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美国竞选|特朗普确定胜出

二战遗伤 2020-10-19 16:51:23


凡事都是相对的,民主也一样。相比中国,美国的民主就让人忍俊不禁,简直太小儿科。我这样说的时候,我的村长朋友大为赞同。这里需要特别强调一下:他是一位民选出来的优秀干部,左右可以逢源,上下能够搞定,并不是那种因强拆被钉子射杀的倒霉村长。

那你觉得这次美国选举谁会胜出?他吐了口中华烟淡定地问。

我认为是特朗普。不过话说回来,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希拉里,最大的赢家都是背后的共济会。当然,从台面上的尊严来看,这两个被操纵的木偶,实在是让共济会大跌眼镜,流俗的撕逼,卑劣的互相拆台甚至让没有选票的美国人都觉得丢了颜面。说完我又习惯性地浏览手机上的新闻,期待有什么新的动静。

你这样说我就不大理解了,为什么说美国人没有选票?要知道选票这东西,可是美国人标榜的圣物,就像人手一张,有了它个个都是圈地买房的主人。村长与其在问,不如在等一种新鲜的解释,我知道这种东西他在会议间、酒桌上用得着。

从来都只有共济会,它才是凌驾一切之上的幕政。从华盛顿开始到现在,大凡有身份的欧美人士都与这个组织有关,或者更准确地说,都是它的门徒。林肯和肯尼迪被枪杀你也应该听过吧?他们就是因为不听话才被干掉,关于政治忠诚的要求,你肯定比我清楚。看你和镇长说话时的那种欠操的表情我就知道。说完我哈哈大笑,之所以哈哈大笑,一是关系还不错,没有利益冲突,二来是他竞选时每票花了三百元外加两包硬中华我是非常清楚的。

他骂了句,你这个傻逼,尽说一些胡话。然后转过话头问,大选还要过几天才出结果,有些事还真不好说,我保持观望,不到最后宣誓就职,希拉里还是有希望。虽然邮件被重新调查对她的确有影响,但我相信奥巴马和克林顿的智慧,我的感觉是,这两天肯定要有反击,说不定是致命一击,就地取胜。

我无奈地摇头。

略思考了下,接着说,我的观点和论据再明确不过,看美国选举,绝对不能用美国内部的眼光。用中国的话说就是总览全局,审时度势。首先,从特朗普和希拉里的竞选纲领以及周边国家的反应就可以看得出,共济会之所以推出他们两个,一开始就做好了两手准备。美国人已经彻底被所谓的民主搞得晕头转向,就像在雾霾中分不清方向,更重要的是,长久呼吸那样的空气,离慢性死亡也不远了。

——我有些激动,所以平复了一下,才接着说——

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些天日本与俄罗斯领土谈判;韩国朴槿惠闺蜜干政,甚至牵出邪教;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脱欧权限被削弱;以及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变身亲中,对美国的大骂特骂;还有昨天,那什么500亿彩票的事更不用说;这些都是佐证,三国博弈,暗流涌动,只不过略为下风的是,一个是暗地里的刺客,另两个虽是千年不遇的英主,但难免要吃点小亏。尤其是菲律宾总统的半途反击让共济会始料未及,我们都知道,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野猫拉一泡尿都逃不开共济会的监测卫星,何况这种危胁他们世袭的政治事件。

——对付菲律宾总统那种市井言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特朗普这样强有力的人站出来,1米90的块头,臂展203,天生的拳击大师。我们可以想像,当菲律宾总统说美国人是婊子养的这时候,特朗普肯定上去就一拳让对方流血,然后乘胜再威胁:你再敢这样说话我让你妈当婊子,如果她够年轻,我还要捏下她的乳房和屁股。换作希拉里是毫无办法的,只能让对方再找到下口的把柄:你个鸡婆,二十年前就满足不了你那淫棍老公,今天你老了你想我屌你,老子偏不,你这狗娘养的,没一点女人骨气。可怜的希拉里无以还击,泪流满面可不是美国人想看到的,共济会的国王更不愿意看到。——这才是希拉里最终落选的真相,也可以理解为,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由菲律宾总统决定的大选。

我的村长朋友看上去似乎明白一些了,显然,他这种伪装骗不了我,以他的从政经验来看,什么腥风血雨扯淡拆墙的事没见过没做过,不表达真实看法,善于倾听别人吐槽正是他的高明之处。可以预见他周末休息两天,再喝一天茶开个会后,美国的选举就在他的监控下开花结果,从中汲取的竞选智慧和喜悦,会让他手中的权力更为强大。



业余扯淡偶尔正经
对下指纹,就能免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