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美国民主党:盛世危机

伍治坚证据主义 2018-02-10 06:44:35
美国民主党:盛世危机
标签:政治


这篇文章的灵感来自于一段Youtube上面的视频,叫做“民主党的麻烦大了(VOX)”。这段视频中的分析让我感觉挺有意思的。因此我就花了点时间,把其中的主要观点,外加我自己的一些评论和见解写下来和大家分享一下。这段视频的网址在文末,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有空时去收看一下原视频。


如果不出大的意外的话,美国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应该会战胜共和党候选人川普,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对于民主党来说,如果在奥巴马执政了8年之后还能够再保住总统宝座4-8年的话,不啻为一个大大的胜利。

与之相反的,民主党的死对头共和党似乎危机四伏。由于在共和党初选中半路杀出个“外来者”川普,因此共和党的“建制派”全军覆没,不得不被川普牵着鼻子走。而川普由于其口若悬河,也招致很多争议。在他和Billy Bush大巴上的对话被曝光以后,有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拒绝支持川普,甚至公开表示投票给希拉里。可见共和党内部的分裂有多严重。


但是在这表面的光鲜下,民主党却也不是看上去那么强大。事实上,即使民主党赢下了总统选举,也不能掩盖其底下深藏的危机。


这场危机,要从2009年奥巴马担任美国总统开始说起。2008年,来自芝加哥的奥巴马凭借其超高的人气和杰出的演讲才能从众多候选人中一跃而出,成功的当选美国历史上第一任黑人总统。但是他当上总统的时间也有点不幸:美国刚刚经历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因此奥巴马面临的是一个遭到重创的美国。



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奥巴马的支持率在刚当上总统时还比较高,但接下来就不断下降,掉落到50%以下。只是在2016年下半年他快要卸任时,大家才又开始念及他的好,因此支持率又开始回升到50%以上。



虽然奥巴马自身的个人名望在卸任前得到回升,可以获得一个圆满的任期结束。但是在奥巴马执政的八年中,民主党损失惨重:他们失去了69个众议院席位,11个国会席位,10个州长以及15个州立议席。


遥想当年刚当上总统时,民主党群情振奋,奥巴马意气奋发。弹指一挥间,八年过去了,物是人非,今非昔比。




上面这张图显示的是2009年,美国各州的议席被不同政党控制的地图。上图中蓝色的州,被民主党控制。上图中红色的州,被共和党控制。黄色的州被共和党和民主党共同控制。在那个时候,民主党控制的州要稍微比共和党多一些,共达20个州。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2016年美国各州的议席控制地图。可能令人感到十分震惊的是:美国基本上已经是一片红海了。民主党控制的州,仅限于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和东海岸民主党传统的比较强势的纽约等州。其他绝大部分州都已经落入共和党的阵营。


在民主党控制的少的可怜的州中,还有四个州(伊利诺斯,爱荷华,马里兰,马赛诸塞)的州长是共和党人。在扣除这四个州以后,民主党完全控制的州只剩下8个。与之相对应的,共和党控制了23个州。


这就是美国政治面临的窘境:白宫里有一个民主党总统,而立法机构(议会)却被共和党控制。因此,这也造成了美国很多政府政策发生僵持的情况:即政府中的两大势力互不相让,互相杯葛,造成无法就任何重要问题达成一致。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2013年10月1日-16日美国政府由于债务超过上限而被迫关闭。这个闹剧一直到2013年10月17日美国两院通过了提高债务上限的法令以后才得以结束。根据标准普尔的估算,那两个星期让美国经济损失了240亿美元,拖累了0.6%的GDP增长。



民主党面临的强白宫,弱国会的困境也导致了美国过去几年立法的变化趋势。举个例子来说,在2011-14年,美国各州通过了231个禁止堕胎法令,远高于过去30年的历史平均数。


妇女是否有堕胎自由这个问题,其核心在于美国两大意识形态,保守派和自由派针锋相对的不同主张。保守派代表共和党主张“生命至上(Pro Life)”,因此反对堕胎自由。自由派则主张“选择至上(Pro Choice)”,因此支持妇女有堕胎自由。从上图的数据来看,在过去几年共和党显然占得了上风。


奥巴马也不像一个非常糟糕的总统,那么为什么民主党会如此一败涂地呢?



公平的讲,几乎每个总统在他的第二个任期内,其领导的政党都会在立法领域输给在野党。举个例子来说,小布什任期内,共和党失去了22个两院席位。克林顿任期内,民主党失去了59个两院席位。里根和尼克松/福特总统任期内,共和党分别失去了22个和51个国会和众议院议席。


纵观美国历史,这似乎是一个普遍规律:即白宫内谁做主,那么他代表的政党在地方选举中就会遭殃。



比如上图显示,在过去50年中,凡是白宫中的执政党,不管是民主党也好,共和党也好,他们在地方立法机构中的选举中总是会遭到狙击,失去议席。


这可能也是民主政治一种自我纠正的平衡机制。当这个国家发生各种各样的问题时,选民一般都会把气撒在总统代表的执政党上,因此在地方选举中把票投给在野党。而当这个国家五谷丰登,风调雨顺时,民众可能又担心执政党太过强势,因此也要拉反对党一把。


一个被反对党控制的国会,加上一个执政党控制的白宫,权利分配可能恰好达到比较均衡的状态。这也算是民主制度对于可能出现的独裁制度的一种自我防御机制吧。


但这恰恰给民主党出了大难题。如果希拉里实现愿望,顺利当选总统,那么她如何去挽救民主党在地方和两院中的颓势呢?



希拉里的第一个大问题,是即使她当上总统,也是一个不太受欢迎的总统。上图显示的是美国历届总统候选人在选民调查中的受欢迎程度,蓝色的是民主党候选人,红色的是共和党候选人。


我们可以看到,2016年的两位候选人,希拉里和川普,被选民讨厌的程度达到了历史新高,属于绝无仅有的特殊现象。


要知道奥巴马刚当上总统时,人气是非常高的。而即使是这样一位网红型总统,在其任期内也无法阻止本党在地方选举上的溃败,更何况远不受人欢迎的希拉里?


当然美国选民的选择也十分有限,因为和希拉里相比,讨厌川普的人更多。但是共和党的优势在于上面提到的地方基础。即使川普当上总统,由于其不受欢迎,共和党在州议会和两院中还是有一些可以挥霍的资本。但相对来说,民主党在这方面可以说是无路可退了。


希拉里面临的另外一个问题是:民主党接下来怎么走?



从意识形态角度来说,美国的民主党偏左,共和党偏右。这也是奥巴马任期内有一些美国民众不满意的原因之一:他们认为奥巴马的政策太偏左了。


问题在于,民主党内声望比较高的领袖人物,伯尼桑德斯的政治观点更加左倾。如果希拉里将执政政策往中间倾斜,去迎合一部分中间选民和共和党的支持者,那么势必会让自己更远离民主党的一大部分忠实的桑德斯拥趸。而如果希拉里迎合民主党选民的政治诉求,那么势必会在奥巴马的基础上更加偏左,这样如何来帮助她的民主党同僚谋求更多的州级和联邦级议会席位呢?


当然,民主党的这些问题,都需要等总统选举战结束以后才可能得到考虑和应对。所谓人无近忧,必有远虑。希拉里即使赢下了总统选举,在她面前的注定也不会是一条平坦的通途。要解决民主党这些深藏的危机,确实需要很大的政治智慧和决心。希拉里面临的考验,还在后头。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数据来源:


http://abcnews.go.com/blogs/politics/2013/10/the-costs-of-the-government-shutdow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5WhOT_lQiA


https://psmag.com/republicans-stand-to-make-gains-in-state-legislatures-8fde1aa0df0d#.2bdrz3gun


http://fivethirtyeight.com/features/americans-distaste-for-both-trump-and-clinton-is-record-brea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