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他创建了我国公路工程专业,穿越到80多年前,和他聊聊公路如何发展。

交通智库 2020-07-31 13:12:30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杂书馆,一边喝茶一边读陈本瑞的《公路工程学》,他写的自序非常有意思,值得我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出来与大家分享哦!



先介绍下陈本端,1906年生,陈孚恩的曾孙,江西新城钟贤(今江西省黎川县中田乡)人,清代文学家、理学家陈道之后人。陈本端著名的道路工程专家、教育家,上海同济大学教授,原道路与交通工程系主任,民盟委员。

民国18年(1929)10月陈本端毕业于唐山交通大学士木系。此后至民国25年7月期间,历任江苏省公路局帮工程师(即助理工程师)、南京公路处副工程师、西兰公路工程师、广州中山大学土木系教授。民国25年8月,赴美国留学;民国27年获美国密执安大学研究院土木工程学硕士。回国后,历任重庆国民政府交通部公路总处工程师,重庆国民政府交通部公路总处计划室主任,重庆交通大学教授,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系主任、总务长等职务。1948年,曾作为知识界知名人士,被提名当选为国民大会江西省代表。新中国成立以后,他继上海交通大学任原职;1952年后,调上海同济大学路桥系任主任、教授,并曾任上海市渝林区、杨浦区人民代表。

陈本端为我国道路工程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他创建了我国高等学校第一个道路工程专业,为道路交通专业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并且培养了国内第一批研究生,这此研究生已成为国内教学科研的主力,同时拓展了道路设计、道路建筑材料两个学科的发展方向。他学术造诣很深,所任教和从事研究的科目很多,包括高等公路工程、道路建筑材料实验、公路设计、行车规划、公路管理、道路工程学、高等道路工程学等,专长于公路工程和市政工程。他早期所著《公路工程学》、《高等测量学》等在1943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以后还撰写了《道路材料与实验》等专著。解放后,他又主编《辞海》道路部分词目,参与《英汉道路工程词典》的编写工作。



 

公路工程学自序



现在有一般人,包括一部分公路界的工作者,对于公路运输,抱住很怀疑的态度,他们的意见,是公路运输,在量与质的方面,均有很大的缺点。用普通的眼光来看一看,我国目前公路的情形,亦难怪他们发生这种不幸的见解,的确可以令人抱住怀疑的态度。但是要详细考察一下欧美公路运输的情形,就可以马上知道,公路事业毫无怀疑之可能,并不是公路本身的效能不足,只是我们自己的公路,办得与修得不够标准,所以不发挥它宏大的效率。现在拿美国来讲,他们的公路,目前一共有三百万英里,其中大部分是铺有路面的,全国的各城市,没有一处不是联通的,只要你有一辆汽车,那你可以到任何地方,而不必亦不愿做火车。路面到处是平坦的,路线到处是顺直的。以速度论,公路上的车辆,可以开到每小时八十五英里,最少亦有五十英里之多,所以平均总在六十五或七十英里之间,长途客车是这样快,货车亦是这样快,自东部的纽约市到西部的旧金山,距离有三千多英里,可是货运只需两日半,因为速度快,而且日夜开驶不停,所以能得到这时间的经济。若用火车来运,反需三日有余,由此可见,在运输时间的问题上,已能超过铁路能力之上了。若在运量上来讲,一般人一定很坚决的说,火车容量大,汽车容量小,这个见解,是不平等的比较,其相差恐怕是微乎其微了。所以由这个问题的演进,美国公路运货车,近来已有列车之设置,每列计有四辆火车,第一辆前半是机车,后半是货车,其余三辆,完全是货车,每车载重十五吨,所以这一列车,可以运货五十吨,若同时开行四列,则每次可运二百吨,这是货运的情形。客车虽无列车之设置,但是每辆车可容四十人左右,而且坐位极其舒适,若是每次开驶十辆,则每次的运量,亦可容四五百人之多,所以在量与质的两方面,公路运输,并不低下,只要你办得好,设备好,就能成功。

公路工程应有的认识

谈起公路的工程来,更有许多话要说,现在从头讲,在起初的时候,就是在一九零二年以前,汽车尚未通行知际,公路是完全为马车之行驶,那时候铁路亦未发明,所以公路不过等于普通的大路,与水运并驾齐驱,当时的路大多是土路,以后因为雨季的泥泞,就有木板卵石等样的路面,后来英人发明马克当石子路,问题就得到了解决。到了铁路发明,公路运输,就日见衰落,一直到本世纪的初叶,内燃机发明,汽车出而问世,就得复兴的机会,以后慢慢的演进,以至现在的情形。在这个演进之中,有一个大变化,值得我们注意的,就是以前的公路是慢速度的路,现在是快速度的路。由这个变化,在工程设施上,亦造成了他不同的趋向,最显明的例子,是马克当路面,乃慢行车最适宜的路面,现在快速度的车辆,已不适宜了。由这个缘故,可以看出近二十年来欧美的公路,完全在洋灰柏油两方面,加紧努力,所成的路,尽是洋灰或柏油的路面,但是到最近的五六年间,又出了一个变化来,就是说洋灰与柏油路面的造价过高,对于运输的经济问题,发生很大的疑问,换句话讲,是投资过多,得不偿失。所以目前公路工程的问题,不仅是工程本身的问题,还得研究经济之道,他整个的目标,是要减低工程造价,同时仍要得到行车之适宜条件。他的办法,是在土壤上想方法,由土质的本身,努力研究他的能力,现在已居然成功了。所以现在欧美的公路运输,不仅是快稳适,造价还要很便宜;谈到我们自己的公路,虽然要发生很大的感想,但是看看外人的演进,反可指示我们一条迎头追上的捷径来,第一件事要说的,是我们的公路,根本就未足标准,没公里造价的概算,大半是以三四千元作根据,土石方桥涵,统在其内,以这样少的钱,能造出什麽好路来。我是不解的,是铁路每公里预算要十万元,以三四千元的公路,供其比较,还说公路种种不好的批评,真实令人不平,所以目前最要的,是要提高公路的造价,应以每公里一万五千至两万元作为标准。第二件事,是工程的设计,其中如路线的选择,应以高速度为目标,坡度与曲线,均须切合实际的需要。其次是路面的问题,要得交通的效力,必定要修路面,但是要修那一种路面,这个答复,可以说是要从土壤及油类方面研究与实验,方可得到经济与耐用的方法,著者会提倡用桐油加固土质的方法,现在已由桂黔川三省去试办,成绩如何,尚未知悉。第三件事,是研究学术的提倡,无论哪一种事业,决不会停止不进的,样样事全须随时研究改良与进步,所以关于公路工程方面,须鼓励与扶植研究的人才。

公路的财政问题

谈到公路财政,最要的是收入。收入部分包括运输的收益,及捐税的收入。在未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可以先看一看美国公路的财政情形。他们的收入大宗,是从捐税来的,例如汽油机油税营业税所得税等等,其中一部分交缴中央,一部分收为省用,每年的数额,颇有可观,所以各省公路的事业费,每年平均必有三四百万元,足够本声之用,如遇国道之建筑,则酌量情形,另由中央津贴若干。但是这些收入,并不是由他处挪用,仍然是由交通事业本身所得来的,例如购买汽车或零件须付税,购用汽油机油须付税,经营公路运输事业须付税,这全是公路收入的泉源,亦是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的正当办法。我国公路事业,自兴办以至于今,最感困难的,就是经费,因为经济的问题,所以公路是因陋而就简,愈简陋事业愈衰败,事业愈衰败,收入愈减少,以致弄得毫无进展的办法。为今之计,应当划定公路收入的来源,财政部应该规定,交通事业的收入,仍须划规交通事业费用的条文,如汽油机油汽车购买及汽车营业的税收,统应用之于公路事业之上,其中若干应归省用,若干交中央,条例分明经费有着,无疑的,公路事业,必能发展了。

公路的管理问题

大凡事业之发展,均由组织的健全。组织健全,事业的进行,总能顺利。公路管理的问题,亦无例外。现在最重要的是,中央须集权,各省要合作。所以对于组织一方面非注意不可。中央方面要设立总枢的机关,最好是在交通部之下,设立专司公路的局处,其内应分总务工程设计运输及研究五科,总务科司理各项不关工程的事项,如会计庶务以及人事等等。工程科司理建筑国防道路以及督察各省工程的责任。设计科司理各种工程之设计及统一全国工程之标准。运输科司理全国公路交通及机务事项。研究科则司理材料的试验以及研究各种工程的改进。至于各省,则应设立省公路处,下置总务工程运输及材料试验各科,以理各省之公路事宜,凡设计研究事项统由中央办理,以免重复。至于人员的选用,主管人才应由各省呈报而由中央同意任用,或由中央直接选,亦无不可,佐治人才,则由各省分别委用,但均须甄别及格,以便受雇者学得所用,政府方面,事得其才。其他如奖惩以及工作的保障,均须有一定之条例,虽有条例,一定要去实施,过去未曾实施的好条例,要实施出来,未经成立的,马上要成立。

公路的运输问题

公路运输的事业,可分二种,一为国营,一为商营,亦有官商合办者,无论哪一种,只要办得好,对于社会国家,都是有利益。不过国家的资力有限,人民的财力无穷,所以著者赞成去鼓励商办,而由国家加以监督。要提倡人民集资,去兴办公用事业,总能有大规模的发展。不过运输的管理与设备,必须健全,规模要有一定的标准,不是买一二辆旧车改造一下,就可营业的,一定要符合国家规定的一切条例,如资本的规定,设备之规定等等,方能发挥公路运输的宏力,否则一定会变成野鸡式的营业,这是毫无疑问的。

我国公路目前的两个严重问题

我国专门公路以及热心公路事业的人们,最怕遇见两种问题提出来,一是汽油提炼,一是汽车制造。这两个问题,的确是公路事业的血脉。我国因为这两个问题,尚未解决,所以处处碰到困难,有人说:我国多造一尺路,就是给外国多开一尺市场,理由是充足的很,说来亦极动人,不过我们多给外国造一尺的市场,同时我们自己得到多少利益,这个比较,到无人曾经谈论过,我相信的是,如果我们的路造得好,则我们所得的利益,必定比较大,换句话说,用了点钱买外国货来开发我们的内地,改进我们的社会,增加我们的生产,虽然暂时破费一点,仍然是值得作的事。但是不容否认的,现在是过渡的时期,而在这过渡的时期内,我们应当积极的筹备汽油汽车的制造,以谋解决我们根本的问题。所以目前无妨仍然多修点路,但是要修得够标准,总能够发挥路的效力,总能得到他真正的利益。同时不可忘记的,是要筹设汽油汽车的制造厂,这不仅是国家应当注意提倡的,亦是人民应该努力去办的事。

结论

话是说的多了,现在来做一个结束。著者最近由广州前往重庆,在广西河池汽车站上,遇见一位旧时同学,而现在西南公路运输管理局的贵柳段任事的某君,当时以彼此全是学土木工程的人,所以提出我国公路来作谈料,据他说:现在我国的公路,只能如此,决不能以美国公路作标准,最大的原因,是没有钱,技术方面以及人才方面,全无问题,什麽土壤研究,什麽一切的研究,都是无济于时艰。我听了这一番话,好似头上浇了一盆冷水,但是嗣后安静想一想,愈想他的话是愈不对,第一样是为什麽不能以人家精美的公路作标准;第二样是财力不是不够,只是没有好办法;第三样是技术方面,的确没有进步;第四样是学术方面,的确不知研究的必要。为什麽我们要消极的自安而不向积极的方面去努力,有志者事竟成这句话,不能一时把它忘去,所以现在负责公路事业的人,千万不要与某君存一样的见解,应当设法打倒一切困难,向前进展,总能达到我们真正的目标。

黎川陈本端谨识于贵阳途次

民国二十七年十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