宰世界的时代里,从中国运去的这些彩陶,它们们的命运像从世界其他地方掠去的珍贵文物一样,只是把他们当作猎物。并没有因此而引起他们对创造了这些神奇文化的人们的崇敬。安特生还不经意地错误地认为,这些彩陶是西亚文明,甚至是欧洲文明东传的结果。因为他看到那里的彩陶和这里的彩陶有近似的地方。对于这位西方学者在调查和考证中国远古文化中发生的错误,我们不能怪他。他在两年的时间里,发现了大量的中国彩陶文化,在没有仪器鉴定的情况下,仅凭着肉眼的判断,只把马家窑文化的序列位置排错了,其他的文化排列竟然大体上都是正确的。不容易啊!后来中国学者通过进一步考证,指出了他的文化西来说的错误之后,他也坦诚地承认了自己判断上的错误。因此我们要肯定的说,安特生对中国彩陶文化的发现是有贡献的,我们应当尊重和怀念他。

安特生发现马家窑彩陶的二十年之后,于 1944年,中国培养出来的一代考古学家夏鼐,作为当时中国考古研究所的所长,他带着对西北彩陶文化考察的目的来到临洮,对寺洼文化遗址进行了挖掘。这次挖掘解决了中国彩陶文化中的许多重大问题。比如根据文化层深浅的地层关系,他确定了马家窑类型的彩陶存在的时间早于半山,马厂,齐家,寺洼,辛店等文化类型。纠正了安特生把马家窑彩陶年代排在半山齐家等类型之后面的错误。这次考察,夏鼐先生还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马家窑类型彩陶与河南出土的仰韶彩陶有许多不同的地方,具有鲜明地方特色,是另一种文化,他建议把马家窑,半山,马厂都列入马家窑文化彩陶系列之内,就叫作马家窑文化。这一建议后来得到了中国和世界学者的认可。于是马家窑文化正式成为一种一种远古文化类型,享誉全世界。这次考古挖掘中,夏鼐先生还根据墓葬风俗的不同,确定了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寺洼,新店等文化都属于古羌人的文化遗存。这对我们研究马家窑文化的创造者,及其后续文化发展的文化传承关系奠定了一个十分重要的理论基础。因此我们认为夏鼐先生对我国彩陶文化作出的贡献功不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