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吃瓜群众在进化,鲁迅发的药还得吃!

新周刊 2018-06-19 15:30:48


 美国画家克莱德·辛格(Clyde Singer)作品《旁观者》(1937)。


吃瓜群众目睹了所有事件却依然不明真相。“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这样的纠结,从来不会出现在吃瓜群众的字典。


文/小新


2016年,贵圈依然很乱。


吃瓜群众也很忙:从明星八卦(无非是恋爱/分手、结婚/离婚那些事)到美国大选、“脱欧”乃至“闺蜜门”、鲍勃·迪伦到底要不要去领诺奖,他们忙着八卦、忙着追星、忙着站队、忙着点赞、忙着阴谋论……


网络实时热搜榜背后,是每一位吃瓜人的劳苦功高。



2013年9月22日,杭州下沙。农历八月十八大潮日,加上超强台风“天兔”的外围影响,钱塘江潮水在七格段撞击江堤后掀起巨浪,观潮者纷纷举起手机拍照,记录壮观大潮。 据报道,近20年间钱塘潮已致近百人死亡。

 

从“围观”到“吃瓜”的娱乐化消解

 

吃瓜群众的前身是围观群众。“吃瓜”取代“围观”,是在这一两年发生的事。“围观”是个中性词,2010年微博刚兴起时人人大呼“关注就是力量,围观改变中国”,重在参与感;“吃瓜”则以娱乐化的戏谑消解了“围观”的庄重感和使命感,也含有“关我P事”的意味——正如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彭凯平的总结:“吃瓜群众”代表的无非是“无责任、无判断、无担当”的“三无心态”。


作为“围观群众”的进化版,“吃瓜群众”有了一些新的特点,比如,他们入戏更深,是具有表演属性的围观者。以往的围观群众是“沉默的大多数”,光潜水不说话;现在的吃瓜群众则不但爱憎分明地表明立场,还自诩万能的编剧,推断事件的走向。所以张靓颖那句“对不起,没有按你们的剧本去演”让吃瓜群众不爽,因为这等于是说“洗洗睡吧,没你们什么事”。


但对吃瓜群众来说,剧情应该是这样的:你们在台上演你们的,绯闻、离婚、互撕,越狗血越好;我们在台下演我们的,坐在前排边嗑瓜子边看,越投入越好。大家联手,完成一台台大戏。



2016年8月9日,太原,某商场举办七夕节“滚床单”赢取千元大奖活动,观众用手机记录现场所见。图/CFP

 

“吃瓜”的正确姿势

 

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吃瓜群众?首先,你得保持智商在线,以侦探般的洞察力和推理能力,迅速厘清热点事件的来龙去脉、人物关系、阴谋与阳谋、谣言与真相。当年那份“毒药验尸报告”堪称从众多线索中直抵真相的样本。


其次是保持存在感,除了在直播平台上用弹幕报到、在微信朋友圈中转发长文以证明“朕已阅”,还可以进入快捷模式——即采取报站制,逐一访问相关当事人的微博账号,并留下评论。这一手段对朝阳群众隔三岔五的举报尤其高效,可划分为“嫖娼线”和“吸毒线”,串联起所有涉事人物,方便其他“乘客”快速走访。比如“吸毒线”:“始发站李代沫,上一站宁财神,本站毛宁,下一站宋冬野,请有序上下车。”


再就是旗帜鲜明地站队。有态度的围观是吃瓜群众的默认选项,你可以不发言,但你的每一次转发和点赞都是一种无形表态。“希望这条顶上去”“一看评论我就放心了”,这些微博精华留言自带强烈群体属性,群体的无意识行为由此代替了个人的单打独斗。内部出现派系斗争是难免的,比如,站希拉里还是站特朗普,这是个严峻的考验,站队不正确,搞不好要家变的。机智的吃瓜群众开辟了第三个选项:谁都不选!或者,站米歇尔·奥巴马好了!


最后,以这个姿态退出“吃瓜”状态:贵圈真乱!认真你就输了!



2015年2月14日,杭州市,马云携阿里巴巴高管张勇、彭蕾等现身黄龙体育中心,观看2015年中国足协超级杯赛。马云的到场引来球迷围观。图/ CFP

 

“吃瓜”作为一种心理防御机制

 

“吃瓜”是人的天性。彭凯平说:“人类对有些事情,比如性、八卦,比对国际争端等严肃话题的兴趣更大。这和人的原始欲望有关系,它们会让人产生兴奋感,产生多种引发愉悦体验的神经化学激素。这种‘看热闹’不仅带来心理满足,也带来生理满足。”


“看热闹”是人类心理防御机制之一。人们会说,“你看那些名人和成功人士,他们其实活得没那么好,只是看上去好而已,谁还没有烦心事”,等等,聊以自慰。“人们会把他人当作镜子,如果别人过得很好,在某种程度上就会显得自己过得不好,这就让我们不开心。人们会倾向于忽略这件事情,这就是另一种防御机制——否认;而如果别人过得不好,我们就越发想去关注他,甚至关心他,因为这从另一角度反映出我们过得很好,至少没有遇上太大的灾难或羞辱,这对我们的自尊心也是一种补偿。”彭凯平解释道,这种现象在心理学中被称为“镜像效应”。


从这个角度来说,吃瓜群众主要是心理上的弱势群体,他们需要通过不断地比较、观察别人的生活来获取对自己人生的认可。



2010年9月19日,北京建外SOHO,第二天是“全国爱牙日”,15名演员扮演成各种角色在街头宣传口腔保健知识。图为市民围观“白大褂”给《阿凡达》里的“纳威人”做检查。图/CFP

 

别看戏了!你也有自己的戏要演啊

 

从看客、围观群众到吃瓜群众,可以看出中国围观群体的进化轨迹。


传统意义上的围观产生看客。关于看客,再没有比鲁迅先生更敏锐的诠释了。他说中国的群众永远是“戏剧的‘看客’”,这些看客在他的作品中以群体形象存在,是一种阴沉、庞大、无处不在的力量——“无物之阵”,或称“无主名无意识的杀人团”。


“阿,阿,看呀!多么好看哪!……”在小说《药》中,鲁迅没有把笔墨泼洒在最具视觉效果的砍头瞬间,而是勾画了一群无聊民众如何聚精会神地围观杀头:他们“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向上提着”,刽子手手起刀落,这群围观的人便“轰的一声,都往后退”。


鲁迅说:“人们在社会里,当初并不是这样彼此漠不相关的,但因豺狼当道,事实上因此出过许多牺牲,后来就自然而然都走到这条路上去了。”专制、冷酷的政治文化造就了看客,看客漠然的围观,则使专制更为冷酷。



2014年6月,湖南省娄底市二大桥西侧有一名年轻女子跳河自杀,五名青年下水开展营救,32岁的河南南阳籍青年殷晓非因体力不支,与坠河女子一同沉入水中,不幸遇难。搜救现场引来大批观众。图/CFP


进入微博时代,微博具有社交媒体的公共属性,围观成了一种参与——围观群众有了表达诉求的平台,不管他们的诉求是否实现,但在场感是真实的。也因此,微博时代又称围观时代。蒋方舟曾写道:“围观只需要一个简单的转发动作,但是照见的是自己并不冷漠的心,是虽无权势和本领但却为权势所忌惮的看似微不足道的力量。”


数年过去,围观群众成了吃瓜群众,成色更复杂了,关注点也更分散了:比如酱油党和浮云党,乍看上去都是无所谓、爱谁谁的样子,但其实有微妙区别。就心态来说,酱油党是从容的,他们是大时代边上的局外人,乐于过自己的小日子;浮云党则是迷茫的,他们焦虑于该不该逃离北上广、该不该创业等现实问题,想不出答案,唯有把一切视为浮云。


对于吃瓜群众来说,看戏、入戏已经成了人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年鲁迅给沉湎于看戏的群众开出的药方是:要不让他们无戏可看?他的意思是,应该有人给他们来个棒喝:别看戏了!先把自己的人生角色演好!

 

 

《新周刊》新刊479期已上市

直接戳图片即可购买



吃瓜群众的十张面孔

这是一组吃瓜群众各阶层的群像,也是一份自测指南。

文/谭山山、文莉莎



卓伟:我们是真正的八卦终结者

“我们做的真不是八卦,我们是把八卦变成新闻的人。”

文/邝新华,图/李伟/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