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曾德凤:我是“低价值感”症患者

三尺巷 2018-06-19 12:29:56

  作者:曾德凤

  所谓“低价值感“症,其典型的表现,便是把对方看成大象,或者比大象更大象,而把自己缩龙成寸为虱子什么的,甚至比虱子还虱子。

  我就是个“低价值感”症资深患者。

  我遇到一个用扫把一扫一大堆的狗屁科长什么的,都点头哈腰,好像对方是什么大得不得了的人物一样。

  如果碰上个厅长或者更大的州长,我恨不得就是他们身边的一条哈巴狗,一个劲地摇尾巴,以示对对方崇敬得不得了。那眼神,起码是李连英看慈嬉太后一样。如果我有司马相如之才,对方又恰好当着我的面不礼貌地放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响屁,我不但不会有任何的不快,而且,会才思敏捷地立马为他做一篇花团锦簇的《屁颂》,比历史上的《屁颂》更出类拔萃。可惜我不是司马相如,笔杆子笨得如狗熊,会错失良机的。

  如果遇上比州长还大的官,如首相、总统、联合国秘书长什么的,那我会做得更令人刮目相看。我觉得,用三跪九拜之礼甚至更辉煌的五体投地之礼,都难以表达我对对方的泰山一样的尊重。我觉得,人类的礼节太贫乏了,应该有比三跪九拜五体投地更隆重的礼节才不会使我觉得失礼。好在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见首相、总统、联合国秘书长一类恐龙级大员的机会,不然,会无所适从死了的。

  我不但对人如此,对动物也是如此。就是一只野狗冲过来了,我也在吃惊的同时,恨不得向他此致敬礼的。假使过来的是关夫子胯下的赤兔马的话,我会把伟大一类的超级词语毫无保留地奉送给他的。

  我这样尊重对方,可谓付出巨大,应该有相应的回报才是,比如说对方也特别尊重我,使我如沐春风。但事实恰好相反,我收获的不但不是滚滚而来的尊重,而常常是轻蔑。不知何故?

  我也不想在与对方的交往中,把自己打压到尘埃里,但深入骨髓的某些东西,在牢牢地左右着我。很可能,我的基因里便带有“低价值感”基因,改不了的。就是把我碾成灰再重塑一个我,行为还是如出一辙的。

  我虽然在感受别人赠送的轻蔑这方面迟钝得令人扼腕叹息,但有时轻蔑强烈犹如炸弹,也感受到了某种委屈。为此,我去求过医,但因为医学科学还没有发展到可以随便做基因敲除的阶段,医生也无能为力。我去求老教授,老教授脑袋摇得如陈旧的拨浪鼓。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我自己倒是天才地悟出了一个特别好的治疗方法。这个治疗方法的精髓就是:自己堂而皇之坐上奥巴马或者潘基文坐过的宝座。处在那样不同凡响的位置上,我的一切“低价值感”症行为,带来的就绝不会是不解风情的轻蔑什么的了,人们会不约而同地认为我是天底下最没有架子最最亲民的大人物。没有之一,独一无二。我想名垂青史,那是坛子里摸乌龟,手到便拿的事儿。

  挺让我郁闷的是,我奇思妙想出来的这个治疗方子虽然巍然耸立于天地之间,比《本草纲目》还牛气,但我庸人一个,缺乏经天纬地之才,恐怕永远也坐不到那样的高位上去,除非在梦中,白白辜负了这么好一个方子。

  这样,我还会与“低价值感”症狼狈为奸的。我琢磨:万一某时某刻感受到了轻蔑并被轻蔑得受不了了,嚼嚼赵本山的小品郭德纲的相声,或许就舒坦了。

  

  编辑:王小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