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美国研究】石江月:一个更“流氓”的美国来了!中国准备好了么?

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2018-04-16 15:30:02

点击上方“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可订阅哦!


一个更“流氓”的美国来了!中国准备好了么?


作者:石江月,国内资深军事媒体撰稿人;

本文来源:石江月防务观察(ID:Defence_SJY)





我是流氓我怕谁这句极富情绪感的口头禅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相当流行,很多青年穿着印有这句话的文化衫,以显示自己的个性。据说,这句话出自王朔,透着自己的无所畏惧,别人拿自己没办法的劲头!

 

20多年后,这句话可能在大洋彼岸得到了更形象地表现,而且让全世界都深深有所感受!因为将这句话的精髓演绎得生动到不能再生动,准确得不能再准确的人,今天已经入主白宫,他就是那位口无遮拦、爱敲竹杠的特朗普!

 

他的“流氓”套路已经让外界见识到了。从挥舞“撤回军事保护伞”的斧头要求日韩甚至欧洲盟友“出血”增加军费支出,到拿起“征收高额关税”的大棒在推特上挨个敲打那些大型跨国企业。不管怎么说,效果出乎意料。越来越多的知名汽车公司把原本在其他国家投资建厂的计划改到美国,以增加美国的就业;安倍也屁颠屁颠地在特朗普还没上任时就跑去“拜见”,以显示自己的“诚意”。就连那些美国的欧洲盟友,如今也在计划增加自己的国防开支。

 

所以,以前都说美国政客耍的是“流氓外交”,但是与特朗普相比,他们都太绅士。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才让人意识到真正的“流氓”来了!

 

正如基辛格所言,“特朗普与以往任何美国总统都不同,他靠自己的策略和与众不同的竞选主张当选总统,他对任何利益集团没有义务。”相比于传统的政治家,特朗普罕见地不在乎脸面,也更加不择手段。正所谓,商人无原则,狂人无底线。




 

毫无疑问,从这次美国大选过程来看,特朗普政治素人的标签欺骗了很多人,这是一个意志坚强、妄自尊大、狡诈多变、唯利是图的“流氓”政客,与他打交道,无疑需要相当的谨慎。那些仅仅因为对方是个新手,而忽视其“流氓”属性的人,最终都会付出代价。这一教训,可能希拉里和共和党当初那些建制派竞选人都深有体会。

 

那么,当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后,为什么中国要首当其冲做好准备,面对一个更加“流氓”的美国?因为从去年4月作为共和党总统竞选人之一,发表自己的外交政策时开始,特朗普就将中国视为是美国经济和地缘地位最重要的挑战者。

 

首先,特朗普当选之后,违背以往常理(以往美国当选总统首先是打给英国),将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当时风雨飘摇的韩国总统朴槿惠。在电话中,特朗普表示美国将百分百地坚持与韩国合作路线不动摇,通过与韩国坚定强有力的合作抗衡保护韩国免受朝鲜的不稳定性带来的威胁。从之后特朗普在个人推特上就朝鲜问题的表态,可以料想,坚持部署萨德、强硬对待即将发射洲际导弹的朝鲜,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而且,虽然是安倍主动“求见”,但特朗普当选后第一个会见的外国领导人就是安倍。再结合特朗普及其选择的国务卿人选蒂勒森此后对南海问题的表态,特朗普的外交争取目标其实非常明确,即他希望能够通过比前任们更鲜明的姿态,与美国的东亚盟友确立更加稳固的联系,以此加强美国在远东的地缘优势。在这种背景之下,“川菜”通话,虽然令人震惊,但却已在特朗普的“情理”之中。

 

另外,可以预期的就是,特朗普在贸易和货币政策上对中国的反击,也将远比奥巴马时期更加猛烈。特朗普声称,他上任之后首先要完成的其中一个工作就是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而作为特朗普提名财长人选的史蒂夫·姆钦表示,他上任后将为此寻找证据。

 

被特朗普提名担任美国商务部长的华尔街亿万富翁威尔伯·罗斯周三也对中国的贸易政策发难,称中国是全球“保护主义最严重”的大型经济体,“他们谈论自由贸易比他们实际做的更多”。罗斯表示,那些违反贸易规则的国家应该“被严厉惩罚”。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欧洲盟友的地缘价值将会迅速下降,这一点从特朗普几天前批评北约已经意义不大、欧盟沦为德国的工具可以看出。而且,在特朗普眼里,俄罗斯威胁已经大大下降,甚至他已经做好准备在上任一开始就解除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

 

所以,东亚盟友的地缘价值将会迅速攀升,因为特朗普眼里的中国挑战已经迫在眉睫。

 




不少美国的观察家认为,一个值得关注的迹象就是南海可能成为2017年的一个潜在的爆发点。特朗普如何阻止“中国咄咄逼人的行动”将有可能导致南海的进一步紧张。

 

为什么美国人认为中国在南海“咄咄逼人”,因为中国上个月在南海捞起了美国海军的一个无人潜航器。虽然最终归还给美国,但这一举动被美国保守派们难以接受,认为是中国未来将更加咄咄逼人的一个迹象。同时,针对中国继续在南海修建人工岛,特朗普的国务卿候选人蒂勒森之前也对中国发表了更为强硬的言论,甚至说从很多方面来看,这与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相似。

 

另外,特朗普的国防部长提名人马蒂斯在接受国会质询时也声称,全球力量平衡正受到中俄威胁。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罗伯特·曼宁说:“事实上,美国将继续加强自由航行行动,而中国在那里有很多船只,包括海上民兵驾驶的伪装成渔船的船只,某种形式的对抗很可能会爆发。”

 

哈德逊研究中心中国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美国知名对华鹰派之一白邦瑞在《国家利益》杂志撰写了一篇题为《特朗普可以不挑起战争的方式面对中国站起身来》的文章。白邦瑞在特朗普竞选和过渡团队当中实际扮演的外交事务顾问之一的角色,他在文章中列出了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六大敏感点:首先是一个中国政策和台湾问题,其次是涉藏问题,第三是中印边界争端和美国对印军售,第四是美国在韩国部署反导系统,第五是南海问题,第六是中国的贸易诉求。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暗含的意味是,特朗普可以在这六个问题上与中国讨价还价“割羊毛”,完全不需要走到兵戎相见的地步。很显然,特朗普之前已经在“一个中国”问题上频繁“开炮”挑衅,将此作为交易的筹码,“流氓”外交的本色已经流露。

 

特朗普上任总统,把美国外交带进了“流氓时代”。中国需要系好安全带,准备好陪特朗普坐一轮“过山车”。否则,我们就会陷入特朗普的节奏!



亲爱的各位朋友,为了加强不同群体朋友之间的交流,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拟创建微信交流群,分别为公务员群,教师群,学生群,爱好者群,企业群以及媒体群定期举行交流以及活动。请添加微信1264273178添加时备注您的信息将您拉入对应的群中。




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ID:sinozhuge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万里常安研究院是由国内知名国际关系学者、国际新闻评论员黄日涵老师领衔的专业研究“一带一路”以及海外风险的智库,旗下中国最大的政治学与国际关系社区拥有15万的关注者,投稿或课题研究合作请联系邮箱:sinozhuge@126.com,另外“海外利益研究”

(haiwailiyi)微信公众平台也期待您的加入。



责任编辑:沈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