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五大变量制约中美关系新走向

国防参考 2018-06-19 12:32:00





摘  要


决定中美关系是和平还是战争、是对抗还是合作,依然存在五大变量,把握这些变量,并增大其积极面,中美关系还是可能避免冲突,继续保持对话与合作的。

刊于《国防参考》2017年第 5 期

微信号:jfjbgfck

尽管特朗普已经向中国承诺坚持“一中”政策,但这位新总统给中美关系增添的不确定性依然没有因此而减少。特朗普及其团队对中国所持有的偏见和敌视态度难以消除,使得中美关系未来走势依然不乐观。


人们难以预计,特朗普剑走偏锋、天马行空的个人特性及行事风格是否会颠覆美国历届政府的对华政策传统,会把中美关系带向何处。西方多家战略分析机构认为,中美未来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在持续增加。


笔者认为,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在于,美国新政府企图以武力迫使中国在重大国家利益面前对美屈服。而决定中美关系是和平还是战争、是对抗还是合作,依然存在五大变量,把握这些变量,并增大其积极面,中美关系还是可能避免冲突,继续保持对话与合作的。


第一大变量是中国经济发展态势。中国经济能否实现转型成功,继续保持健康稳定的发展态势,对中美关系至关重要。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并快速接近美国,将对美构成于我有利的心理态势。


近年来,美国经济缺陷愈发暴露无遗,经济长期低迷预示着美国国力的持续衰退,也沉重打击了美国继续称霸全球的雄心。对此,我们必须保持清醒,把决定中美关系走向的关键性物质基础——经济——做大做强,增强主导中美关系发展的经济和军事权势。美国执政者大多奉行现实主义,中国越强大,中美关系越稳定、越平等、越和平、越合作。

第二大变量是军力的发展走向。在特朗普的执政团队中,除商人外还有一帮“战争狂人”。在美国战略界也一直有人叫嚣,要武力阻断中国的崛起。中美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和危险性在提高。美国军备发展的战略方向日益向着对抗中国军队聚焦。


因此,中国军事发展的走向与能力的强弱,将对中国国家安全和中美关系走向带来决定性影响。我军需要在改革中迅速形成新型战斗力,在常规力量和核遏制力量方面取得重大进展,从而在更多领域形成中美不对称制衡态势。中美军事能力的接近和相互制衡态势的形成,是实现中美关系和平稳定的极为重要的前提条件。

第三大变量是中美能否重新建立危机管控机制。当前,中美在贸易、南海、台湾和朝鲜等问题上的分歧可能激化。特朗普缺乏执政经验,对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敏感性及其可能造成的地区和全球影响认识并不到位,加上他几乎完全弃用了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对华外交专业人士,以及中美危机管控机制。


这样一来,就使得中美关系在遇到危机时可能完全失去缓冲,危机演变成对抗甚至冲突的可能性大为提升。因此,重建中美各层级的沟通对话机制,及时有效管控危机就成为中美关系中的当务之急。而如果特朗普政府无此诚意,中美关系则危矣。

第四大变量是中国是否能够管控好同周边国家的分歧和冲突。管控好我同周边国家的分歧既对维护地区稳定具有积极意义,也可避免别有用心的国家乘虚而入。由于历史和现实、内部和外部的原因,我与周边国家的领土和权益争纷近年来有所加剧。加之有些域外国家极尽挑拨离间之能事,企图渔翁得利。


我加强同周边相关国家的对话协调,缓和矛盾,互利合作,既有利于破解某些国家围堵中国的图谋,也有利于地区降低紧张态势,重建信任与和平稳定,更有利于我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推进地区的共同发展与繁荣。

第五大变量是特朗普政府如何认知其亚太利益和中美关系。特朗普上台伊始,其政府团队正在重新定位美国的亚太利益及战略目标,从认知到形成政策需要一个过程。

就目前来看,特朗普的对华政策较为鲁莽,加上其团队咄咄逼人的对华态度,可以预计,以战略优势采取施加压力,步步紧逼,谋求最大的经济和战略利益是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既定战略,同时不排除其采取进攻性和冒险性的举措。对此,我们需要做好充分的战略预判和准备。

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现实国际环境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世界面临的共同安全威胁越来越严峻,这些问题亟待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加以解决,尤其是中美这样的全球性大国,更是责无旁贷。


在世界面临大变局大转机之时,大国应当勇于举起团结合作的大旗,担起领导世界共克时艰的责任。如果世界各国任由民粹主义和自私自利成为行动规则,大行其道,世界无疑将变得更加混乱和黑暗。各国也难以独善其身,将同受其害。



除此之外,我们也要正视中美关系正在转变的现实,在运筹未来中美关系时,要动员和团结一切力量来维护中美关系稳定的大局。稳定了中美关系,就稳定了亚太地区甚至世界的和平稳定。这符合世界所有爱好和平国家的利益。


一是按照习主席对中美关系的设想,继续推进构建中美“不对抗不冲突,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的目标,回到中美对话协调的正确轨道上来;二是丢掉幻想,对中美关系变化做好充分的思想和行动准备,有备无患才是我们的底线思维;三是无论是亚太还是世界,希望中美和平合作的国家和力量要远远大于希望中美战争的力量。因此,要广泛团结爱好和平的国家和力量,反对美国的强权政治和军事霸权,共同声讨、打击和孤立任何战争政策。


作者:王新俊

军事科学院军事战略研究部研究员


脑洞大开:回复参考君关键词,获取更多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