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美国大选:输掉的希拉里又会是一种什么心情呢?

这才是美国 2018-06-11 09:59:53


| 这才是美国 |

用亲历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美国

任何一届美国大选都会产生一个结果,有人最终胜出成为新总统入主白宫,有人落败挥手告别一切同竞选有关的事情。所以,星期三的早晨,就有胜出的人在醒来之后需要再次提醒自己一下:这是真的,我已经是美国的新一任总统。而输掉大选的人又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第一财经报道,大概应该也需要接受这样的一个现实:未来4年他将不会在白宫度过,曾经制订的“竞选团队到白宫团队的过渡计划书”估计再也不用抓着头皮考虑了,可以直接扔进纸篓了吧。

另外,生活中的变化还包括:从今天开始,此前一直日夜跟随候选人到处竞选的特勤人员也会立即撤离,再也不用每天做“空中飞人”到各州竞选,再也不用每天至少去握上百双选民的手,再也不用参加各地的集市活动被迫吃下很多垃圾食品,再也不会一边在支持者的支持声中,一边在反对者的阵阵嘘声中,声嘶力竭地解释自己的观点。

因为,美国在选出一位新总统之后,整个国家的焦点也将立即全部转向他的对手,那位赢得大选的人。

那么,在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和精力,以及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后,在一天之内却发现与美国总统的职位擦肩而过,这位身份从美国总统候选人一下成为普通民众的人,心情到底是怎样的呢?

过来人说:输了大选会让你永远无法释怀

政治分析人士指出,输了大选的候选人会花上几年的时间不停地做自我分析和反省:我当时为什么要那么做?我为什么说那句话?拿2008年在大选中输给奥巴马的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的话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为在当时辩论中犯下的错误自责不已。”2012年败选的罗姆尼也多次谈到,落选是他经历的最困难的一件事情。“败选这件事你永远无法释怀。”1984年总统大选候选人、美国前副总统蒙代尔(Walter Mondale)表示。

不同的个性也决定了,不同的总统候选人对失败有不同的反应。“我不喜欢(败选)这件事。”福特总统在1976年竞选败给卡特总统后指出,“我很悲伤,但我从不让自己的情绪在公众面前表现出来。我从不释放出来,那不是我的本性。”

虽然参加总统竞选的人都明白,最终只有一个人能当总统,但那个失败的人,无论他是多么合格多么成功的人,败选的经历所带来的挫败感和空虚感,影响的不仅是这位候选人,还有他的家庭。

“竞选连任失败之后。”前总统卡特回忆说,“我认为我尽了最大努力,但我的夫人却感到非常苦闷,我倒还好。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抚慰她的失望,我想如果她现在也在这里的话,她会同意我当时所说的话,我告诉她‘有很好的生活在等待着我们’。”

同这些听起来很感性的“失败者”相比,也有不为失败低头的“硬汉派”代表。

“如果我有情感,我可能都活不下来了。”尼克松在描述自己1960年败选和1974年因为水门事件下台时表示。

尼克松一直对自己的“冷漠目空一切”感到骄傲。“我从不希望得到别人的怜悯,我永远不是那种想和别人互称哥们儿的人。”尼克松说,“不仅是和媒体,和最亲密的朋友也是这样。我从不相信你要放松警惕,为这个那个事情和别人推心置腹。我认为你应该把自己的情感只留给自己。”

落选人的共同遗憾:竞选中应该做更真实的自己

大部分落选的总统候选人都有一个共同遗憾:在同美国全国交流的时候,他往往不能做真实的自己。

他们认为,在大部分竞选演说为事先有人精心准备好,认真措辞避免出任何错误,怕让媒体和公众挑出一点毛病的情况下,他们往往很难告诉选民他们的真实想法,而如果当时能让选民更多了解一个真实的自己的话,他们也许有更大的胜利可能性。

但是,无论最后输赢与否,所有的总统候选人在竞选中其实都会挣扎这些问题:“你怎么向美国公众打开一扇窗,但却开得不要过大……你怎样在‘自己有所警觉’和‘听起来要真诚’之间做出平衡?”

面对这些情况,为总统候选人担任过政治顾问的专家们有着独到的见解。

“一旦你决定竞选总统,你一直到死都会想做总统。”比尔·克林顿的竞选顾问卡威尔(James Carville)表示。

“决定竞选总统不是正常人能做的事。”小布什的政治顾问麦肯农(Mark McKinnon)说。

“如果你没准备好要伤透了心的话,就不要去竞选美国总统。”前副总统戈尔的竞选顾问施若姆(Bob Shrum)表示。

了解更多真实美国请关注我们公众号长按下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