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香猪价格交流组

第801章 破绽(上)

yago 2018-06-19 13:47:01

    远处向上凹扬的地平线开始变得发暗,大都会的黄昏正在降临。


    换成安秉臣驾驭的水滴形飞艇,以最快速度掠过天空,向着仍在光明中的另一侧穹内世界径直而去。


    “你最好开慢一点,不要那么快……还有,别靠地面太近!”索奇斯下意识地抓紧了头边的安全把手,看着一栋数百层高的大楼顶部从飞艇边上倏地闪过。


    “这速度……就只能这么快了?”安秉臣其实挺失望的,无论他怎么猛踩加速踏板,这飞艇都无法更快。玩过深渊号后,再来开这种亚音速的飞行器,确实不过瘾。


    “如果你还想再快点,我们的调查组恐怕要再少一半人了!”索奇斯开始后悔,刚才不该答应让这个冒失的特兰人换下丹巴来开飞艇。


    这家伙是个疯子,让他开任何飞行器都是一次不负责任的自杀尝试。


    水滴形飞艇旋转翻滚着,灵活地从高楼大厦中间的空隙一掠而过。这种飞法可以让驾驭者充分感受飞艇的机动能力,但却不会让乘坐者有任何舒适体验可言。


    安秉臣没有理会索奇斯对自己驾驶技能的质疑,他往后一拉和蜘蛛车差不多的工字形方向舵,让飞艇抬头爬升到云层之上,然后才朝着索奇斯指的方向横飞过去。


    “根据通易署提供的记录,吕钦芬戈大人是收到一条来自事务署的消息后才突然乘飞艇离开的。伏击者显然对他的飞行路线非常清楚,那条消息无疑是个诱饵,沿着这条线索,找到诱饵的根源,就能找到刺杀行动的合谋者。”安秉臣松开方向舵,靠在椅背上瞥了一眼旁边副驾驶座位上的索奇斯:“不过,从对方派人混进武治署杀人灭口的反应速度来看,他们恐怕早已处理了事务署留下的线索。”


    “不管怎么样,我们也要过去看看,哪怕只有一线希望。”索奇斯看到他过足瘾后放开了方向舵,也暗自松了一口气。特兰人的分析不无道理,有人负责把吕钦芬戈大人引出来,有人负责在河边埋伏动手,甚至还有专人负责事后灭口,这是一个配合紧密的团队。如果说没有人在幕后组织策划,这简直是不可能的。


    但是,作为一名资深公门老吏的索奇斯更清楚,自己除了坚持不懈地追下去再没有其它任何捷径可走。在追踪查询线索的过程中,穷凶极恶的对手甚至可能会铤而走险反戈一击。那时候,他带的这三个临时工就能派上大用场了。


    可是,如果这幕后的主使者真是蠢蠢欲动的弗莱冈人,他们为什么要选择吕钦芬戈作为目标,而不是直接暗杀主持军务的奥洛狄或赤瞳执政官呢?


    在永远人潮人涌的事务署大厦一楼,一位加拉德族女性事务署官员接待了他们:“根据您提交的加密索引标识码,那条信息应该是从三楼的公共通讯大厅里发出的,不过在那里差不多有两千台公共通讯终端呢……”


    “事务署不留通讯信息的备份记录吗?”索奇斯蹙眉问道。


    女加拉德人狡黠地看了他一眼,反问道:“通易署那边也不留往来信息的备份记录吗?发送端是公共通讯设施,每天都有数十万人使用这两千台终端。事务署的设备陈旧老化严重,我们已经有三个纪年未升级全署安全协议,所以我无法排除有人伪造加密索引标识码的可能性,这种事情以前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那么,能通过加密索引标识码确认一下具体是哪一台通讯终端吗?我记得事务署的安全监控摄像系统可以保留六十天的数据记录,我需要看清楚通过公共通讯终端发送信息的那个人。”


    “加密索引标识码是随机生成的,如果要核查具体是哪一台终端需要至少十个小时,而且必须从现在立即暂停两千台公共通讯终端的使用,以避免数据库记录的刷新更迭。这对我们来说无异于一场灾难,弄不好那些愤怒的家伙会直接撕碎我们。”身着事务署制服的女加拉德人转头望了一眼大厅里拥挤的人潮。就这么短暂的一会儿功夫,已经有不下五位生物钻到她身边来询问申办手续的细节问题。“参同大人,最不幸的是,三楼公共通讯大厅的安全监控摄像系统从前天开始就坏了,据说那套设备的年龄比我还要大。”


    索奇斯默默地注视着已经有点不耐烦的女加拉德人:“这真是一场灾难。”


    老化陈旧的通讯终端,莫名其妙出了故障的监控设备,看起来好像是巧合。


    “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女加拉德人又打发走一位询问者后,终于忍不住冷脸放出了逐客令。


    “这次让我来开!”事务署停机坪,迪迪一把拽住了正打算坐上驾驶座的安秉臣。


    安秉臣看看这位塞喀矿工,又看了看索奇斯。


    “他的驾驶风格和你的相比,谁更狂野一些?”索奇斯小心翼翼问道。


    “还是我来开吧。”基于对刚才天旋地转体验的回忆,丹巴马上提出了一个更好的建议。


    “你可以坐在我旁边。”迪迪不由分说推开安秉臣抢占了驾驶座。开过几百万吨采掘船的塞喀人,也想试试在大都会穹内空间中自由翱翔的感觉。


    几分钟后,疯狂旋转打滚的水滴形飞艇内,坐在后排座位的索奇斯脸色发青,他旁边的安秉臣也没好到哪里去。自己在驾驶座上时尽情撒野的刺激,和承受另一个疯子撒野的体验,完全不是同一回事。


    “还有其他办法让事务署配合调查吗?”安秉臣问。


    索奇斯咬紧牙关摇了摇头:“即便你用枪对着她的脑袋,她也未必会答应帮忙。”


    一个三百六十度的空中大螺旋动作后,安秉臣抓紧安全把手苦笑了笑:“官僚。”


    “在这里,就是这样。”索奇斯沉声道,紧绷绷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你在这里呆了多久?”安秉臣问。


    “我的曾祖父从吉曼拉星系逃到这里来躲避战祸,从那之后我的祖父,我的父亲,我都没有再离开过大都会。要在这里生活,就必须习惯这里的一切。”


    安秉臣问:“奥洛狄执政官,那位联盟委员会的星台操作者,难道他没有想过要改变这一切吗?”


    像索奇斯这样的凡人屈服于现实并不奇怪,但秉承了造物主精神的星台操作者,这个庞大星际联盟政体的实际统治者之一,也能无动于衷坐视官僚集团对行政体系的腐蚀?


    “奥洛狄只有一个,面对十一名执政官的否决权,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公共场所的四元相位通信法案连续提交了十七次也没有获得通过,超过一半的执政官都认为这项法案严重侵犯了联盟公民的个人隐私权。所有的执政官,还有公使团的康克雷们一直在提防奥洛狄大人,他们担心星台操作者的权势会大到无法遏制的失控状态。”


    听到最后这句话,安秉臣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拥有凡人所不具备的强大力量,在凡人眼中当然是蕴含危险的威胁。没有人知道奥洛狄大人是否会有超出公使团授权的野心,即便有弗莱冈黑暗军团舰队的兵临城下,他们仍然必须对自己身边的这位强者心存戒备。这是弱者自我保护的本能,但也是所有凡人的悲哀。


    因为这个缘故,更多星台操作者们宁可选择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比如那位参与伏击武装者军团舰队的瓦查恩星台操作者达朵。唯有如此,他们才能摆脱凡人的无聊羁绊。实力上的巨大悬殊,必然导致世界观和行为模式出现截然不同的差异,虽然外在形态还能保持相同,但就其本质而言更像是两个世界的不同种生物。


    面对猜忌和戒备的同时,还能残精竭虑地捍卫这个世界。那位奥洛狄大人,应该也算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吧?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安秉臣在天旋地转中努力抑制自己想要呕吐的冲动,迪迪的疯狂似乎超出了想象。


    “还能怎么办?先回我家,看弗勒他们查那六个多哥枪手身份有没有收获。如果没有结果,我明天去找术策署的朋友,让他们想办法入侵事务署的中央服务器,查一查三楼大厅的通讯终端记录。但是,公共场所的通讯设施不需要核实使用者身份,真要逐个排查恐怕也需要一些时间……”


    索奇斯说话的声音到后面越来越低,似乎对前景并不太看好。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的对手显然棋高一着。沿着已有的线索,恐怕未必能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前排的丹巴回过头来叹息道。


    “你有什么建议?”索奇斯问。


    丹巴看了一眼安秉臣,没有说话,索奇斯注意到多哥人的这个小动作:“怎么了?有什么话就赶紧说!”


    迪迪发出一声自得其乐的欢呼,终于把倒悬的飞艇扳正回水平状态。


    安秉臣松开了安全把手:“他们能准确伏击司正大人,还能迅速知道有刺客被俘并被押回了武治署,你说过四个多哥枪手混进武治署后直奔第349层。那意味着,他们对我们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有内奸?谁?”


    “我要知道就好了。”


    “那你说这些不是废话吗?”


    “当然不是废话。”安秉臣摆摆手,看了一眼丹巴,这位个头虽小但心眼不少的多哥人。


    得到暗示的丹巴继续道:“敌在暗我在明,他们用诱饵把吕钦芬戈大人引到伏击地点,我们也可以如法炮制,把我们要找的家伙引出来。”


    “怎么引?”


    “用他们想要的东西引。他们想要什么?不惜一切代价掐断我们的调查线索,这就是他们最想要的。当我们找到一条线索,他们就会尽最大努力去掐断它。与其等着他们占尽上风,不如我们想个办法化被动为主动。比如设下一个圈套,捆住那根伸出来的胳膊……”丹巴微笑着,却没有把话说完。


    “这事情我来一手安排。”安秉臣接下了丹巴的话头:“如果失败,你有权怀疑我们三人也卷入了行刺事件。但如果成功,那我们三个人就彻底摆脱了嫌疑,对吗?”


    索奇斯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酝酿的这个计划。


    “好吧……但你们所有的行动,都必须及时向我汇报。”


【作者有话】

敬请各位读者帮忙宣传推广本书,点这里,再点页面右上角选择发送到朋友圈,感激不尽!