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学者声音 | 特朗普为何赢?选后对中国有什么影响?

复旦青年 2018-06-19 14:36:14

11月11日晚7时,谢希德报告厅,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大选之后的美国走向与中美关系”沙龙在此举办,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庆国与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共同探讨美国大选背后的政治逻辑及预期影响。

特朗普为何会赢?选后的中美关系又会怎样发展?以下为沙龙全文,文末为现场精彩语录。



 

主持人:本次美国大选,为什么特朗普能击败希拉里?


贾庆国:至少有三个原因。一是作为一个国家美国在全球化进程中虽然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但好处的分配很不平均。一部分人得到了很多好处,另外一部分人没有得到多少好处,还有一部分人在过程中利益受损。而且,真正得到很多好处的美国人还是少数,大部分美国人得到的好处是有限的。这就引发了很多人的不满。


第二,美国近年出于自由民权的考虑,产生了很多政治正确的说法和做法,有时可能做的比较极端,使得很多美国民众感到很难接受。比如,美国人多年来一直庆祝圣诞节,但现在对他人问候“圣诞节快乐”政治上不正确,因为它有可能会让那些持不同信仰的人感到不安。这方面的推动也使得很多人不满。


还有一个原因,跟人们对希拉里的看法有关系。她虽然有很多从政经验,但“邮件门”还有其他事情,使美国很多人质疑她的诚信。而美国,特别是中西部、南部这些州都比较保守,又特别在意诚信问题。


总之,这三个原因以及其他一些原因,使特朗普获得了更多机会。

 

吴心伯:特朗普获胜以后,从他的支持者庆祝的场面可以看到,都是一些白人、男性,这些是特朗普最坚定的支持者。这一次中下层白人几乎倾巢出动,因为这些人在美国全球化浪潮中成为边缘化角色,长期以来被忽视了。这次他们感觉到终于有一个能够打破这样体制的人,所以不顾一切要支持特朗普。这就是说特朗普走基层、动员大众支持获得了成功。


希拉里的支持者大多是女性、年轻人以及少数族裔。但是一些支持者没有出来投票,因为没有感受到强大的感召力。所以问题就是,竞选人有没有在支持者中煽动一种狂热的情绪,让支持者不顾一切出来投票支持你。特朗普做到了,希拉里没做到。

 

主持人:特朗普上台以后,哪些竞选承诺会得到推行和实现?


贾庆国:我觉得他能做的事情未来也是有限的。竞选中提出承诺更多是为了当选,当选后真正要把这些承诺兑现是非常难的。历史上美国总统候选人做出的承诺有多少真正完全兑现?大部分没有。当然一些具体承诺可以兑现,但一些大的承诺很难完全兑现。


美国总统看起来很有权势,但真正做起事情来,却受到各方面制约。比如,奥巴马拼尽全力才使医疗保险法案通过,这个法案他也不太满意,因为要想让国会大多数议员接受,他不得不做出不少妥协。现在特朗普上来以后声称要把它废掉,这不是完全不可能。因为这个法案虽然照顾了很多穷人的利益,但损害了中产阶级的利益。共和党主导的国会可能会支持特朗普废除这个法案。但要想废除法案,就要有一个替代品,这个替代品不光要照顾中产阶级利益,多少还要照顾穷人利益,不然还会引发新问题。所以特朗普想废除医疗改革法案也要花不少时间、下很大的工夫才能做到。

 

吴心伯:特朗普的执政面临两个考验。首先是怎样跟共和党打交道。虽然他自称共和党,但不是主流派,现在控制国会的是主流派共和党。今后特朗普是让共和党成为“特朗普的共和党”,还是他最后变成“共和党的特朗普”,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再者,他怎么驾驭整个行政团队。特朗普没有执政经验,这些人很容易用一些技术性的细枝末节把他搞混乱,最后他会说你们看着做。


两件事情还是可以预见的。其一,奥巴马医改基本上要废掉,特朗普不喜欢,共和党也不喜欢。其二,移民问题要收紧。但也不像他竞选时说的,把这些人全部遣返,会做妥协。今后一段时间会有党内的磨合,政府跟国会的磨合,恐怕今后一段时间美国的政治矛盾和社会矛盾会是常态化存在。


主持人:二战以来,美国执行全球主义策略,积极参与全球事务。特朗普在竞选过程当中,有很多竞选承诺都有孤立主义的倾向。美国未来的外交政策会有一个什么样的走向?


吴心伯:特朗普商人出身,会算经济账而不会算国际政治账。在国际问题上,他做国际领导的欲望不强,更多考虑的是这么做经济合不合算。美国要做国际领导代价太大。但在今天的形势下,美国是不是真正可以回到孤立主义?不可能,本身美国的利益就已经全球化了,美国在世界上做领导不是光有付出,实际上得到的东西也很多。今后特朗普一方面会有一定的战略收缩,这个是相比奥巴马而言,特别在欧洲和东亚,会让盟友自己多花点钱承担自己的责任。第二,他恐怕还是要有选择的参与和干预外部事务。在美国传统的利益地区——欧洲、东亚,还是要保住核心利益。同时,推广美国价值观,这种东西必要时讲一讲,但不会花大力气去做。

 

贾庆国:特朗普对外可能会采取战略收缩。从他的讲话看,一是实行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二是在安全上要求盟国承担更多责任。这两点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落实?值得进一步研讨。在竞选的时候,他说的可能多一些,但是真正做起来、收缩起来也很难。


这是因为美国是一个超级大国,它只能通过维护国际秩序来维护自身利益,这个秩序是对其有利的。如果按照特朗普竞选时说的去做,就会削弱这个秩序,损害美国利益,这可能会遭到很多人抵制。所以,战略收缩到底能够走多远很难说,最终可能是一种比奥巴马稍微再收缩一点的所谓国际主义,而不是像很多人想象的那种完全的孤立主义。

 

主持人:特朗普上台以后,中美关系未来会朝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贾庆国:比较而言,希拉里属于美国主流的建制派,政策主张可预见性比较强。即使有强硬一面,也还是有限度的,因为要平衡各方面利益关系。这是建制派的特点。


特朗普就不一样了。他没有从政过,好像也没有对中国做过什么研究,在对华政策问题上没有发表过系统的看法。他的竞选团队里好像也没有多少真正了解中国的人。将来他的对华政策到底什么样?我们不知道。现在能知道的是,他在经济上对中国提出过两个不靠谱的想法,一是要把中国认定为汇率操纵国,按照美国政策,一旦中国被认定为汇率操纵国,美国就会启动一系列措施来制裁中国;第二就是提出要对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商品征收45%的关税。


他在其他方面提出的一些主张,虽然不直接涉及中国,但会影响到中国,对中国不利。比如让韩国和日本承担更多防务义务,这会促使像日本这样的国家加强自主防务的能力,包括发展原子弹。国际安全秩序可能会弱化,会导致一系列问题。


特朗普对中国的挑战,在于不确定性太大。也许他会对中国好,有这个可能性,但是从他竞选讲话看,这种可能性比较小一点。特朗普不是一个典型的共和党人,共和党传统上强调安全问题,强调自由贸易。特朗普则相反,至少在说话和竞选时候,他声称在贸易问题上采取保护主义做法,在安全问题上倒是强调收缩。历史上我们觉得跟共和党人比较容易打交道。但特朗普不是一个典型的共和党人,我们到底跟他打交道会更容易一些,还是更难一些,现在很难判断。他的不确定性太大,因此我觉得他当选对我们的挑战可能更大一些。特朗普上台做出那些竞选承诺,到底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样的影响?可能还要看,还要从一个更长远的角度来思考。 


吴心伯:如果希拉里上,对中国来讲是挑战大于机遇,特朗普当选以后,很可能是机遇大于挑战。希拉里如果当选,对中国构成的挑战有两方面,一是战略和地缘政治,还有是来自政治上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希拉里对中国有非常强烈的意识形态偏见。


特朗普给予中国的压力可能主要来自经贸方面。他的竞选依赖这些中下层的白人。这些人没有工作,他觉得就是因为美国到中国来投资,把这些人的工作流失到中国来了。他为什么看重美国跟中国的贸易,他觉得美国丢掉很多工作,他就是用很简单的思维考虑这个问题,所以可能会拿人民币汇率或者拿贸易逆差来说事,可能会有一些摩擦,但是不会伤害中美关系的大局。


总体上,我感觉特朗普在经历过一个或长或短的学习过程以后,可能大致上会回到一个比较传统的共和党对华政策路线。共和党从利益分配来讲,就是两块。一是商业派要赚钱,还有军工派要找威胁。美国虽然存在中国威胁论,但经济上还是要跟中国做生意。特朗普虽然反对从中国大量进口商品,但是他欢迎中国对美投资,这有助于增加就业,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中国现在经济体量这么大,我们有这么大的市场空间,手上有这么多资源,相对来讲,我们跟美国互动,这方面把握性要更大一些。

 

观众:我想问一下关于气候变化的问题。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经表示,胜选之后要取消奥巴马政府在气候变化方面的诸多行动,比如退出《巴黎协定》。我想请问专家,特朗普上台之后,是否会真的这么做?

 

贾庆国:我觉得特朗普不会积极执行这个决议,特朗普自己不相信气候变暖这个命题,他认为这是一个骗局,所以他对反对这个协定。但他要退出的话,可能会面临一系列法律上的问题。


我最近看到一份材料,上面说按照规定,《巴黎协定》签署后三年内不能退出。如果是这样,他退出来就比较麻烦。此外,退出《巴黎协定》也会给特朗普带来很大政治问题。美国公开承诺的事情,不做就会失信于世界,这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也会会遭到美国国内很多人的反对。所以,他执行协议时可能会采取消极和拖延的做法。

 

观众:我想请问两位专家,有人说现在美国新闻媒体失去批判能力,因为实际上在美国大选进行的整个过程中,甚至结束后,它们都在为希拉里拉票或是“伸冤”。很多人说实际上特朗普才真正拯救美国,是从下而上回应一股新的社会批判思潮。但特朗普批判的是什么,回应的又是什么?他的当选对美国来说到底意味着保守,还是意味着一种新的批判思潮?

 

贾庆国:我是这么看的,美国主流的媒体,这回比较一致去支持希拉里,反对特朗普,这跟以前不太一样。我觉得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们觉得特朗普太不一样,太不靠谱了。美国主流媒体代表的是精英的主流价值观,特朗普提出的一些想法跟精英价值观有很大的出入,这是为什么这次大部分主流媒体是站在希拉里这一边。当然,既是是这样,也有一些媒体站在特朗普这一边。所以应该这样说,这一次媒体是分裂的,但是主流媒体大部分的确是站在了希拉里这一边。


特朗普代表的价值观到底是进步还是退步?我觉得这个问题要看你是怎么看。个人觉得,美国主流精英代表的价值观可能还是更符合这个时代的潮流,但特朗普代表的那部分人的利益和诉求也是这个时代需要关注的。


我觉得现在这种由美国主导的重效率和公平,但不注重平等的全球化模式,可能正在走向一个尽头。因为在这个进程中,获得利益的人所占比例太少了。而没有得到很大利益的人,特别是那些在这个过程中失去很多利益的人,人数太多。在一定程度上,特朗普当选代表了这些人的诉求。这些人的利益和诉求代表了进步还是退步?这不好说。但这些人的诉求如果得不到回应,全球化即便继续往前推,也会很艰难。总之,这个世界如果再不给平等以更多关注的话,它会陷入更多政治上的问题。

   

观众:我有一个问题,特朗普这样一个“门外汉”打败了在美国政治体系内混迹多年的希拉里,这可不可以说是意味着美国精英政治的终结,或者说是对精英政治的一次比较有杀伤力的打击?

 

吴心伯:这可能涉及到对美国政治生态的一个重新评估。因为传统上,我们讲美国政治是按照党派来讲的,民主党和共和党。但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方法是阶级分析方法,做美国研究长期不用,我们不认为美国有阶级矛盾,只认为是有党派之分,这是不对的。任何社会如果从经济利益来看还是有阶层分化的。


这次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为什么最后很多共和党人都反对特朗普?因为民主党也好,共和党也好,他们长期执政已经形成一个阶层,这个从阶级利益来讲是一致的。特朗普代表中下层诉求,这些人属于另外一个阶级。这次不能简单用党派政治来分析,很可能比较适合阶层或者阶级分析法,也就是讲中下层的阶层,通过选票,最后战胜了中上层或者精英阶层。


特朗普赢得了这次的美国大选,这到底是一个特例,还是在今后会长远地对美国政治结构和政治生态产生影响?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关注。




精彩语录

 

今年选举创纪录

 

吴心伯:今年美国选举在很多方面创了记录,是美国建国以来都没有过的。比如两党候选人里面,有一位是女性,另一位是没有任何执政经验的人。还有两个候选人都是大家不喜欢的。这次大选美国人很紧张,感到有可能俄罗斯在操纵选举。这次选举还在国外引起了普遍焦虑,特别是在美国盟友之间。结果出来以后,美国很多地方爆发游行示威,很多人接受不了。很多大城市里,有的教授不上课了——没有心情上,打击太大了。从这些方面来看,今年的选举史无前例。

 

竞选执政两回事

 

吴心伯:竞选跟执政是两回事情,是不同的两个阶段。之前奥巴马帮希拉里的忙,讲特朗普没有当总统的相。特朗普就讲,我要当了总统,见到奥巴马后第一句话就说你现在的工作没有了。特朗普现在当了总统,到白宫见奥巴马,第一句话讲“我很荣幸跟你会见”。见完以后,记者问他感觉怎么样,特朗普回答,他是一个很好的人。这就跟竞选以前不一样。

 

普京高兴安倍失望

 

吴心伯:要看到美国外交政策可能的调整。比如美俄关系,特朗普当选后,第一个发贺电的是普京。普京在美国是被妖魔化的,但是特朗普竞选的时候就敢说他喜欢普京。他上台以后,比如说可以以乌克兰为抓手,让欧洲去处理,美国不去主导,来缓和与俄罗斯关系,换取俄在中东问题上的配合。可以做一个大胆假设,很可能特朗普第一个出访的就是俄罗斯。


普京是高兴的,但是失望的是安倍,他押宝在希拉里身上。特朗普不大像奥巴马、希拉里那样加强美日安全合作。他在日本问题上可能玩经济,安全的事情让日本自己做。

 

美俄有“历史循环”

 

贾庆国:从历史角度看,美俄关系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当俄罗斯新总统或者美国新总统上来的时候,两国关系都会好一点。但好景不长,最后双方对对方都很失望。比如说,小布什上来的时候,和普京关系很好,还邀请他去他的农场做客畅谈。事后记者问他对普京的看法,小布什说,普京很好,我看到他的眼睛就看到他的灵魂,于是在美国媒体眼里,他们就成了灵魂伴侣。若干年以后两国关系变得十分紧张,媒体就开玩笑说这对灵魂伴侣闹翻了。这种情况历史上多次重复。

 

美日同盟有两个方面


贾庆国:国内不少人觉得如果美日同盟弱化对中国是好事。我总觉得好像不完全是这样。


因为美日同盟有两个方面:一是防范中国的方面,这对我们来说不好;二是阻止日本重新走向军国主义。到现在为止,日本军队没有正常化,还没有成为所谓“正常国家”,还没有发展核武器。美日同盟发挥了作用。如果特朗普真的按竞选时说的去做,日本人可能就会想:现在美国靠不住了,跟中国的关系又没法缓和,朝鲜又在发展核武器,怎么办?只能靠自己了,结果一是会大幅增加军费,二是可能会发展核武器。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复旦国务团委学生会(fudan_sirpa)


微信编辑:李加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