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美国研究]左希迎:特朗普为啥整天发Twitter?深层次的解析

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2020-07-31 12:22:07





点击上方“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可订阅哦!




本文转自:新浪财经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研究员左希迎

  新浪财经讯 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主办的“特朗普新政与中国战略再定位”报告发布会于2017年1月13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研究员左希迎出席并发布《特朗普政府的对华安全政策走向》报告。其表示特朗普不是特别信任官僚机构,为什么他整天发Twitter,就是因为他不信任官僚机构,要开辟另外的渠道。

  

以下为发言实录:

  左希迎:谢谢杨老师!我给大家讲的主要是展望一下特朗普政府对华安全政策走向问题,第一,从宏观方面考量一下美国国家理念的转变。第二,考量一下美国对华政策转变。第三,从宏观方面介绍一下中国应对的情况。

  第一,美国国家理念的转变。

  如果从美国国家政策理念转变来看,回顾二战之后美国国家政策的历史,每一届政府都会在国家政策上有重大的调整,非常明显。特朗普上台之后必然跟奥巴马政策要有彻底转变,我认为有四个理念的转变:

  (一)他提出美国优先原则,这个原则关系到一个重大的问题,美国到底收缩不收缩?他在亚太地区和全球到底是不是会把安全能力、军事力量收缩到国内,或者在亚太地区安全关注要减少。从基本内涵来看,我们看它是不是从美国主义取代全球主义的过程?现在学术界认为是会做一定收缩,但是据我观察我认为美国可能做不到,为什么?有三个原因:第一,美国超级大国,他在亚太地区利益非常多,这种利益决定它没法抽身。第二,从美国国家政策变化趋势来看,在奥巴马时期战略收缩已经探底了,从军事来看,奥巴马时期在亚太地区军事力量投入非常少,从整个力量布局来看,奥巴马可能是到了低点了。特朗普上台提出要增加海军陆战队和陆军力量,这个可能会使军费商量。第三,特朗普增加军费的诉求,他的美国优先理念就是让他的军队更加强大,更加维护自己力量和维护世界安全。从这三个因素来看,美国在亚太地区无法收缩。

  (二)特朗普上台之后,对于国家理念调整由原先奥巴马时期以价值观或意识形态界定威胁,转变为以利益界定威胁,这是非常重大的转变,因为这个意味着他应对威胁,界定威胁的模式发生了变化。有三个原因:第一,他通过自身力量来恒定国家利益,这是非常明显的。第二,特朗普对意识形态还有民主价值观、人权问题不是特别关注。第三,特朗普不是特别信任官僚机构,为什么他整天发Twitter,就是因为他不信任官僚机构,要开辟另外的渠道。

  (三)特朗普想构建一个以实力为基础的地区秩序,这个跟奥巴马也是不一样的,奥巴马在后期非常明确提出以规则为基础的地区安全网络架构的设想,但是从目前特朗普表态来看,有三个方面:一是军事力量的建设;二是想让盟友承担更多责任;三是他想推动动态的,让其他国家制衡中国亚太地区的安全秩序。所以从运行模式来看,跟奥巴马政府也有很大的区别。

  (四)特朗普重新回归到挂钩政策的时代,因为大家普遍认为,特朗普是一个商人,现在分析也认为特朗普商人特质比较明显,比较喜欢交易,我想“交易”不是特别准确,在外交上用“谈判”比较准确一些。这会造成两个政策结果:一个是挂钩,他在Twitter上说如果想让他承认一个中国政策,在贸易上要让利;第二可能会通过俄国压制中国。

  第二,对华政策方面。

  (一)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地区平衡前景如何?我的观点是亚太平衡基本已经死掉了,但是昨天我看到CXKA前主任出台一个报告,说保留亚太地区平衡,但是我感觉特朗普应该不会保留,应该会废除。他未来的安全政策会出现新的名词,新的名词是什么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根据我的预测我觉得有三个特征。一是以实力为基础,改变奥巴马以规则的基础。二是谈判是重要的手段。三是意识形态色彩的转变。

  (二)美国对于台湾政策的玩法要变,跟奥巴马、小布什时期可能不一样,可能要做交易。另外是对它的约束要大幅增加,我做一个统计,除了卡特政府卖得少一点,其他时期都卖得比较多一些,奥巴马时期几乎没有卖什么武器。目前台湾基本对美国没有什么信心了,所以美国可能会通过军售提升美国信心。朝核问题,特朗普可能会使用两手的策略,如果美国跟朝鲜接近的话,对中国而言是非常不利的,中国要做好准备。

    美俄关系,我觉得可能会调整,但是调整也是有限度的,一是中国和俄罗斯关系还是不错的,二是美国国会也会对特朗普政策有所限制。海上安全问题,他们普遍认为海上安全问题会下降,但是我觉得有两个变化,南海和东海可能美国玩法要变,因为奥巴马时期更多是通过捆绑规则让中国很难受,现在可能会通过军事力量压制中国。就在昨天他们的候补国务卿就说,南海问题跟克里米亚问题要同一性质,不能让中国接近这些岛屿,我估计他是在虚张声势,但是会变成一个态势,就是可能会面临挑战。另外是海上不确定性,突发事件概率要高很多,比奥巴马时期高得多。还有是网络安全问题,网络安全可能会持续施压,在规则上特朗普可能没有那么坚持,但是可能会以此为议题让中国让步。人权问题可能会比奥巴马时期好一些。

  第三,中国怎么应对?

  我觉得有四个方面:一、中国要灵活反应。要灵活一点,针对美国的这些措施,不能是一贯强硬或者软弱,我觉得要走折中道路。二、战略沟通很重要,首先是两国首脑的沟通,再一个是各个层级,政府官员联系渠道也是很重要的,并且制度化沟通渠道很重要。三、要有战略决心。政治上不能软,你可以弹性,但是不能软弱。四、提高制造议题的能力。美国作为老大,可能对秩序更为关切,中国是老二的位置,可能稍微好一点,对秩序敏感性没有那么高,在一些议题上做一些小动作,可能会对中国外交政策有一些好处。

  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转自新浪财经,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