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李善友:熊彼特让我认清自己

混沌研习社 2018-05-15 13:30:01

我不是一个很有偶像崇拜情结的人,但是我说偶像是熊彼特,他特别能够打动我。当你不知道你是谁的时候,如果你知道你的偶像是谁,他会提醒你,你是谁。


所以,在我未来的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混沌大学,不是混沌创业营,而是寻找到那个建立在哲学和科学基础上的创新理论。我讲的对与错不能向你保证,但我一直努力讲最新的东西,这个真诚希望你们能够看得到。


(本文根据李善友教授在混沌创业营开学典礼的演讲内容整理而成,有删节


演讲者李善友混沌大学创办人


如果说我有偶像,一个是乔布斯,一个是熊彼特。乔布斯不多说,来看熊彼特。


在斯坦福学习的这一年,我几乎看完了有关熊彼特的所有资料。我曾经说,混沌创业营是一道窄门。而有本写熊彼特的书叫《开门》。这似乎有一种关联:我们是一道窄门,熊彼特代表的某种精神,给我们开了一道门。


我想讲讲熊彼特的故事。



1983年5月23日,《福布斯》杂志的封面上有两个人物,一个是凯恩斯,一个是熊彼特。凯恩斯的头像下烛火旺盛,而熊彼特只有薄薄淡淡的一根蜡烛,在顽强地燃烧。



上个时代,凯恩斯代表我们经济发展政策的主流思想,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比如投资增加需求来促进经济增长。而熊彼特认为,经济增长最重要的驱动力是创业家的创新。


如今,奥巴马首席经济顾问Larry Summers说:“创新起着经济增长发动机的作用,在这方面,21世纪最重要的经济学家已经不是凯恩斯,而是熊彼特。


换句话说,今天的时代以及今后的时代,可能是创业家的时代,也就是熊彼特的时代。不管你是否知道熊彼特,他已经与我们紧密相连。




熊彼特曾经梦想成为伟大的经济学家,但在他的时代并没有实现。


这个梦想失败后,他在现实生活中发现了重要使命——提出并讲授伟大的思想。他有严重的抑郁症,终生都想自杀,所以这个使命成为熊彼特活着的全部意义,而生活只是替代品。


他的确成为了一个伟大的讲师,他在哈佛讲了18年课,每一次演讲,讲稿都是唯一的。每年讲完课后,熊彼特会把这一年的课件卷着扔出去,第二年重新准备。他没有研究团队,甚至连研究助理都没有,所有工作都是自己做。那时候没有电脑,没有谷歌,全部用笔完成。每隔几年,他会重新开一门课。


这是一个孤独的大师,从来不在自己的课上讲自己的经济理论,不和学生一起做研究,反对形成学派。这跟他年轻时发生的一件事有很大关系。


1905年,22岁的熊彼特在维也纳大学参加了由奥地利经济学派掌门人、奥地利财政部长庞巴维克主持的研讨班,主题是关于庞巴维克的资本主义理论以及马克思理论。


研讨班包括老师在内有六个人,包括三个马克思主义学派,两个自由学派,熊彼特是保守主义者。虽然老师庞巴维克本人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但是他让马克思主义者与他平等研讨。这是作为讲者对学生和学问最大的尊敬。


这个为期半年的研讨班并没有让22岁的熊彼特得出任何结论,但是学术训练给他提供的思维启发,让他超越了自己的出发点。


3年后,25岁的熊彼特写了第一本书。6年后,年仅28岁的熊彼特出版了《经济发展理论》,标志着创新理论的形成,成为一代经济学大师。这两本书里讨论的题目就来自那个研讨班,但是他得出的结论,跟其他两派都不一样。


熊彼特是主流经济学家里第一个把“创新”这个词单独挑出来的人。熊彼特认为,“创新”是经济发展的根本现象。在他看来,所谓的“创新”就是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把一种从来没有的关于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新组合引入生产体系。


这个研讨班成为熊彼特人生中最具重大意义的经历之一,也塑造了他自己的教学理念。




熊彼特说,一个好老师的作用,就是开启学生的思想之门。


他反对形成学派,因为不想控制这些年轻人。他很少提及自己的理论,只讨论学生们关心的话题。他拥有教师最珍贵的品质,就是从不根据与自己意见的契合程度来判断人。他只在乎学生的想法是否经过自己的独立思考,而不看思考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所以他的圈子里,凯恩斯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都有,他最喜欢的学生同时也是哈佛教授,是一位马克思主义者,哈佛有一次想把这位年轻的教授开除,熊彼特以罢工甚至离开哈佛来抗议这个决定。


熊彼特的理论跟当时的主流经济学家不合,他最重要的学生都转身追随凯恩斯了。但他倾其一生,都在思考自己第一因的经济理论。这是熊彼特更让我尊敬的地方。


即使熊彼特活着,他也许也不能完成一直想要的理论著作。他在寻找一种可能不存在的东西:一种类似于瓦尔拉斯模型的、至少是部分决定性的和数学的、同时又是动态的和进化的模型。


他一直想用数学形式来完善他的创新理论,到晚年天天做数学练习,但那时候没有混沌理论,没有复杂科学。


《开门》中有句话,我看完几乎要落泪:“他一直坚持不懈、近乎自虐地用他的头脑去撞击一堵谜一样的墙。”


好奇怪的一个人!我看了许多熊彼特的著作、传记与跟他相关的论文。这个人特别打动我。我不是一个很有偶像崇拜情结的人,但是我说偶像是熊彼特。或者说,作为一个讲者,作为一个手艺人,我希望能够成为像他那样的人。




回到我们自己身上,当你不知道你是谁的时候,如果你知道你的偶像是谁,他会提醒你,你是谁。


1955年以来,管理学成为一门成熟学科,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一套完整的基础创新理论,可我相信它一定存在。斯坦福一年的学习,让我更加坚定,在我未来的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混沌大学,不是创业营,而是寻找到那个建立在哲学和科学基础上的创新理论,如果有可能,希望还能加一些数学的思考。


在这个过程中,我会不断磨炼,每一次都给你奉献最新的东西,它不一定是完善的,因为它一直在生长。


其实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很有压力,因为这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已经四十几岁,头脑早过了活跃期,而且我虽然是学数学的,但已经全还给老师了。


这就是我未来人生的第一个内核的圈。往外延伸的第二个圈是混沌创业营,每年我就炒这一桌菜,把最新的东西讲给最牛的人。


我再三说,把创业营的人招在一起,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我所讲的东西无非是启发你的思维,其实全都是错的,你什么都可以批判。


继续延伸的第三个圈是希望办一所创新的大学——混沌大学,它的理念是私立不私有。所以混沌大学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我们没有校长,没有门派,更没有门徒。这里不灌输价值观,不追求一致性,只追求独创性。


我很幸福的是找到了人生的一圈又一圈。我讲的对与错不能向你保证,但我一直努力讲最新的东西,这个真诚希望你们能够看到


如果我的嗓子允许,我愿意讲到80岁,拉大尺度回头来看,这件事情的节奏感和时间感就不一样了,我想慢慢地磨,我不希望与大家建立太功利的感情,你们在这里有所收获,我就很满足。


混沌大学愿做各位创业路上的创新加油站,什么时候你脑子累了,愿意过来加加油,给自己的思想洗洗澡,就来听听我的课。我讲的不一定是对的,但是希望我每次课能刺激你从不同的角度来思考问题,这就够了。

  

*本文根据李善友教授在混沌创业营开学典礼的演讲内容整理而成,有删节,欢迎转发分享。转载授权请联系warmly11。


R

  eading

推荐阅读 (点击文章标题,直接阅读) 


★ 上期必读人类权力越来越大,幸福为何没有随之增加?

★  视频李善友:一个落后组织的死亡,是对这一地区最大的贡献

★  笔记《混沌研习课全部课程实录&PPT合集》


去年7月,李善友教授赴美演讲

6分钟,1800张门票一抢而空

课程视频已在混沌APP上线,点此下载观看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混沌研习社超级课程表,入社听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