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还在讨论川普黑天鹅可能就OUT了

阿聪随笔 2021-06-07 11:31:26

从川普拿下大选之后,民粹主义忽然之间伴随着诸如贸易保护主义,孤立主义等呼声,成为热门话题。感觉连国内都出了很多川普的研究报告。


但仅仅三个多月后,这些话题似乎OUT了。


川普提名水平高,家世红的Neil Gorsuch任职高院。Neil是原教旨主义的法学专家,也是建制派。可怜GOP坐拥参院多数,却始终没办法通过Neil的提名。参院的少数派已经放话一定会阻挡Gorsuch四年,不捧出一位进步人士任职高院决不罢休。要知道即便Gorsuch入了高院,也不过是四比四加一票骑墙。可GOP就是达不成这个目标。龟丞相无力挥动修改规则的大棒,号称大获全胜的GOP成了大笑话。


泡卵着急推出的替代性医保法案连付诸表决的机会都没有。川普在法案失败后竟然说让我们看着奥巴马医保自爆好了。这几乎在宣布未来出什么乱子就是奥巴马和你们议员的错。事情都还没有干,先开始甩锅。这其实也不完全怪川普。如果此次法案的反对声音主要来自GOP的左翼,那修改一下法案的内容,兼顾社会公平即可。问题就出在这次法案在GOP内部的反对声主要来自Freedom Caucus这样的极右翼团伙。换言之,这种反对毫无民意基础,如果按照反对者的要求修订法案,则必然导致摁下葫芦起了瓢,法案丧失中间派的支持。换言之,从任何角度看,医保都进了死局。


外交层面诸事缠身,就更不必说了。总之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川普陷入了大麻烦,大获全胜的GOP更陷入了大麻烦(尽管也是他们自找的,他们麻烦似乎比川普更大)。驴派越来越硬气,不惜祭出“纪律”要求全体统一怒怼。


然而更有意思的变化还是在欧洲。说实话川普带来欧洲民粹主义退潮,并不太过意外。可真正让人意外的是,欧洲民粹主义退潮并没有伴随着默克尔这样的传统中右翼领袖崛起,而使欧洲一体化运动狂飙突进。法德两国即将面临大选。在法国,Emmanuel Macron的第一轮民调都已超过了勒庞,更是甩开了Fillon。恐袭完全没能助涨勒庞的声势,而Macron一路高歌猛进(当然如果你说民调都是扯淡那我也没办法,我认为民调的趋势是可信的,只不过比例可能有系统偏差)。Macron是典型的左派政客,不仅主张敞开大门拥抱移民,更反对法国的世俗化倾向(I do not believe we should be inventing new laws in order to hunt donw veils at universities.Secularism is not designed to promote a republican religion),主张包容,反对继续延长紧急状态案。而且他是法国罕见的强力拥欧派,他个人颇爱说英语,也觉得深度的欧洲一体化非常必要。


德国也风云突变。SPD找了Schulz作为新的领袖,而这位先生就没怎么在德国工作过,一直是在欧洲议会当大领导。这位先生比Macron的主张更为激进。他的梦想就是成立“欧罗巴合众国”,也就是变欧盟为一个统一的国家。在他的领导下,SPD民调支持度不断提升。德国和法国、美国有重大差别,德国是议会制的,也就是说SPD和默克尔的CDU一旦不相上下,且不愿意搞大党合作(SPD吃过亏,肯定不愿意),则需要去各自考虑拉小的派别合作。德国有一个5%的门槛,确定可以越过这个门槛的三派分别是LEFT, Green和AFD,还有一个FDP存在一定可能越过门槛。这三派里头,倒有LEFT和Grenn是SPD的天然同盟军。而FDP虽然曾经和默克尔合作过,却也可以和SDP合作。AFD当然和SPD不共戴天,问题是AFD作为一个右翼民粹派,可以和默克尔合作吗?以目前形势来看,Schulz出来当老大的概率已经极大了。



其实大家忘记了,2016年的美国,固然川普风光八面,但另一个当红辣子鸡就是桑德斯。桑德斯代表的力量不仅没有消退,反而可能因为川普的失败,以法德为据点迎来复兴。这背后的逻辑是,传统的政治家越来越暴露出问题,既然退欧可能不能解决问题,或许欧洲统一也是不错的选择?既然复兴制造业,搞贸易保护主义可能不行,那不如大规模提高福利,大家使劲造,岂不美哉?


如果2017年9月之后,法德两个大国分别换上Macron和Schulz,开始号召欧洲统一,开放边界,拥抱移民,增加社会福利,你千万不要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