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中评深度专访:袁鹏论中美冲突底线

中评社 2018-04-15 09:47:03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袁鹏。(中评社资料图)
  中评社北京7月15日电(记者 徐梦溪)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袁鹏日前接受中评社采访,就美国对南海仲裁案的态度、美国在南海的后续行动、中美南海冲突底线、南海问题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和亚太地区安全等问题做出深入解读。
  袁鹏在采访中强调,“中美在亚太地区针锋相对,是百年来两国从没遇到过的新现实。中美的战略博弈往往投射在第三方因素上,只要第三方出现问题,双方总会采取动作,而这个动作无一例外会伤及中美关系。中美在痛苦面对新现实时也在努力摸索,试图尽快找到在亚太共处的新路径。”
  中评社问:如何评价此次南海仲裁案的结果?
  袁鹏:仲裁案结果比预想更差。预想结果是虽然会对中国不利,但也会象征性地对菲律宾所提条件有所保留,以显示所谓“公正性”。但实际结果是几乎满足了菲律宾提出的所有15个条件,对菲律宾几乎有求必应,对明显超出仲裁范围的如“九段线”的“历史性权利”等涉及主权范畴的的问题也直接触及,这就太过分了。
  但物极必反。这样赤裸裸的、无条件的偏袒菲律宾,未必是都是坏事,也有“好”的一面,包括:
  第一,让全世界更清楚地认识到,所谓特别仲裁庭缺乏起码的公信力,其披着法律外衣实现政治目的的意图暴露无遗。仲裁结果甚至超出美国和菲律宾的预期,这种有违专业和常识的仲裁注定成为历史的笑柄,是对全世界有良知的专家学者和有一定国际视野的国家的一次再教育,也有助于国内统一思想,认识仲裁案的本质。
  第二,仲裁庭判定太平岛是礁,造成“边际效应”,导致台湾内部抗议声浪四起,逼使蔡英文当局不得不强势回击,尤其是也援用1947年U型线的说法,使海峡两岸在捍卫南海主权和海洋权益方面有了共同连接的基础,这是超出美方预期的。将太平岛作为牵制中国大陆的牺牲品一同祭出,是对台湾当局和民众的一个警示。其结果,使美国原本要拉拢蔡英文、分化两岸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的如意算盘落空,这对美国来说恐怕是最大的失策。客观上,仲裁结果对两岸今后在维护南海地区领土主权和相关权益,加强相互理解沟通甚至合作,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积极效果。
  第三,赤裸裸的偏袒菲律宾的倾向实际上压缩了美菲未来对仲裁结果的操弄空间。如果美国再继续操弄仲裁结果,将会明显产生同中国的对抗,中国也将作出必要的回击,使美国陷入比较尴尬的境地。
  中评社问:美国国务院已就仲裁发表声明,如何评价美方的态度? 
  袁鹏: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一方面希望中国遵守国际法和仲裁结果,另一方面表示将进一步研究仲裁的内容,在声明中预留了一定的弹性空间。其用意在于,美国会观察下一步菲律宾如何反应和中国如何反制,避免一步到位直接冲上前台与中国对抗,从而确保在下阶段中菲互动的过程中,保留政策选择的空间,以最小的代价谋取最大的利益。
  这显示出美国一时还不想把事情做绝,形成中美之间的直接对抗。美国追求的最理想结局,是让让中菲对立或对抗,自己躲在后面暗中操控,进退自如,这符合美国的利益。相反,过早跳出来和中国直接对抗,不符合现阶段美国利益。
  但现在台湾的表态显然超出美国的预期。美国原本希望台湾保持低调,至少蔡英文要显示同马英九政府的区别,没想到仲裁结果倒逼蔡英文既在言论上表态,又在行动上有所动作,使得美国操弄两岸关系的空间收窄。从这个意义上看,仲裁案结果也逼使美国重新思考下一步的动作。
  中评社问:接下来美国在南海会有什么举动? 
  袁鹏:第一,美国以航行自由为名义做抵近侦察之类的行动不会停止,不排除拿着仲裁结果更加肆无忌惮地在南海区域横行。
  第二,美国也可能会通过舆论渲染所谓规则的力量,让中国遵守所谓“国际规则”,以“规则”的力量约束中国的行为。
  第三,美国当然也不希望看到菲律宾过早地做出妥协或退让,不希望看到中菲之间过快实现和解。也可能合纵连横,让日本、澳大利亚、越南等国从不同渠道发声,形成对中国的强大的舆论攻势和外交压力,甚至采取一些军事高压动作。
  至于美国是否会铤而走险,完全按照“仲裁”结果去指导下一步的行动,我觉得虽有可能,但也会视情而定,量力而行。对中国来说,当然要做好各方面的预案。
  当然,如果美国也想体面地淡化中美之间的纷争,它完全可以以另一幅面貌去处理。我们虽然对此不寄予期望,但也愿意乐见其成。
  中评社问:中美在南海冲突的底线在哪里? 
  袁鹏:底线是避免发生正面军事冲突。在这个底线之下,2014年和2015年两国通过艰苦努力,最终达成“中美两军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谅解备忘录”和“建立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信任措施谅解备忘录”,保障中美不至于最后走向军事冲突。美国在不断派舰机在我南海岛礁附近巡弋同时,更多采取的还是外交战、舆论战、心理战和军事威慑等手法,显然也不希望走向正面军事冲突。
  但也有两方面担心。一是,目前美国军方有一种自行其事的冲动。以国防部长卡特和太平洋总部司令哈里斯为代表的军方强硬派不断发出对华强硬声音、做出危险动作,对抗的战略冲动很明显。这种冲动多大程度上能够被抑制或被束缚,取决于奥巴马总统的的战略意愿和定力,奥巴马总统余任数月的对华态度就成为关键。他是将一个回归稳定的中美关系带入战略遗产,还是不顾一切宁愿看到中美关系走向冲突?期待他有明智的选择。
  二是,现在美国国内政治气氛不好,民粹主义情绪高昂,总统大选马上进入最高潮,两党候选人可能争相对华示强作为吸引选票的噱头,从而形成整体对华不利的国内政治氛围。
  这两点如国不幸对接,会使整个美国对华战略环境更加恶化,因此要小心出现不测事件导致不可控。所以现在中美之间的危机管控和战略沟通至关重要。
  中评社问:南海问题对中美关系有什么影响?
  袁鹏:南海问题虽然成为中美关系最棘手和最紧迫的难题,但毕竟只是中美关系的局部。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复杂、最全面、最具战略性的关系,我们不希望南海问题这个单一议题掩盖中美关系的全面性,不希望菲律宾等“第三方”因素绑架中美关系的战略方向,更不希望中美关系的复杂性被舆论媒体的简单化报道所冲击,这不是中美关系应有的面目,也不符合中美共同利益。
  下一步怎么走,取决于美国当局站在中美关系大局的高度去思考和审视,否则所谓的亚太战略再平衡,就是小聪明,而非大智慧。“小聪明”就是看似赢得菲律宾、越南等国支持从而编织起美国主导的对华安全高压网,把中国推向墙角,貌似取得优势,但细究起来,中国并没有被推回,中国崛起的步伐也不会因此而逆转,更重要的是,把中俄关系越推越近。么过许多有识之士也在反思,欧亚大陆中俄两强紧密合作,美国同时与中俄交恶,这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吗?这恐怕是美国战略的最大败笔。美国的战略思想界人士也在冷静评估,目前似乎还没有清晰的答案。奥巴马的“巧实力”究竟是巧夺天工,还是弄巧成拙?现在评论还为时过早。。
  中评社问:对菲新政府就南海问题所表达的态度,中方总体认为是积极的,因中菲南海争端所引起的问题会出现转机吗?
  袁鹏:中国政府表态是理性的。一方面坚持不接受不参与立场不动摇,另一方面全面、系统、清晰地向全世界表达了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最新立场。同时,中国依然强调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通过双边和平对话解决领土主权争端,可谓有理有利有节,节奏和分寸把握得较为平衡。
  未来中菲关系能否转圜,球在菲律宾这边。因为是菲律宾方面“恶人先告状”,单方面诉诸所谓仲裁庭,才有了今天这出闹剧。因此,解铃还须系铃人,结局还需要菲律宾来收场。杜特尔特总统此前释出一些改善菲中关系的善意,现在则是显示诚意的时候了,这考验他的勇气和智慧。勇气就是要突破现在菲律宾国内、阿基诺三世背后的力量,智慧就是他要找到区别于前任,能够破解这个僵局的路径。
  当然,东盟和美国的因素也很关键,尽管是外因,但有时候外因会起相当的破坏性作用。菲律宾作为内因,如何排除外因的干扰,也是需要勇气和智慧的。
  中评社问:近日萨德入韩和南海仲裁案加剧地区紧张局势,我们还可以乐观看待亚太地区安全局势吗?中美在亚太要如何共处?
  袁鹏:今后亚太地区的适度紧张局面一时难以消停,原因是美国亚太再平衡不是短暂的战术性动作,而是得到两党共识的、基于未来1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战略性举动,未来无论谁当选新总统,美国长期在这个地区加大投入的基本方向不会改变。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不会改变的态势是,中国的崛起将首先体现在中国在亚太的崛起,中国在该地区实力的上升和影响力的扩张也是不可阻挡的不以人的一意志为转移的大趋势。
  中美两强在亚太地区短兵相接、针锋相对,这是百年来双方从没遇到过的新现实。破解这个现实难题既没有先例可循,也没有现实路径可走,如何在亚太地区和平共处,中美都在摸索。
  这个摸索过程中,彼此由于不适或猜忌出现战略折冲并不奇怪,而中美的战略博弈往往投射在“第三方”因素上。“第三方”同中美任何一方的问题或矛盾,总会无一例外上升为中美之间双边的矛盾,从而伤及中美关系,这是目前最突出的现实。比如“萨德”入韩演化成为中美在东北亚的战略博弈,中菲黄岩岛的争端最后成为中美在南海的战略博弈。中美两强如何摆脱被“第三方”绑架的困境,而通过协调合作共同引领“第三方”,实现三赢甚至多赢局面,是个必须深入思考的重大战略性课题。

  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应该准备好低烈度的对抗风险,以及面对心理和战略上较量的新现实。同时也要看到,中美一方面在痛苦的面对新现实,一方面也也在积极努力地摸索亚太共处的新路径。比如,中美两军一方面在南海区域对峙博弈,一方面也在经由联合参加“环太军演”等方式探讨合作。可以预见,今后中美会在既竞争博弈又协调沟通中探索在亚太地区的相处之道,这个过程彼此都要适应,因为它是谁也绕不开的必经的过程。同时,在超越亚太地区更广阔的全球事务层面,包括提振世界经济、加强全球治理、维护国际秩序等方面,世界呼唤中美之间的战略合作。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抵消两国在亚太地区的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