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你没得选,我没得选,美国人是没法选

浪客行迹 2018-05-13 18:31:15

图:网络





美国大选过去一个月,网上对川普的分析及评价多得都数不过来了。可是,在美的年轻浪客们说他们还是忍不住想要狠狠吐槽一把!他们,又会有着怎么不一样的看法呢?



How the f**k did Trump win?

 


这是周三早上我看到的第一条信息,我想也是围绕在一半美国人心里的问题。

 


到底,川普这个毫无政治经验,口无遮拦,被媒体厌恶,歧视LGBT,偷税逃税的贪婪企业家,种族主义者,性别主义者外加沙文主义者是怎么赢了这届大选的。



那两天我整个脸书简直充满了essay,大家都动不动就是五百多一千字字扔你脸上,当年写作课的功力全都用在上面了,主题包括但不限于,《美国到底怎么了》《如何移民加拿大》《选川普的人我们绝交吧》《LGBT+你们不孤单》《穆斯林的小伙伴们》《大家要坚强》《xx城市大游行》。朋友圈也不甘寂寞,各院校就读的同学都发来线报,今天教授取消了作业啦,今天教授罢课啦,今天上课到一半全班抱在一起哭啦,今天学校发邮件叫大家不要忘记人人平等啦之类的。



(聪明的广告商从来都不会放过商机)

 

总而言是,这大概是历来美国人感觉到压力最大的选举,也毫无疑问是历史上具有纪念意义的一页。

 

我没有能力回答这个问题,我只能说说我在这过程中看到的东西,然后一切凭各位看客判断。

 

这次大选,两位候选人其实都不是理想的候选人。



先不说川普。希拉里,太政客官僚大家都觉得她腐败,虚伪,任资本摆布。而且她的政论,老生常谈毫无革新,虽然受美国精英阶层拥护,但是却说不到那那些白人工薪阶层的心里去。这次那些当年选了奥巴马的摇摆州改选川普,就是因为他们并不在乎什么高瞻远瞩,什么造福下一代,什么帮助贫困人群。他们只知道谁保证他们的工作,他们就投给谁。而且可怜的他们只能孤注一掷得投给了川普,一个公信力是问号的人。即使这次美国媒体不停得为希拉里背书和报道川普得人渣言行,他们也还是选川普。因为他们已经厌恶了政客官僚的圆滑和表面文章,媒体越黑川普,他们就越觉得政客在操纵媒体, 在他们心里希拉里大概是这样的:



或者这样的:



总之还是那句话,人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

 

然而这句话也同样作用于精英阶层,社交媒体和新闻届评论界在大选之前营造的氛围让人感觉,这次希拉里赢定了。大家都愉快的活在自己的Ignorant bubble里(我本人也在此列)直到被摇摆州狠狠打脸,再次证明了咬人的狗不叫这条真理。在这里借用我一个朋友的观点 - “有一半的美国人选择了川普,大家也是时候放下自己的成见去听一听不同的声音了,你们这样一味把自己放在道德高地上去拒绝和批判另一半美国人,得到的结果就是川普当总统”大意是这样啦原文翻译我没那个耐心。我这个朋友啊平时是一个嘴超级贱的gay,但他却在大家都在发绝交信的时候发了这样一段话。从侧面来讲这次选举也是对全美,特别是对精英阶层的wake up call吧。去听不同的声音,去了解那些被我们鄙视的言论背后的人和故事,这个国家也许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极端化到一个让人害怕的程度,交流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川普的大嗓门和激进的政论,为他带来了媒体的口诛笔伐,但同时也静悄悄得为他争取了大量选票。再次借用一个在这里创业三十多年的华裔叔叔的话(还是大概的翻译啦我又不是专业的)来说:“这次大选并不是常规的选举,而是一次没有硝烟的改革。一次把美国从白宫说客,跨国资本,过度管制,腐败官僚,工作外流等等种种问题中解救出来的改革。失控的移民问题所带来的后果造成了大量美国选民尝试去阻止美国走上欧洲的老路。2016年11月8号标志着一次美国历史上的转折,相信总统川普会是一个把美国放在第一位的总统。”这都是有理有据的观点,也许也是为什么一半美国人选了川普的原因,因为至少他代表着变革,不论好坏。

 

但是我还是无法确定这样的变革,是否值得。因为川普是美国总统这个事实,为人人平等这个信念蒙上了阴影。人人平等并不是为了我们个人方便才存在的一句话,而是就算与我们自己的利益相悖,我们也要去维护的一句话。因为你永远也不能保证什么时候你就变成了那个被错待的少数派,而别人都说“为了大家你们牺牲一下又有什么所谓嘛”。谁都没有资格决定别人是否应该牺牲或让步,谁都不应该因为人种,肤色或宗教信仰而被mistreated。(而且川普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与他组建的内阁,不过这个说起来就太长了…)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那么多美国人在川普当选后哭了,因为President Elect Donald Trump这个词,相当于告诉全世界,美国一直以来坚持的自由平等,这两百年来为性别平等,种族平等,宗教平等所做的所有努力其实并不被至少一半的美国人维护,这带来的不安,愤怒,失望和伤心,大概是看笑话的吃瓜群众所不能理解的。

 

其实呢,希拉里这次是赢了popularity vote的,搞笑地翻译一下就是“最受美国人欢迎奖”,认真地解释是按每个美国[人]投的票来算,希拉里是赢了的。但是按每个美国[州]投的票来算,她输了。所以,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啦。不过她输的很有风度,如果在三次总统辩论里她拿出败选演讲的水平而不是和顾着川普互相指责,也许这次大选的结果会有所不同吧。

  


最后,用发展的眼光看这次选举的结果,毕竟历史不能重来,至少它为大量美国人敲响了警钟,把关注政治的重要性展示在大家眼前,代表了一次变革,并且为媒体未来四年带来了足够丰富的头条(毕竟川普那张嘴)。

 

P.S. 大家不要觉得美国怎么乱也无所谓,想象以后习大大和彭麻麻就要和川普打交道了啊。想象一下彭麻麻要和川普这个连自己女儿都不想放过外加看低女人的败类握手我就心塞and恨不得送一箱消毒湿纸巾去大使馆。



文:十三


感性的理科生、不爱算法的工程狮、多动症儿童,喜欢玩拳击和crossfit,vegan,minimalist, 不爱被贴标签却在用标签形容自己,活了23年去了23个国家希望活到80岁的时候可以去到80个国家。最近最开心的事是旅行时明信片要寄到四个不同的大洲,不论我去哪里都可以蹭饭了。





美国大选过去一个月,网上对于川普的分析以及评价很多,本人平时对政治关注并不多,但还是想从一个普通在美留学生的角度分享一些见到的现象。


我在北卡州上学,虽然最后整个州被红党以微弱优势拿下,但是我学校所在的县80%投给了蓝党,而大部分学校也都是这个趋势,大概是学术界更加开放,人口组成也更复杂。大选当晚我和小伙伴也时跟踪了整个直播,第一次看大选直播,个人感觉比以往看球赛那气氛紧张激烈太多。结果差不多出来时就已经看见FB上怨声载道,其中也以少数族群和国际学生为主,纷纷表示心情沉重、前途未卜等等。第二天起床就收到校长群发的邮件,主要是强调多元化和差异性对学校的价值并且安抚人心。全国各地也陆续开始有反川普游行,虽然大部分为和平诉求,但是也有演变为暴力冲突的地方,只能说无论哪边的支持者,都有不理性的一部分。


我朋友上学的地方是个大红州,则是另一番景象。有黑人女生在学校里便利店买东西排队结账时被前面俩白人男生直接骂她说滚回非洲,女生东西也没拿直接就哭着走了。还有一次一个印尼的女孩在人行道上走,一个卡车从身边开过,卡车兜里几个白人居然直接喊她滚回中国(因为长着亚洲脸)。在此之前我还觉得主流媒体和社会是否对政治正确有点过于敏感,现在想来也是历史原因所致。另外虽然学校里的faculty们多数对川普并不待见,甚至也有在课上频频黑他的,但这并不影响他的部分支持者们在选举获胜之后变本加厉地搞种族主义。当然并非所有白人都那么极端,这通常建立于他们家庭的教育,而成长中形成的观念,不会因为一次选举结果而产生本质的变化,更多的是一些本来的种族歧视者利用选举结果来支持自己的歧视行为。以前我在这个州生活过也和当地的白人学生聊过,还是可以感觉他们普遍保守,对奥巴马不满,这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整个州的政治色彩。


最后,川普的上台,是像有人所说的是美国的衰败倒退,还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各种说法都有。不过单从他的个人色彩来看,美国确实将会有很大变化,可作为没有选票的普通外国学生,我还是静观其变吧。


文:胡迪尼


一个在美国修炼码术的未来IT民工





这是我第一次亲身感受了美国的民主选举,虽然我也对选举结果感到意外,但毕竟不是美国人,所以不能切身体会到这个结果对他们的影响有多大,更不知道这个结果对这个国家的未来影响有多大。以下的内容都是我所看到的听到的发生在大选前后的事情和声音。

我所在的城市位于宾夕法尼亚州Allegheny County的匹兹堡,Allegheny County是Clinton在宾州赢得多数选票的地区之一。


美国大选前的周末,我正好去到议会所在的地方,走在那个地区的街道上,每家每户都插着写着Clinton的蓝色旗子,明确地表明了支持民主党的想法。走进一家小店,店主是一位匹兹堡土生土长的老奶奶,谈起大选的时候,老奶奶说无条件支持Clinton,从Clinton教育孩子的方式就能让我觉得她能够治理好这个国家。如果Trump当选了,后果不堪设想。而我所在的大学,正是Clinton在大选前一天的演说地点。在学校范围内,到处都能感受到Clinton在匹兹堡学生群体里的受欢迎度,甚至出现Trump支持者在图书馆门口为Trump宣传,桌子被其他学生掀翻的事情。


大选当天,即使当时Clinton出现了不少负面新闻导致民调支持率下降,但身边的每一个人,包括我自己,都认为今年的大选会以Clinton的胜利而告终。然而,最终的结果是Trump连续拿下摇摆州,率先到达胜选票数成为新一任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尘埃落定的时候已是凌晨时分了,当天晚上匹兹堡下着小雨,但学生们都纷纷走出宿舍走出图书馆自发地在学校所在的街道上喊着口号反对新选出的总统。大选第二天,学校课程一切正常,也并没有出现一些学校发生的停课等事情。走进课室的时候班里的美国同学已经针对这个话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了,有的人说今天天都因为结果而哭泣,有的人说并不能理解为什么华人那么支持Trump,有的人说这是一个疯狂的选举,一个学教育的女生说她应该毕业后回到她长大的小乡村教书,教会那里的人怎么正确思考问题作出正确的选择......这样的带着一点愤怒的讨论并没有因为上课时间已到而停止,然而他们都知道这是结果,不能改变。


那两天晚上,游行陆续在downtown、学校路段、各区街道发生,大家都喊着口号表达着对选举结果的不满以及对Trump的抗议。相比于盲目地抗议,身边还是有不少即使对结果不满依然能理性对待的人。


大选结果出来的第三天,我们的校长给全体学生发了一封邮件,邮件里提到了变和不变。变是指大选结果产生是一个开始,我们应该从一个投票者转变为一个在民主进程中担当重要角色的公民,应该再次投入到应对我们国家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当中。不变是指比制定总统选举标准的美国宪法历史还长久的我们学校的办校宗旨至今依然重要。这个宗旨就希望通过知识使人的生活和我们的国家变得更好(进步)。最后,校长提到国家最需要的正是我们所能够提供的,就是共同努力去加深对关键性有批判性的问题的理解能力,以及共同努力寻找解决方式的能力。


在收到校长邮件的当天,我因为外出所以要去机场,在拼车上听到了司机和一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之间关于选举的讨论。司机说,Trump的当选让他对未来国家的发展感到迷茫,因为他不知道Trump到底通过什么来治理国家,也不知道Trump到底能不能代表国家。大学生说,选举结果一部分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形成的,他长大的地方位于中部地区,在那个地方很多人支持Trump,原因是Trump的政策对他们个人有利。他认为大家不应该只从个人出发来进行选举,应该在做出选择前进行详细的调查,评估一下到底谁更适合国家未来的持续发展。



文:Sapphire


喜欢闲逛,喜欢独自旅行,来美一年,走过两个国家十个城市,旅程未完待续。会追idol,也喜欢弹古典乐。不喜欢计划事情,总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很任性但至少每天都有认真读书工作,认真生活。





上文虽然主要讨论的是希拉里和川普,但对于很多美国人而言,无论是阴谋家希拉里还是乱来的川普,都不过是无奈下的选择。


最后的最后,还是想用十三同学那句话来结尾:毕竟历史不能重来,我们还是有必要用发展的眼光看这次选举的结果,至少,它为大量美国人敲响了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