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你行你上的年代,怎么世界人民似乎都不行了

任丽倩 2018-04-15 11:28:42

本来还想写个临近四十的感悟系列,第二篇还没出,时间就和上帝一样开我的玩笑,所谓的你一开始计划上帝就开始笑(”when you start planning, the God start laughing”)。好吧,改成“年过四十的感悟”,可以写到和上帝见面为止了。这样凑个系列应该容易一点了,哈哈哈。


自从1997年来了美国,基本上就很少看中文书和报纸了。平常仅有的国内新闻都是台湾联合报上看的。为啥看台湾的报纸呢?来美国第一个室友是台湾人。那时候台湾同学都有免费台湾报纸赠送,而我没人给我免费《人民日报》,就这样被她们拉拢了。台湾女生的厨艺和对古文传统文化的了解也让我心服口服地和她们打成一片,所以对国内的新闻封锁和审查没什么大的概念。两年前加入微信后发现很多文章马上就被作者删除了,才第一次意识到原来党和国家一如既往地关心大家的文化生活。


当然这样就导致对国内很多名人都没听说过。还好有百度,可以马上查出吴思或者郭德纲是谁。对国内的文化界娱乐界是如此陌生,很长一段时间,以为刘小波和王小波是同一个人呢,发誓以后要给孩子取名字的时候稍微多用点心。当然,范冰冰和李冰冰是两个不一样的人倒是很早就知道了,毕竟娱乐界比思想界更有影响力。当然最近已经被几个大学同学说服该用谷歌而不是百度了,尽管百度的很多技术应该是另外几个大学同学亲手做出来的。


前几年回国都可以在国内看英文版的纽约时报,所以美国人要是提到中国新闻不自由,我肯定要提醒他一下,你反正看不懂中文,那么在中国可以看英文报纸,对你而言谈何新闻封锁呢。唉,身在国外为了捍卫祖国母亲我也是豁出去了,尽管我自己的不会英文的父母亲确实被新闻封锁了。国事大于家事,我总不能老是拿我那套解放全人类要先解放自己的小资思想来毒害和要求别人。


国内的电影和电视剧也基本上没看。很简单,国内的精英都追美剧,我总不能落后啊。再说了,我最喜欢的一些美剧,譬如《波斯顿律师Boston Legal》, 《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白宫群英The West Wing》,《The UNIT》和《广告狂人The Mad Men》里头的专业术语和娱乐并存,是国内电视剧实在没法比的。当然,在丈夫无数次劝告下,我还是看了《大话西游》,几集《非诚勿扰》和《潜伏》,这样终于可以不懂装懂地偶尔装一下,显示自己还没有成为外黄里白的香蕉人。


不看中文的严重后果就是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看不懂中文笑话了。所谓的美国相声stand up comedy是我心头一好,美国的晚间相声late night comedy里的几个大牛表演是我每天最放松的娱乐。不要说一线美国commedian,即使是二线的我都知道不少呢。在朋友圈刷屏的奥巴马在白宫记者会上的总统段子表演姐很多年以前就开始看,而且能看懂了。可是前一段时间的笑话“别低头GDP会掉,别流泪资本主义会笑”竟然难住了我,因为不知道笑点在哪里。


这样的事情碰到几次后,竟然激发起我多读点中文的兴趣。毕竟国内什么有名的思想家或者惨淡的爆炸或死人的时事离我是很远的,但是如果看到一个中文笑话大家都在笑而我却笑不出来可是触动了我的内心。我的偶像都是段子手,如果看不懂段子,宝宝心里真的是苦的。自从五年前有了孩子后,除了借口每天和工作可以拉点关系趁在上班时间看的那两份雷打不动的报纸,美国的书电视电影也没时间看了。如果哪一天美国的段子我也找不出笑点,那就说明孩子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质量了。


据说现在国内流行这届人民不行的说法。我哈哈大笑亦苦笑了。还没笑完,美国这边共和党选民就打算选特兰普TRUMP做他们的代言人了。不得不说我一直都以为TRUMP不会被提名的,因为很难想像他这样极端只有口爽却没有实际政策的人会被提名。当然我错了,美国人民不是和以前一样,只看重利益而不在乎孔乙己一样骂人可以很爽的感觉。不过美国人民还没最后发话,特兰普上台只能说是美国共和党选民不行。这不是你行你上的年代吗?怎么最近无论从中国到巴西俄罗斯甚至美国,世界人民都似乎不太行啊。巴西的令人敬爱的前总统原来是个混蛋,俄罗斯的经济增长和油价一样低到尘埃了。这么比比觉得小孩也算行了,毕竟最近家里的大事是女儿都敢骑有助轮子的自行车了。


因为刚过四十不久,还没有什么大的感悟。唯一可以拿来做鸡汤的,估计就是一两点材料。譬如最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其实是个十足的女权主义者。对那种什么低到尘埃里的爱情不仅仅无法欣赏,也无法接受。四十了,都是向尘土奔去的人,什么耐心真心都是要靠强健的体魄的。当希望解决缺觉问题和户口制度改革一样成了供给侧改革的一个议题的时候,低到尘埃就显得可笑了。更何况,似乎低到尘埃的都没什么好结局。还有就是人到四十,还真的可以做到一丁点的惹不起躲得起了。以前年轻的时候,基本上不敢忽视别人,现在发现偶尔能做到“懒得理你”,也是一种成熟。


还有就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确实是真道理。不说什么好朋友啊好空气啊民主啊这些东西有了以后很难放弃,就说这洗衣液吧。自从生孩子时被儿童医生建议用DREFT 婴儿洗衣液,这么多年了,医生说过了一两年就不需要用这种贵一点的洗衣液了,因为孩子已经能抵抗这世界的许多废物了。可是每次给孩子洗完烘干衣服后那微微的香气,让我实在没法回到以前用的洗衣液牌子了。


这就是四十后的生活。因为DREFT没请我做广告,所以我就只能私心一点,给自己出版的书做免费广告了。赶在母亲去世十年前这本书出来,我终于可以偶尔懒得理这个世界,洗洗睡了。



谢谢大家花时间看!-丽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